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心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和离书一式两份,许多德和南月息一个人各拿一份,此后男婚女嫁,互不相干。
  南月息离开许府的时候倒是什么都没有带,除了她之前说的三个人以外,可谓是空无一物。
  这南素馨倒是准备齐全,早就准备了一套素色的薄绸衣裳还有首饰,就让负责梳头装扮的宫女上前,替南月息仔仔细细的打扮了一场。
  南月息还是原来的南月息,只是早已经不是许府那个了无生气只会一味忍让的南月息。
  “走吧。”
  有人抬了软凳子过来,请南月息上前,南素馨到也不管什么身份,就这么陪伴在南月息身边。
  碍于南月息的身子,三天的路走了五天,总算是在第五天的傍晚,到达景王府。
  左言珩先一步派人去了魏府报信,说因为南月息身子没有调养好,就要魏青赢在景王府小住几天。
  为此魏承业还特意派人叮嘱魏青赢,不要给景王添麻烦云云。
  魏青赢:行吧,她还能说什么呢?
  院子是早就收拾开来的,要不是今天景王府这么一收拾,魏青赢才知道这景王府比她之前见到的,还要大的多。
  也是,这占据了大半条街的景王府,怎么可能就那么点院子?
  左言珩初次来景王府的时候,只是收拾了一些需要用的地方,至于其他的,则是说等有需要再收拾就好。
  南月息见过左言珩,就被人扶下去休息,至于魏青赢的院子,则是在南月息的隔壁,隔了一道垂花门就是。
  而南素馨的院子,也在南素馨的强烈要求下,也安排在了南月息的隔壁
  ,转过草木茂盛的一条小道就到。
  “王爷今天总算是笑了一回。”丁三蹲在屋顶,和丁四说了这么一句。
  丁四撇了他一眼:“你今天不忙吗?”
  这话刚落,就听见左言珩叫丁三去小厨房看晚膳做的如何了。
  丁三耸耸肩,从屋顶上跳了下去,夕阳把他的影子拉的有些长。
  魏青赢走到下榻的小院,已经是夜里用过晚膳的时候。
  洗过澡躺在床上,魏青赢左翻右翻,都快把薄被揉成一团了也没见睡得早。
  大概不是自己的院子,布置的再舒服再好,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危机感。
  系统道:“宿主担心什么?本系统会保护好你。”
  魏青赢没有出声,就是睡不着,莫名其妙的觉得有些烦躁。
  她起身披上一件鹅黄色的披风,简单的系好,趿拉着轻纱做的绣鞋,走出了房门。
  外面一轮银月如水洗,银色的辉光洒满整个小院,加上风吹,四周依旧在燃烧的小矮宫灯,倒是显得这方天地额外的静谧。
  魏青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觉得鼻腔里都是清凉的月光味道。
  她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小脑袋歪靠在一旁的红漆柱子上,这柱子上刻了字,具体是什么,魏青赢也没有心情去看。
  “你是不是心疼那银子?”
  系统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这一点。
  面对问出来这句话的系统,魏青赢有种想要拆了他的冲动。
  不是说高科技吗?这怎么一个高科技死脑筋?
  榆木脑袋,魏青赢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一句,双手捧了下巴不再说话。
  对于魏青赢半夜忽然出来坐在台阶上发呆的事情,暗中保护的荆棘等一些人倒是真的傻眼。
  想着王爷估计大晚上还在书房苦读,荆棘二话不说,直接去左言珩处打小报告。
  收到消息的左言珩,想法和系统居然如出一辙。
  “这样吧,明天你就以贵妃的名义,封五百两银子过去给这丫头。”
  五百两银子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虽说左言珩手里握了多少银子也没有个具体数值,可这是不是太豪横了一点?
  前有他们主子花一千五百两银子买根人参,后有他们主子花五百两只为?
  只为博美人一笑?
  荆棘一想就有些傻眼。
  左言珩见荆棘愣在原地,轻咳一声解释:“算是叫南家记住这个人情。”
  这么一想,荆棘瞬间想明白了。
  一旦主子和南家成为牢不可破的联盟,那么这五百两银子,就算是投石问路。
  魏青赢救了南月息的事情,南素馨肯定会有东西赏赐她,到还真的不用左言珩出。
  若是贵妃事后得知并不多说什么,就证明他们走对了;若是贵妃事后找机会还了这些银子,就说明除了左家的事情,其他的人情倒是可以考虑还一还。
  “王爷英明,属下这就去找丁管家取银票。”荆棘说罢,立刻告退。
  书房里再一次恢复到了安静的状态。
  左言珩拿起兵书,发现此刻倒是心静不下来了。
  “好生奇怪。”左言珩如此说了一句,就叫了人准备热水让他沐浴休息。
  今天处理不了,那就明天吧。
  总会做完的,左言珩想到。
  “母亲……外祖父,我一定不会让你们背负这个罪名的!”
  ——
  次日。
  “回娘娘的话,景王一大早借了您的名义,封了银票给魏姑娘,奴婢打听过了,说是五百两。”
  铜镜内肤白貌美的美人闻言,便将手中的一支金制蝶戏百花的簪子放了下来。
  “本宫听说魏姑娘还有个妹妹?”
  “是的,娘娘。”
  “既如此,本宫记得还有一对小巧的如意,你拿出来赏给她。”
  “另外取一套本宫不曾戴过的头面和几样上好的滋补药材送去魏家。”
  宫女并不敢多言,领了话就下去办此事。
  就这样,当魏青赢带了好些赏赐回来的时候,才知道此事。
  “也不知道,是福是祸。”
  魏青赢暗暗道。
  就算是贤贵妃记得这份救命的恩情,可也不至于如此厚赏魏家吧?
  宫里的那位柔贵妃可不是个好人,和贤贵妃分庭抗礼许久,如今这——
  魏青赢忽然觉得怀里的银票烫了起来,像是要把她灼伤似的。
  “没想到这银子有一天也会伤人。”
  南家和景王府结盟也就罢了,可拉上她这么个炮灰做什么?
  豪门大族之间的争斗,往往都是小家族倒霉。
  倒也不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意思,只是这事情失败的一方,总得弃车保帅。
  而她,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车。
  要被人当做炮灰,魏青赢可不乐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