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四十一章 切磋(下)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切磋(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来里的时间不长,也有几分眼力:见眼前这几个人打扮的虽不出众,可这用的衣料皆是上等,说话中也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傲气。
  看来这济世堂真看得起她,来请她的人都是这所谓东家身边的人。
  魏青赢猜的不错,自打孙宝被判流刑后,这济世堂能用的人就少了一个。
  今天若不是为了把魏青赢带去济世堂,他们东家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
  他们当然考虑到了左言珩派的人,所以暗处还有人,在和丁四丁五僵持。
  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几个人拦路,没有人出来阻拦的缘故。
  丁四丁五苦苦不能脱身,心里越发着急。
  这文睿身边的人,居然也有如此高手的存在。
  丁四一不留神,就被锋利的剑气划断了几根头发丝儿,与他对上的人冷笑一声:“再不认真,小心命都没了。”
  丁四丁五心里门清,知道若是想要把魏青赢带走,就必须得把这些缠人的家伙处理掉,于是下手比之前还要凌厉几分,意在一刀毙命。
  魏青赢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再联系系统刚刚和她说的那些话,就知道今天她是走不了了。
  不过没关系——可惜了她这五个功德点换的药,只对男的起效。
  魏青赢手里攥着药粉,冲这几个人一扬手,几人应声而倒!
  这没有三个时辰,那是别想醒了。
  济世堂的人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会栽在魏青赢这个小丫头手里。
  如若不是暗处还有人,魏青赢还真想把这几个人塞进去空间然后丢去池塘——对于不怀好意的人,魏青赢向来不留一丝活命的机会给对方。
  拍了拍手,魏青赢抬步离开,手里的米糕依旧是热的。
  这方才还是艳阳的天,如今倒是乌云压境,要下雨的样子。
  下雨好啊,下雨就没有那么热了,魏青赢边走边想。
  至于那些和丁四丁五拖着的人,一看见自己的人倒了,魏青赢那个小丫头也跑了,便不再缠斗,转身就走。
  出了这个巷子,外头可是热闹的很——他们还没有那个胆子,光天化日之下劫人。
  这不是给左言珩送把柄吗?
  丁四刚要追,被丁五拉住,后者冲他摇摇头:“不必追了,一看就知道是文睿的人。”
  “小心他们调虎离山。”
  丁五这么一提醒,丁四总算是放下要追的意思,看了一眼地上睡死的几个人道:“我去保护魏姑娘,顺便通知一下其他人来把这三头死猪带走。”
  丁四说完这话,还不解气的踹了几人一脚。
  “嗯。”
  等丁四护送魏青赢进了魏府,景王府来支援的人也到了。
  左言珩在王府里面看见这三个晕的死死的人时,不惊讶都是假的。
  要不是丁五再三保证,他压根就不信这样厉害的药出自魏青赢手里,就连府上的府医都没有办法解决。
  “来人,去魏府请一下魏姑娘,本王想请她解毒。”其实左言珩大可以要解药的,不必如此费功夫。
  可他就是偏偏要费这等事情。
  丁三领命,叫人压了马车前去请人。
  魏青赢是半个时辰以后才知道景王府的人上门了。
  一听说是来问解药的,魏青赢道:“告诉你们王爷,这药一般来说三个时辰就自动解除,现在算来应该还有两个多时辰的样子。”
  “自行回去等着就好。”
  “好的,麻烦了。”景王府的人离开之前,愣是留下了两盒子王府厨子做的点心。
  魏邵氏打开来一个看,里面是满满的一大碗银耳羹,另一个则是几样精致小巧的果子。
  魏青赢尝了一下,表示还不错,自行舀了一碗慢慢吃,还逗摇篮里头的魏静贞。
  “你看你又欺负你妹妹。”魏邵氏好笑的点了一下魏青赢的额头,后者扮了个鬼脸,继续吃东西。
  “姐姐这是喜欢你,你说是不是啊小静贞?”
  摇篮里的魏静贞什么都不懂,只会笑,还流口水。
  魏青赢拿了干净柔软的帕子替魏静贞擦干净口水,动作轻柔仔细。
  如果日子能够这样一直细水长流就好了。
  魏青赢也就只能想想——她知道,从她救了左言珩以后,这日子就别想平静了。
  她算是已经卷入某些斗争之中,可是这都无所谓,只希望不要牵连她的身边人。
  ——
  景王府。
  左言珩收到回复的时候倒是愣了一下,再三确定魏青赢是这样说的以后,原地走了几圈,念念叨叨的。
  一旁的丁三听了仔细的一耳朵,原来王爷是说这丫头怎么不过来呢。
  听了半天的丁三总算是忍不住笑了:“王爷您又没有说要请人过来,人又不是镇安的某些世家,碰见个有权有势的就往上凑。”
  被丁三说中心思,左言珩瞪了他一眼,后者立刻闭嘴。
  说到某些世家,左言珩一顿讥讽。
  母妃活着的时候,左家如日中天,那些进宫请安的命妇,来母妃的长春宫请安的时候,那是巴不得把自己家里的姑娘全部塞过来要定亲的意思。
  可一等左家出事,之前那些人是有多远就走多远,生怕被皇帝牵连——这也就罢了,人趋利避害是常情,可居然还有落井下石意图邀功的。
  这世道,呵。
  左言珩每每想起来那段灰暗的日子,只觉得讽刺,又是无助。
  “好了,不说这些,母妃和左家的百日祭礼好了吗?”左言珩避免丁三继续说到魏青赢身上,索性扯开话题。
  “王爷放心,已经准备好了。”
  只可惜左家现在被扣了罪名,王爷也就只能偷偷摸摸的在景王府内独自拜祭。
  “好。”左言珩轻声应了,便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直到地牢那边传来消息,说人醒了,方才有所动作。
  “不管这些人说不说,今儿夜里打一顿以后丢回去济世堂。”左言珩这一招何其毒辣,目的就是要济世堂离心。
  文睿,在我的地盘上你还敢弄出来这么多幺蛾子,真当他左言珩是个孩童吗?!
  左家上下的血债,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文家十倍百倍还之!
  如今,不过是个前菜罢了!
  万望你能够撑得久一点才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