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四十四章 刚来就一出大戏(二)

我的书架

第四十四章 刚来就一出大戏(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碍于魏青赢背后有景王撑腰,一时间这许老爷派来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更别说魏青赢身边那个强悍的不像是个丫鬟的荆棘。
  荆棘之前动手收拾人的事情已经深深地存在于许家的这群人脑海里头了,谁也不敢轻易上去送第一个人头。
  荆棘站在魏青赢身边,像是一头虎视眈眈的猛兽,准备随时将扑上来的敌人用利爪撕碎。
  夜空寂寥,唯有繁星点点,一轮明月高高悬挂其中,月光洒落下来,像是镀了一层银。
  魏青赢打了个哈欠,横竖她也不着急,着急的该是这吴姨娘。
  她可是听这许家的下人说了,说吴姨娘这胎非常喜欢吃酸的,按照酸儿辣女的说话,十有八九是个儿子。
  能够领先正室生下儿子,对于吴姨娘来说,那可是做梦都想要的结果。
  作为一名现代的产科权威大佬,魏青赢表示,酸儿辣女这种事情并不靠谱,如果按照这种说法,那有异食癖喜欢吃粉笔的是不是得生出来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出来?
  还有说什么肚子尖尖也是生儿子的说法……其实肚子尖尖,也有可能是骨盆小了的缘故。
  总之这孩子性别鉴定,最直接了断的手法就是B超。
  不过也有些有独门技艺的郎中或者宫内御医可以单凭脉象摸出来——这个说法魏青赢听过,却没有见过。
  吴姨娘的这胎要是没了,想来她恨不得一头撞死去吧。
  不过为了这屋内的许夫人,魏青赢想想还是先解围再说——这大晚上的叫一群人围住院子,吵吵闹闹的不说,还会严重影响里头那位休息。
  这休息不好,流产是有可能的。
  这姓吴的果然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一箭双雕啊。
  “你们要是想让我去救人也可以,先说好两个条件——第一我不是大罗神仙,对于必死的事情没办法救回来;第二把人给我撤了,我看着不爽。”
  最后一句“我看着不爽”,可谓是十足十的嚣张——要不是魏青赢背后的那些人,这许家的下人早就把她头提出去打了。
  “好,我去回老爷的话!”
  吴姨娘住的含春阁距离燕吟院有点距离,一来一回也要一刻钟的时间。
  不过这去的人腿脚也快,不出一刻钟的时间就回来了。
  在含春阁急得团团转的许老爷听了魏青赢这条件,气不打一处来,若不是魏青赢背后站了个景王,他早就把人打出去了。
  可事已至此,加上里头的美妾在里头哭,他不得不答应了这些条件。
  魏青赢去含春阁的那一刻,原来围住燕吟院的人全部都撤走了。
  交代陈嬷嬷照顾好许夫人,魏青赢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中。
  许夫人被这么一闹,心里头不说郁结都是假的。闷闷的坐了会,直到要了一碗开胃的酸梅羹,吃了小半碗才勉强睡下。
  陈嬷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跟着魏青赢的那一拨下人也不敢催魏青赢快些走,唯恐惹了她不爽快。
  荆棘亦步亦趋的跟着,便是眼也不敢乱瞄,生怕出点什么事情。
  大概走了半刻钟,才算到了含春阁。
  魏青赢这一进门,就看见了急得团团转的许老爷。
  她也懒得打招呼,直接就进去搭脉。
  她刚一进去,把手搭上吴姨娘那跟玉一般滑腻的肌肤上时,后者忍了肚子上的疼痛,还不忘记咬牙威胁她一句:
  “你别以为你威胁老爷就有用了。”
  “你今天要是保不住我腹中的孩子,你就别想活着……离开!”
  魏青赢冷笑一声,“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刚刚那一搭脉,系统就检测出来这孩子中了胎毒。
  再看这吴姨娘鲜红的指甲和厚厚的妆容,魏青赢只想说一句作死。
  想来这姓吴的乱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前世那些孕妇化妆品安全性如何暂时不论,可这条件不怎么好的古代,这民间的一些所谓养皮肤的东西,里头都加了某些重金属的。
  这日积月累的,可不就是害到了孩子?
  加上这没羞没躁的胡来,呵——就算是有系统这个外挂在,魏青赢也不打算救。
  因为她救了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甚至更多次——她过来是给许夫人养胎的,不是给这个不识好歹的姓吴的姨娘当抢救机器的。
  她自己喜欢胡来,那就自己吞这恶果吧。
  还特意快用晚膳的时候把叫水的事情搞到燕吟院,存心恶心人!
  我呸!
  魏青赢按照系统指导找准穴位扎针,随即拿出来一枚药丸子给吴姨娘——“你的命你要不要,全在你手里。”
  四个月的流产很大概率是不会死人的,魏青赢这话就是要逼迫吴姨娘自己不要这个孩子。
  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为了自己还没有坐上去的正妻之位,吴姨娘忍痛吃下药丸。
  不过片刻,里头传来一声惨叫。
  要不是荆棘明晃晃的在外头拦住,这许老爷就能叫人进去把魏青赢扯出来。
  本来流产可以用其他的不怎么疼的办法,魏青赢就是不想要吴姨娘好过,活生生让她疼了半个多时辰才作罢。
  “真可惜,是个男孩。”
  孩子的性别在这个时候依稀可见,魏青赢把孩子放在准备好的小盆里头,待会自然会有许家的人前来带走。
  本来吴姨娘尚且没有晕过去,听了这话以后一口气没上来,大叫一声“我的儿”便不省人事。
  非要作大死,何必呢?
  魏青赢快速的处理完剩下的事情,留下的狼藉叫许家的丫鬟进来收拾。
  由于有言在先,这许老爷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无奈放魏青赢走。
  忙活完这件事情,魏青赢倒也是不怎么困,反倒是很有心情的叫了燕吟院的厨子做了顿河虾面,跟荆棘两个人一人一份吃完才睡觉。
  次日上午的时候,魏青赢正在开安胎的药方,前脚得知药材已经买到送她房间,后脚就看见许夫人身边的一个丫鬟,捂了左脸进来。
  那丫鬟也不敢哭,就这么红了眼跪在地上回话。
  原来这许夫人本着正室的本分,叫人送了些补品给吴姨娘养身子,结果被吴姨娘身边的人给打了一巴掌,连人带东西一块儿丢了出来。
  “先去敷一下脸,再去找陈嬷嬷拿消肿的药膏。”许夫人面上很平静,可在她身边的魏青赢,知道她动气了。
  才安慰了许夫人没多久,就有另一个丫鬟跑进来说许老爷不知道怎么回事,和吴姨娘吵起来了,而且许老爷还甩了吴姨娘一巴掌。
  魏青赢:一大早这么刺激的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