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三十六章 新的任务,留人在此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 新的任务,留人在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邓望带着他的人走了,魏青赢见瓜吃的也差不多,围观的人群都依次散了。
  系统刚刚提醒魏青赢得到二十功德点的时候,同时也弹出来一个新的任务:
  “滴,新任务开启,请宿主接收。”
  新任务?魏青赢授意系统说清楚。
  “留下楚欢颜在安和堂工作,奖励功德点十五个。”
  留个人在安和堂工作就有十五个功德点?
  这任务如此轻松?
  魏青赢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唯恐系统坑她。
  反正系统自己丢下任务解析,就不肯再说了。
  好吧,为了自己的功德点,她还是要问问问的,虽说不知道系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说起来,您家以前是做什么的?”魏青赢当然不会傻到当场问,而是借了要去看孩子的理由,和楚欢颜一起走到后堂。
  四下无人,楚欢颜听见魏青赢这般问了,便解释道:“我家以前卖药材的,我曾经被迫和父亲念了《本草》,现在倒是记得。”
  一说起来以前的事情,楚欢颜的眉眼间总算是投出来几分神采:“大概是在父亲身边呆久了的缘故,我啊,对于一些难以辨认的草药,一上手就知道真假以及好坏。”
  “这么厉害?”魏青赢十分好奇的问了一句,后者笑道:“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试试。”
  楚欢颜把话说到这个地步,魏青赢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说让楚欢颜在后堂等等,后者没有什么异议,只当做魏青赢要见个稀奇罢了。
  魏青赢先是把不忙的魏承业拉到另一边说了这事,同时在后者惊奇的目光中,说了一下自己想要楚欢颜留下来帮忙的意思。
  魏青赢这话,正中魏承业心坎。
  这安和堂的名气本来就比之前大了不少,忙的时候大春一个人分身乏术,压根就抓不过来药。虽说魏承业后来把大春的银子从一两加到二两半,可总觉得还应该要再收个人才好。
  可安和堂经历过前面几次的算计,不得不叫魏承业就此耽搁下来,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个合魏承业胃口的人。
  “既然青青都这样说了,若是她真的有这个能耐,那就留下来,一个月先二两银子看着。”
  “好的,谢谢爹爹!”得到这句肯定的魏青赢很高兴的去抓了几样难以分辨的药材去后堂给楚欢颜看看。
  楚欢颜虽说在邓家那个吃人地方呆了几年,可这从小就学到的本事还是没有忘记。
  魏青赢就看见楚欢颜拿起来药材不出十几秒,很快就分辨出来,而且没有一个错了。
  “好厉害。”魏青赢欢呼一句,顺势问道:“那你这次带着孩子,想好了以后的出路吗?”
  楚欢颜毫不犹豫的开口:“我手头的嫁妆还有几千两银子,我买个小院再寻份差事,不至于叫我和孩子坐吃山空。”
  几千两银子的嫁妆还要出来谋差事,一度叫魏青赢有种对方是富二代出来体验生活的感觉。
  咳咳,她很快就拉回思绪。
  “那个,不知道您愿不愿意留在安和堂,正好我们缺个人手……”魏青赢说这话的时候,手心里都在冒汗。
  一个月也就二两银子,比起来那几千两银子的嫁妆,魏青赢觉得确实是小巫见大巫。
  “可以,钱不钱的无所谓。”楚欢颜正愁没有机会报答魏青赢的救命之恩,没想到机会就来了。焉有不抓的道理?
  楚欢颜一口应承,很快二人就此达成共识。
  安和堂目前以一个月二两银子的价钱让楚欢颜过来帮忙采购药材和发药,等到后面不只是大春的银子会上涨,楚欢颜的也会。
  总之看收益,目前来说概率还是很大的。
  “今天下午你先把你和孩子安顿好,把一切该添置的添置了,还有就是关于奶娘的事情——”魏青赢见四下无人,便小声道:“你可以亲自喂养孩子。”
  紧接着魏青赢说了很多的好处,比如说增强孩子身体情况之类的——她总不可能说现代的医学术语吧?说句免疫力,谁听得懂?
  总之这话都是通俗点说出来的,同时魏青赢也说了一下有可能存在的风险。
  比如说母亲可能会感觉一些地方不舒适,包括身材很难短时间恢复之类的。
  楚欢颜权衡一下,很快就说要自己喂。
  “那好,正好这二楼我下午叫人打扫一下空出来,方便你和孩子住。”
  魏青赢说到此处,又想起来一件事——这安和堂后面的破旧厨房应该可以请木匠瓦匠师傅过来休整一下,到时候好做饭。
  “我可以另外请个奶妈过来照看孩子吗?我怕万一我不在,这孩子哭了闹了没有人知道。”
  “你放心,奶娘吃的用的那份我负责。”这方面的开支对于楚欢颜来说,确实不值一提。
  “可以,你自己安排就行。”
  “谢谢。”楚欢颜发自肺腑的感谢一出口,系统的机械声响起:“任务达成,功德点加十五,目前功德点五十五。”
  五十五个功德点,来的还挺不容易。
  送了楚欢颜出门,魏青赢转头就暗地里叫了丁四跟上去。
  魏青赢觉得,这邓家要是撞见落单的楚欢颜,指不定要做出来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后来的事情果然印证了魏青赢的猜想。
  这邓家又不是邓望一个人,出来采买的人也是有好几个的。
  这可不,今天下午要不是丁四忽然出现,只怕楚欢颜在这大街上都会被邓望的人给拖回去。
  楚欢颜一纸休书休了邓望,别提邓望有多恨了。
  要是楚欢颜落在他的手上,那可别想有好果子吃。
  这事情发生在人多的街上,不一会儿功夫就传遍了整个永宁县。
  等到楚欢颜回来的时候,这风都早就刮过安和堂了。
  安和堂的三个人心照不宣的没有问,魏青赢笑吟吟的上前,同时也顺便看了一眼被楚欢颜带回来的奶妈明秀。
  长得干净整齐,看起来是个憨厚的性子。
  等今天的事情了结,魏青赢和魏承业回到家的时候,早就过了吃晚饭的时候。
  父女两个回来,锅灶里还热了饭菜,还有魏承业喜欢的烧鸡。
  魏青赢最后摸着有些撑住的肚子爬回来床上的。
  刚刚闭眼没有多久,魏青赢就进了系统空间。
  “大晚上的不睡觉来我这做什么?”系统嘴上说着嫌弃,实际上已经倒了一杯茶水递过来。
  魏青赢知道系统就是个嘴硬心软的毛病,闻言也不多说,只是简单的问了一句:
  “你知道北殷的尚药局怎么进去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