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三十八章 不信也没有办法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八章 不信也没有办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先不说这郎中为什么会看不出来是别的病,魏青赢只当做技术不到位查不出来。
  这女人得的是葡萄胎——之前借助系统探查的时候,没有所谓的孕囊。
  这意味着不是妊娠。
  不过在前世,因为早期的葡萄胎很容易误诊,所以一般要多项检查,还有什么血HCG和常见的DNA倍体分析等。只是因为这个环境的缘故,魏青赢还真的不好说采血,避免被人当做异类抓起来。
  她现在敢确诊,
  还不是系统给她的信心。
  系统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它探查不出来的东西——至于是什么毛病,要魏青赢自己判断。
  它只负责给它看到的东西。
  如果有它看不出来的,那还是因为它等级不够。
  如今这女子一意孤行觉得自己是怀孕并且要求魏青赢保住她肚子里这个压根就不存在的孩子,魏青赢实在是头疼。
  她如果直接说没有孩子,会被人家用扫把打出去吧?
  再进一步说是葡萄胎的话,魏青赢觉得自己今天是别想竖着走出来了。
  这古代真寸步难行,什么东西都没办法和前世一样随便拿出来说。
  可是如果不说,这葡萄胎发展到后期,出现贫血或者感染出来了败血症,可是要命的事情。
  魏青赢忍不住的皱起眉头,很是难办。
  床上靠着的女人见魏青赢久久不说话,以为她是觉得报酬不够,又加了一句:“二十两黄金,可够?”
  三十万……魏青赢想了想,
  觉得有这个钱,做个试管也差不多了。
  “也不是报酬的问题。”魏青赢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我接下来说的话,您肯定不信。”
  “你说吧。”女人捂住嘴,转头咳嗽一声,魏青赢见状拿了床边搁的茶碗给她喝了一口,待她顺了口气才慢慢说道:
  “您生病了,腹中并没有孩子。”
  一句话,女人果然就差跳起来了:“你瞎说!”
  魏青赢到也不怪人家,可不等她进一步解释的时候,女人捂住耳朵表示自己不想听,还喊了人要撵魏青赢出去。
  “叫济世堂的人过来!我不要这个人看!”
  女人就差说魏青赢没用了。
  不过这话也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倒是闹得王丰年有些不好意思的在后面向魏青赢道歉。
  冲王丰年这个态度,魏青赢表示日后还是好相见的。
  客套的说了几句话,身侧就有人骑马经过。
  魏青赢知道那是被派出去请济世堂的人的事情。
  罢了罢了,人家不让她看也不信她说的,难不成她还要强制性治疗不成?
  开玩笑,就算是上辈子,医生对于病情的治疗一般来说只有建议,并没有强制的意思——除非是有大规模感染性的疾病。
  离开王家,魏青赢回去的路上还顺便在一家小面馆里头点了一碗三鲜面和几样小菜,吃完继续回家。
  魏青赢今天没有去安和堂,破天荒的选择在家里休息。
  魏邵氏只当做她累了,便随她而去。
  只不过在魏青赢关门的那一刻,提了句人牙子的事儿,说是要给魏青赢买几个丫头回来贴身伺候。
  北殷这个朝代用丫头下人什么的,倒不跟前几朝一般,只有士大夫家中才可以用。总之只要家里有些闲钱,自然可以去找人牙子买丫头回来,然后去官府上个档子,注明某某家奴仆,等于一条命都捏在主家手里,生死不过主家一句话,只要不闹的太大,活活打死也没有人管。
  当然也有放还的时候,比如说丫头大了要嫁人,这个时候,有些心慈的主家除了给一笔嫁妆之外,还会把人奴籍给撤了,往后就是普通百姓。
  一个普通的丫头,从人牙子手里买过来的价钱从二两到十两银子不等。招回来以后,一个月的银子也起码得二两,加上吃穿也有三两的样子。若是再有个别的技艺,比如说刺绣之类的,买回来的身价那可是成倍的翻,且一个月的银子没有四两下不来。
  算算这笔账,一般的百姓家里还真的买不起。
  如今魏家也算是小有资产,之前魏邵氏叫回来的奶娘,一个月的银子就到了五两,还管吃住,之前的护院也有三两。
  算上如今又多了一个楚欢颜和要新招厨子的事情,一个月下来银子就是三十两的支出——怕是还不够。
  这要是再买几个丫头……魏青赢想想现在安和堂的赚钱能力,好像也就勉强了?
  现在来找安和堂看病的人确实不少,还有好些官吏家中来请的。
  可魏承业又是个善心肠,碰见穷苦百姓,总不要银钱,否则何至于到如今才过上这等日子?
  魏青赢知道自家娘亲不放心她一个人,现在生活好了,当然是想要给她更好的生活——这无可厚非。
  可是魏青赢不怎么乐意啊。
  万一这系统的秘密被曝光,她十有八九会被人火火烧死的。
  再说了,亲人之间尚且会反目,更别说没有血缘关系的主仆之间了。
  这个风险,魏青赢不敢冒,可魏邵氏明显一副主意已定的意思,魏青赢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了。
  不巧的是,这件事情很快叫人报给了景王。
  左言珩一听说魏青赢要丫头,立马喊来丁三:“暗卫里头是不是有个女的?叫她过去。”
  丁三一听这话就傻了,“王爷,丁一丁二可是暗中保护您最厉害的人了,当初左老蒋军说了不能让这二人离身,您如今——”
  “慌什么,本王在这景王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有什么事情?赶紧去别磨叽。”左言珩一副嫌弃的意思。
  丁三劝说无果,只好领命下去。
  收到命令的丁二什么都没有说,按照丁三的吩咐,被景王今天夜里送到了魏青赢的跟前。
  这个时候魏青赢才吃过晚饭不久,回来就发现自己房间里面多了个女人。
  这女人看着面无表情,实则周身杀气腾腾。
  “我是景王派过来的。”丁二冷淡的介绍了一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出来的丁四就冒了个头:“对对对!”
  魏青赢:???
  景王身边的暗卫?
  到她这儿来做丫鬟?莫不成是要监视她?
  这么想着,魏青赢一口回绝:
  “谢王爷好意,只是我承受不起,还请回去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