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三十九章 景王府来人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景王府来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说这话的时候,系统也出声了:“这么好的一个打手,你不要?”
  “如果是过来监视我的,那我宁可不要。”
  系统这么一想觉得有道理,立刻就不说话了。
  另一头听见这话的丁四立刻就傻眼:“魏姑娘,我们——”只是他这话还没有说出口,丁二倒是接了过去:
  “我是奉王爷的命来保护魏姑娘,姑娘既然可以让丁四他们暗中保护,如今多一个我,又有何不可?”丁二这话,实则要把魏青赢逼到墙根。
  “暗中保护和明面保护是两回事。”魏青赢也懒得绕圈子说那些叫人猜的话:“我可不觉得王爷派个高手,只是到我身边当个丫鬟这么简单。”
  魏青赢就差直接说景王派丁二来,是为了监视她。
  丁二和丁四听出来魏青赢话中的意思,就在这个时候,丁二忽然大声道:“王爷说担心姑娘安危,特意派我前来保护姑娘。”
  话音刚落,就传来敲门的声音:“青青,王爷的人怎么在你房间?”
  魏青赢内心:我了个大草!
  这个时候娘怎么会过来?再一联想到方才丁二反常的举动,魏青赢总算是明白了。
  原来是要借助她娘亲的手让人留下来?
  在魏邵氏的眼里,景王就是凤子龙孙,威严不可轻易冒犯,况且人家还几次救护魏家,这份恩情她一直都记得。
  如今这好死不死的被魏邵氏撞见,这事儿估计是要真如景王所愿,叫人留下来保护她了。
  果不其然,丁四上前开门,和丁二两个人冲魏邵氏问好后,就说了一下景王的意思。
  丁二适时的补刀:“王爷说最近发生的事情比较多,不放心魏姑娘的安全,这才派我前来。”
  “是啊是啊,丁二武功在我之上,魏夫人大可放心!”
  魏邵氏一听见魏青赢有可能会出事,加上景王又是一片好意,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那丁姑娘喜欢吃什么呢?我这就叫厨房准备每天的饭菜。”魏邵氏想着人家特意过来保护她女儿,总不至于连顿可口的饭菜都吃不到吧。
  “您看着安排。”丁二很有礼貌的笑笑,同时补充一句:“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住在魏姑娘隔壁的房间吗?”
  魏青赢的卧房隔壁确实是有两个小房间,就是留着给上夜或者贴身丫鬟住的,可见魏邵氏当时就已经考虑到了要买丫头的事儿。
  “自然可以,我这就去——”魏邵氏的话还没有说完,丁二就笑了:“我确实来照顾魏姑娘的,魏夫人把我当做平常丫鬟看待就好。”丁二话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魏邵氏稍微一想就明白,后者又道:“既然我已经是姑娘身边的丫鬟,那就请姑娘赐名吧。”丁二利落一拜。
  魏青赢心中冷笑:真是一出好算计。
  行吧,那就放她眼皮子底下,她要看看能有什么花样,总不至于真的沦为景王的棋子。
  还是一颗被监视的棋子。
  魏青赢脱口而出一句:“荆棘。”
  这……丁四都听出来魏青赢的意思是说丁二是个麻烦。
  魏青赢不过就是想要逼迫丁二自己回去或者要景王得知以后,自行把人招回去。
  她并不担心景王会一怒之下将其他暗卫撤走——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丁二倒是一脸笑意,大概是毫不在乎:“是,荆棘多谢姑娘赐名。”
  事情既然已经定下,丁四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把这件事情叫人告知王爷才好。
  自家王爷一片苦心,这丫头偏偏当做是个麻烦。
  她也不想想,她一个七岁的丫头片子,王爷监视她做什么?监视她能有银子拿?
  开玩笑。
  “好了好了,娘亲先回去吧,女儿要休息了。”魏青赢也不是要怪魏邵氏的意思,毕竟她也想不到景王会监视一个七岁的女娃娃。
  魏邵氏点点头,叫魏青赢乖点,这一度让魏青赢觉得这荆棘不是过来当丫鬟的,是过来当主子的。
  荆棘在打算利用魏邵氏的手将自己留下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想到了这样的后果。
  没关系,信任是可以慢慢建立的,荆棘如此安一安自己的心。
  过后,一夜无话。
  当第二天早上魏青赢要去安和堂的时候,荆棘也跟在了身后,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三百十六度无死角保护。
  就差魏青赢沐浴或者出恭的时候也站在旁边了。
  魏承业刚一开始也不习惯,在他眼里,景王身边的高手,那可得恭敬点儿。
  后来还是荆棘再三强调,魏承业才逐渐习惯。
  魏青赢倒是无所谓,巴不得把荆棘气回去才好。
  去安和堂的路上,景王早已经得知事情经过。
  “看来这丫头戒备心不小啊。”左言珩原本就是为了保护她才叫丁二过去的,结果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
  这也告诉了景王一个事实:小姑娘不好骗。
  “让丁二小心保护她,有事直接报给我。”左言珩再次说了一遍,丁三应了。
  丁大总管亲自去安和堂找丁二的时候,魏青赢这个时候正在前头跟着出诊。
  魏承业在一边看着,已经做好了提点的准备。
  可事实往往出乎意料。
  魏青赢的天分,比他想的还要高。
  见女儿轻而易举的就断对了几个病且开对了药方,魏承业觉得自己后继有人了。
  心想魏家要是得知此事,只怕是肠子都要悔青了。
  当初魏家就是要他纳妾,因为魏邵氏不仅仅生了个女儿,还是个傻子——整个魏家都没有人看的好。
  魏承业又是魏家老爷子看中的下一任继承人,大好的荣誉眼看着唾手可得——只要他答应纳妾并且生个儿子,魏家下一任家主的位置,就是他的。
  可他就是不答应——为了年少
  青梅竹马的情谊,让他觉得纳妾就是对这段感情的背叛。
  如此固执的他,被盛怒的魏家扫地出门,带着魏邵氏和孩子,来到这个不起眼的永宁县,一住就是七年。
  七年了,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做梦都没有想到。
  他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都不想回去魏家,回去那个虎狼窝。
  他就想带着这娘仨,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就好。
  魏青赢正好看完一个人,回头的时候瞧见魏承业有几分想哭的样子:
  “爹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