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四十三章 刚来就一出大戏(一)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刚来就一出大戏(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嗒”一声,刚捧了个茶盏还没来得及吃一口的陈嬷嬷,吓得手里的茶盏子直愣愣的摔在了地上,在这安静的夜里显得额外清晰。
  也亏得外头无人,否则早有下人隔了窗户问一句要不要进来收拾等话语。
  “魏姑娘……这话、这话当真?”陈嬷嬷再三追问,得到的还是魏青赢肯定的回答。
  搭脉的那一刻,魏青赢就摸出来一些不对劲,正准备明天找个机会取血然后检验的时候,系统出声了:
  “宿主,有毒。”
  她这才明白古怪哪里来的。
  现在看着陈嬷嬷的反应,魏青赢断定这件事情,不对,应该是做下这件事情的人,手段如此阴毒。
  “是谁、是谁要害我们夫人?”陈嬷嬷反应了一会才回过神,就这么跪在魏青赢脚下,叫魏青赢吓了一跳。
  魏青赢扶她起来的时候,她道:“求求姑娘施以援手!不能让夫人白白被人害死!”
  眼看着陈嬷嬷十分激动,魏青赢生怕她激动过头休克过去,赶紧的叫她吃盏茶定一定神,这才慢慢道来:
  “您放心,这毒能解,只是我有个条件。”
  这条件不难,魏青赢就是要求但凡是夫人要的东西,都得经过她的手。
  本来魏青赢来这的目的就是替许夫人保胎,许夫人用的东西经她的手,理所当然,更谈不上什么条件。
  陈嬷嬷一口答应。
  送走陈嬷嬷以后,魏青赢才叫人抬了水进来,简单的冲了个澡,一骨碌的滚去床里面睡了。
  这许府的水,看来没有那么安静啊。
  ——
  隔日晨起,魏青赢换了件自己带过来的浅黄色齐腰短袖裙子,腰间还挂了个魏邵氏绣的小荷包。头发梳成两个小啾啾,绑了两条浅色流苏,踏了双轻便的薄绸软纱鞋子,坐在圆桌旁边和荆棘一块儿吃饭。
  昨儿晚上魏青赢和陈嬷嬷的谈话,别人不知道,荆棘作为贴身保护魏青赢的人,在屋顶上听了个清清楚楚。
  为此荆棘看魏青赢的目光都有几分奇怪,仿佛在看什么千年老妖怪似的。
  魏青赢丝毫没有收到荆棘目光的影响,该吃吃该喝喝,还顺便夹了一个蛋黄包给荆棘。
  荆棘一脸懵,这还是头一次有人夹东西给她吃。
  魏青赢才喝完小半碗粥,半块春卷还在嘴边,就有人拍门大喊:“魏姑娘!我们夫人不好了!”
  事不宜迟,魏青赢叼了半块春卷,蹭蹭蹭的跑到门口,然后跟前来报信的丫鬟过去了。
  荆棘也赶紧的跟了过去。
  刚一过来,魏青赢就看见床上一脸痛苦的许夫人。
  手上一搭脉,空间内的仪器自动连接上去进行检测。
  魏青赢还顺便取了一根银针,扎了一针令其见血。
  不出一分钟的功夫,旁人只看见魏青赢立刻从荷包里头摸出来一个小瓷瓶子,倒出来一枚小小的药丸,叫人端了水过来给许夫人服下。
  其实那个小瓷瓶子是魏青赢趁机从空间里头挪进荷包的,不然万一出现这样的紧急情况,还来得及清场?
  缓过来的许夫人一头睡了过去,这吓得陈嬷嬷以为人晕了,一脸煞白的。
  魏青赢见状赶紧的补充一句:“嬷嬷放心,只是睡了过去而已。”
  “另外我需要时间替夫人研磨药丸,请嬷嬷稍后派可靠的人按照我的方子上写的东西,一样不差一分不少的取回来。”
  魏青赢着重在“可靠”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陈嬷嬷人精一样的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姑娘放心。”看来这燕吟院里头,是该清理一下尾巴。
  其实魏青赢哪里是要那些药材,分明就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也是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
  这次出事分明就是有人着急了,在原本的剂量上多加了些,才会导致毒发。
  她今天给的药不仅是压住了这毒性,还可以保住孩子不会被影响。
  至于刚刚扎的那一针,她只是借机取个血样罢了。
  这么点血想要做血常规完全就是扯淡——可魏青赢有系统这个外挂,自然是不慌的。
  不得不说高科技就是好东西。
  处理完这儿的事情,魏青赢说自己还没有吃饱,就回去继续吃了。
  陈嬷嬷赶紧的叫人去加早膳,避免真的叫魏青赢饿住了。
  燕吟院的事儿很快就传了出来,魏青赢前脚刚走,后脚这许家老爷就进了屋。
  这许家老爷进屋就这么坐着,看来是要等许夫人醒的,结果这半途又被某个院子里的妾室叫走了,看的陈嬷嬷那是在后头如同吃了苍蝇般恶心。
  荆棘把事情转述给魏青赢的时候,后者才把脸从书里面挪出来。
  “流霞阁的吴姨娘?什么来头?”魏青赢比较关心这一点。
  “生了一个女儿,现在也怀了,比许夫人大一个月,说是有四个月了。”
  这许家后宅里头,嫡系子女倒是没有一个,这庶子庶女就只有三个。
  这吴姨娘便是这四个妾室里头最得宠的一个,据说人也娇气,每每撒起娇来,便是个寻常男人都克制不住。
  听完这话的魏青赢有些老脸一红。
  虽说吧,孕期那啥有益于胎儿发育,但是太多了也不好是吧……不是她怎么想到这里来了。
  可这白日就……事实证明魏青赢猜的不错,这许家老爷进了吴姨娘的门,到夜里说是叫了三次水。
  正准备和许夫人用晚膳的魏青赢:???
  不是这上辈子也没见过这么胡来的,难不成这孩子不想要了?
  估计真的是求锤得锤,这后半夜的,许老爷就派人来了燕吟院,一副要把魏青赢架去吴姨娘处的意思。
  还叫人把守住燕吟院,不许放人出去。
  要不是魏青赢身边的荆棘武艺高强,直接亮出来了藏在靴子里的匕首,魏青赢就得被人硬扛过去。
  “我去可以,但是这么多人把守燕吟院做什么?”这大晚上的吵醒她没关系,可这许夫人有孕在身,最是不能受惊吓。
  “老爷说了,吴姨娘出了事和燕吟院有关系,叫我们不要放任何一个人出去!”
  等会,吴姨娘自己作的大死,跟许夫人有什么关系?
  好家伙,她这不会是碰见活生生的宅斗了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