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四十五章 刚来就一出大戏(三)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刚来就一出大戏(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都说男人是个善变东西,看来这话果然不差。”魏青赢夹了一个素春卷儿,边吃边想这话。
  昨天还爱的死去活来,今天说多无情就多无情。
  压根就是不顾人还躺床上坐小月子。
  这样的男人,狠心绝情起来,怕是什么都可以抛去吧,毕竟他眼里只有他自己,任何人触碰了他的逆鳞,都得倒霉。
  许夫人的面上倒是风平浪静,看不出来什么异常,她还挺有心情的叫后厨多加一份豆腐皮包子,还招呼魏青赢尝尝后厨做出来的红豆奶糕。
  魏青赢客气的笑笑,红豆奶糕入口甜而不腻,绵软香甜,厨子是特意做成一口一个的玲珑样子,确实是花了心思的。
  这个时候有人端了一样小方形的东西上来,魏青赢一看便道:“山楂糕?”
  “姑娘好眼力,正是。”那丫鬟一边说一边放下:“夫人近日没有什么胃口,厨子按照府医的嘱咐,特意每天进一份山楂糕前来。”
  府医?
  魏青赢来不及思考这些,只是“啪”的一筷子拦住了这份糕点——“若是你们想要你们夫人平安诞下这个孩子的话,这山楂糕还是不要送的好。”
  山楂,也是会导致流产的食物之一。
  虽说不是必然,可如许夫人这般体弱的人,长久下去,滑胎的肯定的事情。
  “姑娘,这话可——”丫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许夫人呵斥了:“多嘴!还不快出去!”
  “是的夫人。”丫鬟也算机灵,顺便捧了这份山楂糕出去。
  “之前府上也有妾室用过此物,为何说夫人用了就会滑胎?”陈嬷嬷并不是很理解。
  “夫人体弱,且山楂活血化瘀,少吃些倒无妨,可吃多了就不好。”其实魏青赢可以掰扯出来一大堆的话,但是想想只有这句话可以堵住一切的提问。
  果然,这许夫人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肚子。
  “夫人安心,有我在。”没有人可以对你腹中的孩子下手。
  “说这话的是哪个府医。”魏青赢此刻倒是有些怀疑这府医心术不正。
  说不好还是被人收买的那个。
  “之前那个府医说是得罪了吴姨娘,被老爷直接打发回去了,这才请了姑娘前来。”
  这话听起来并没什么错,可若是——
  赶在这个时候呢?
  细细想想便知道这所谓的得罪,只是让人脱身的借口罢了。
  “冒昧问一句,不知夫人娘家可是?”
  “这——”陈嬷嬷欲言又止,倒是勾起了魏青赢的好奇心。
  这位许夫人的娘家是什么情况,她来许府好几日都不曾听说过,如今这许夫人身边的陈嬷嬷也是闭口不言的样子,这里头难不成有什么隐情?
  只是他人的事情,魏青赢不好过多打听,于是她借口说吃饱了,就回隔壁房间去研磨药丸。
  她不知道的是,她在离开后不久,这四下无人处,许夫人靠在陈嬷嬷怀里:
  “你说爹娘这一去边关就是数十年,了无音讯。这许府早就翻天地覆,
  我……”许夫人想到伤心事,不由得洒了泪。
  “夫人,除非老奴死,否则老奴不会离开您!”
  ——
  “宿主要不要本系统打听一下这位许夫人的家室?”刚一回到房间,系统就开始活跃。
  “不必。”魏青赢对于这种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倒是对含春阁的那出大戏来了兴致。
  “你这么有能耐,帮我探听探听含春阁的事情?”
  “好说好说,五个功德点,保管这姓吴的祖宗十八代都给你挖出来。”听听系统这语气,好像就等着这儿了。
  魏青赢有几分哭笑不得。
  叫他?算了——魏青赢把目光投在荆棘身上,看的后者有几分发憷。
  “帮我打听个事情?”魏青赢是纯真的笑着说出来这句话的,荆棘内心:怎么忽然有点冷?
  “您尽管吩咐。”荆棘的语气不带半分别的感情。
  “是这样的,帮我看看含春阁出了什么事情,我想知道一下前因后果。”
  “好的。”荆棘二话不说,立刻就出去办此事。
  魏青赢索性关起门来,装作一副处理药材的模样。
  “你从本系统这儿拿的解毒丸子,还诓了人一堆药材。”主动说来处理药材的系统一边指挥仪器动工,一边絮絮叨叨和老妈子似的说这些话:“你这叫人买的什么药材,活血化瘀生肉接骨的,止血的,清热解毒解暑的?”
  “你这就不懂了吧,这叫混淆视线。”许府忽然要了这么多药材,保不齐有人会从这里面看出来些什么,倒不如每样看起来寻常的都哪些,就这么凑出来一副算了,旁人也看不出来到底是干什么的——起码看不出来要动手解毒。
  也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
  药材都是按加工好的买回来的,魏青赢让系统帮她做些中成药以及药粉,分门别类的储存在这里面,万一日后要用。
  横竖这空间里的食物药物都不会坏。
  说到食物,魏青赢看着这空荡荡的空间,道:“我买些东西放进来吧。”
  系统没有出声,直到——
  “买些臭豆腐——”
  其实魏青赢想想说螺蛳粉的,可这个貌似没有。
  “不行!本系统不同意!”
  这声音因为太过着急还甚至有几分尖锐,像是爪子划过黑板的声音,叫人听着有几分耳朵痛。
  魏青赢这下子就好奇了:“你还有嗅觉?”
  “本系统可以感知出来,这不是嗅觉!!!本系统才不是你们人类!”
  “感知!感知懂吗!”
  系统眼看着又要跳脚,魏青赢慢悠悠的来了一句:“你要是觉得人类渺小,那为什么当时要附身在我身上?”
  一句话,怼的系统哑口无言。
  魏青赢:哼,小样!还治不了你了!
  系统:干活!它干活行了吧!
  作为高科技产物,它还是头一次如此吃瘪,还是在自己看不起的人类身上。
  魏青赢此时又问了一句:“我放东西进来,你不会扔了吧?”
  这下子,系统就跟炸了毛的猫儿一样:“扔是不会,可以替你销毁!”
  其实这也是不可能的——在系统的空间里面,只有存在,没有消亡一说。
  魏青赢听见系统这么说了,这才放弃这个想法。
  正好这个时候,荆棘的声音在房门外头传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