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三十四章 简直荒唐

我的书架

第三十四章 简直荒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大的口气,魏青赢如此想着,同时也在打量着这几个忽然闯进来的人。
  男的穿着非富即贵,可是这永宁县里头想来除了景王,便只有官员了。
  只是这人腰间并没有佩戴官印之类的东西,魏青赢便想着是哪家的员外。
  看着这四五个堵门的家丁,魏青赢慢慢的说了一句话:“我这安和堂里头的病人可不止你家一个。”
  “况且你又不是大夫,你如何得知这孩子好不好?”魏青赢走上前来,看似拉着这妇人的手往后走,实则是通过检查来判定这腹中孩子的情况。
  果不其然,魏青赢心神一动,这孩子已经过了生产的日子,也就是说大于四十二周,属于典型的过期妊娠。
  历史上的传说只是传说罢了,作为现代的医生,魏青赢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在羊水已经污染的情况下,这孩子可能已经出现了窘迫或者胎粪吸入综合征,难怪这妇人说那几夜总梦见孩子哭。
  估摸着再耽搁几天,就真的胎死腹中了。
  魏青赢按下要骂人的冲动,二话不说叫了守在这里的丁四丁五二人出来。
  丁四丁五一出现,围在这儿的家丁也都后退几步。
  “麻烦二位看好这些疯子,我要帮她催产救命,再晚些只怕是孩子和母亲都要出事。”
  丁四并不懂医理,可魏青赢既然这样说了,他就立刻去照办。
  明晃晃的大刀已经拔了出来,一看就是饮过血的物件,那里头的杀气都逼得人下意识后退几步。
  “你,你知道——”
  这人话还没有说完,魏青赢丢下一句话就往后面走:“我不管你是谁,可这里是安和堂。”
  “若是你执意要和我掰扯身份,那你就去和景王说道吧。”这是魏青赢第一次搬出来景王说嘴,要不是现在情况紧急,她定然要和这种不讲理的人讨论几百回合,叫人心服口服才作罢。
  果不其然,这批人都安静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魏青赢把人带到后堂。
  后堂有个房间是魏青赢专门叫魏承业收拾出来的,四周只要一关上窗户,谁都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大床上也设了暗色的帐子,方便魏青赢操作。
  丁四丁五在前面拦着,加上魏承业也知道魏青赢救人的古怪毛病——不许第二人看见,也就没有跟过去。
  在去后院的路上,魏青赢已经迅速的得到了孩子的情况。
  本来过期产还是可以有顺产的机会的,可是眼下这胎盘功能已经衰退不少,只能选择剖腹。
  “接下来我会给你在身上扎几针,你睡一觉,醒来后自然没事。”
  妇人也是早就听说过的,否则也不会到安和堂来了。
  “好,你自己安排就好。”
  “嗯。”
  扶人躺到床上,魏青赢快速的从空间内拿出来麻醉针剂,一针下去,方才还醒着的妇人,立刻就睡着了。
  魏青赢试探再三,确定麻醉起效,方才动手。
  无菌空间已经被系统张开,魏青赢身上也穿好了无菌的衣物和手套,都是严格消毒过的。
  熟练的褪下女人的衣物,魏青赢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消毒药水,找准位置涂上去。
  锋利的轻薄的手术刀灵巧的避开重要血管,同时借助电刀止血。魏青赢一层层的打开皮肤,直到打开宫腔。
  孩子的情况确实是比较糟糕,拿出来的时候,身上都沾了不少的胎粪,脏兮兮的。
  快速的洗干净孩子,魏青赢见这孩子不哭,立刻让系统替她拿出来喉镜给孩子做气管插管,吸出来一些胎粪。
  终于,听见小家伙一声啼哭,魏青赢松了一口气。
  把孩子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摇篮里头,魏青赢转头缝合。
  等收拾完,已经过了差不多三个时辰。
  躺在床上的女人过了半个时辰,也缓缓苏醒。
  “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魏青赢纵然知道系统给的麻醉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作为一名医生,魏青赢还是习惯性的问了一句。
  “没有,我想看看孩子。”女人醒过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要看孩子。
  “好着呢。”魏青赢继而想到这孩子的体重,道:“你怀的时候是不是吃的挺多的?”
  “是啊,老夫人说多吃点孩子才能壮实。”
  魏青赢:多吃点也不是这样吃啊,孩子过大容易生不下来,这样的道理,一般的郎中都应该知道。
  这过期妊娠碰上巨大儿,着实是很危险。
  前世的时候因为技术的缘故,这样的案例已经很少,毕竟孕产妇都会有建档手册,有专业的产科医生给予指导。
  这个时代嘛……别说是建档了,能够有郎中时不时上门请脉就不错了。
  有这个条件的,家里一般都不差。
  有时候魏青赢都能看见魏承业出去替一些大户人家的妻妾上门号脉。
  可号脉也不一定可以发现所有的问题。
  就像是现在的这件事,魏青赢想了一下,要是哪个郎中拿过期产当做圣人的事情来举例子,她把这种人的脑子拧下来的冲动都有。
  奶奶个腿的,合着不是他生是吧!
  “女儿挺可爱的。”女人抱着孩子,一脸的高兴,过了会她便道:“可以帮我请一下文书先生吗?”
  “你要做什么?”魏青赢不是很明白。
  “我要休夫。”
  女人这话一出口,魏青赢很是惊讶。
  她来这个地方的时间不长,倒也知道男女之间除了休妻就只有和离,可这休夫的事情,倒是头一次听说。
  这要是搁前世,却也再稀松平常不过。
  可这个大环境下还有人可以提出来休夫这个词,叫魏青赢甚至怀疑这人是不是穿过来的。
  “他们说若是个女儿便要我滚出他们邓家!”女人抱着孩子,仿佛这是她唯一的依靠:
  “今天若不是碰见你,只怕我们母女二人都要没命。”
  女人说到这里,又想起来要付银钱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你要收多少,若是不够,我打个欠条。”
  “不必。”魏青赢同为女子,能够体谅她的处境:“你要好好的,和孩子好好的,就算是对得起我了。”
  “好,谢谢你。”女人说到这里,又自己报了一下名字:“还没有说一下我的名字,我叫楚欢颜。”
  魏青赢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又让女人在里头带着不要乱走,她自己让人去请文书先生。
  很快,邓家儿媳妇要休夫的事情,就这么传了出来。
  不少人都在安和堂外头等着看热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