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四十八章 贵妃到

我的书架

第四十八章 贵妃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在隔壁听见这吵嚷之声,才急急忙忙赶过来的。
  荆棘一手拦住想要对魏青赢动手的许老爷,后者只能无助的干瞪眼。
  许夫人情绪激动,话都说不好。魏青赢急急忙忙的诊了脉,一叠声的叫人去拿日日温在灶上的安胎药。
  用过安胎药的许夫人总算是稳定下来,魏青赢这头照顾好许夫人休息,方才回过头来问是什么事情。
  这许老爷被荆棘拿捏住,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看着陈嬷嬷一言一语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这吴姨娘月子里也不安分,昨儿夜里请了个道士来府上做法,那道士说的头头是道,说什么许府这位正妻有克子克财之命,这才引发了这一大早的争吵。
  这许老爷本就是不喜欢那些繁杂规矩的,不然也不会纵容府上妾室爬到正室头上作威作福,如今得了这件事情,说什么都要休掉许夫人。
  许夫人倒也不是怕被他休,而是那些话听完以后她就心凉了。
  可对于这种莫须有的克子克财的罪名,她可万万承受不起,这才争辩起来,引发了争吵。
  魏青赢听完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直都要气笑了。
  “那个道士要是真的如此神,怎么没有算出来这吴姨娘保不住这一胎?”魏青赢嘲讽一句,眼里似乎有刀子:
  “你们许府的事情我管不着,但是许夫人现在是我的病人,你要是对我的病人出手砸了我的名声和招牌,你觉得我还能袖手旁观?”
  实际上,魏青赢就是看不惯这位许老爷欺负一个孕妇,更何况人家还没有犯什么错。
  许老爷显然没有想到魏青赢会插手,看来今天这件事情是没有办法善了。
  “我不管,今日我就要写这休书!”
  许老爷可不管那些东西,心想他既然不能对那女人动手,那就写休书吧。
  总不可能景王连他休妻的事情都管吧。
  人家既然执意要写,魏青赢那是压根没办法拦住——就算是这许夫人符合“这三不去”的条件,若是这男的执意要写,恐怕还真的只有官府可以做主了。
  她如今,还真的不好收拾这件事情。
  人家要写休书没错,问题是荆棘那个刀好架在他的脖子上,搞得好像是被迫写下休书似的。
  “这里是一百两,你给我滚!”
  许老爷拍下一张银票,连同休书丢给了陈嬷嬷,头也不回的走了:“你们今天之内必须给我滚!”不然就是皇帝老儿来了都不好使。
  他许多德今天终于可以想纳几个就纳几个,至于孩子,不有的是吗?
  床上的许夫人受到刺激,挣扎起身的时候叫人一个没看住,直接滚了下来!
  “血……”
  魏青赢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当务之急还是救人才是。
  “不必保住这个孩子,他和我注定无缘……”
  许夫人这话说罢,只觉得腹部坠疼,两眼一翻晕的死死的!
  魏青赢又着急又心疼,她一搭脉就知道这孩子要没了。
  先兆流产倒是还可以保住,可是这般发展下去,就难免流产了。
  到了难免流产这一步,可真的是大罗金仙也难救。
  况且孩子母亲本就心死,危机之下,魏青赢只能保住母亲再说。
  “都出去,我来处理。”
  陈嬷嬷也不多问,连带着荆棘,也都跟着一起出去并且关上了门。
  帘子已经被放下,魏青赢让系统撑开一方无菌空间,拿出来了准备手术的东西。
  这流产如果没有干净,先不说二次刮宫多疼,这残留物还有可能导致其他的疾病。
  就算是魏青赢做这样的手术轻车熟路,可在这个时代,是头一遭。
  “宿主你如此不高兴可是因为银子?”系统以为魏青赢是心疼那没有拿到手的一两百两银子,故而如此问了一句。
  “我是替这个孩子悲哀,替孩子的母亲悲哀。”魏青赢这话倒是不作假,她虽说要银子,可人性还是有的。
  系统这个时候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替魏青赢一样一样的拿出来了她需要的东西。
  处理完已经临近用午膳的时候。
  魏青赢叫陈嬷嬷把这个还没有出世的孩子送去寺庙请人超度,也算是一个交代。
  陈嬷嬷点点头就去办了。
  缩宫素已经打完,加上人又没有什么后续的症状,再过半个时辰,许夫人就要苏醒。
  这陈嬷嬷前脚刚走,魏青赢就坐在外头吃了盏茶和几块点心,算是补充一下体力。
  这屁股还没有坐热多久,外头就传来脚步声。
  魏青赢没有见过贤贵妃,也没有听说过;而贤贵妃来之前已经听说过魏青赢的那些事迹。
  至于许府刚刚发生的事情,她也是来的时候才收到的消息。
  这个时候,南素馨无比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来的早一些,或许堂姐就不会受这份罪。
  “姑娘,这位是贤贵妃娘娘。”荆棘在一边小声的提醒道,魏青赢总算是明白为什么这许府上下都没有一个敢要阻拦的。
  魏青赢才要见礼,南素馨立刻就说了句免,紧接着问起了南月息的情况。
  魏青赢内心:南月息?许夫人?南月息?
  好在她反应很快,立刻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了。
  贵妃娘娘登时柳眉倒竖,头上的一支鸾首金步摇都跟晃动起来:“把这个不知道好歹的竖子拖过来!”
  许多德还在另一个妾室的院子里头温存呢——这许府上下都被南素馨带来的人控制住了,许多德哪里知道风声。
  被拖过来的时候,许多德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中衣,下面是同色的棕色的薄绸裤子,脸上还带着脂粉的香气。
  许多德一开始还大喊大叫,直到南素馨亮出身份。
  “草、草民不知贵妃娘娘大驾——”
  南素馨冷笑一声:“不敢不敢,毕竟你连本宫的堂姐都敢休了。”
  贵妃娘娘的、堂姐?
  许多德像一只被捏住了脖子的鸡,僵硬着试图挣扎:“娘、娘娘的意思是?”
  “本宫什么意思不用你管。”南素馨方要继续发火,或许是动静太大,床上的南月息倒是醒了。
  “堂姐!堂姐你醒了!”
  南月息脑子一片混沌,尚且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
  “堂姐你别怕,我这就替你出气!”魏青赢听了这话,心道皇帝要是知道了,会不会后悔给自家爱妃这个封号。
  “等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