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五十七章 景王的心思(上)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七章 景王的心思(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强迫了半日都不曾让自己冷静下来,只好从系统空间里面出来,倒了半杯冷了的茶水给吃了。
  坐了一会才算是平静下来。
  大概是这一个晚上有心事的缘故,加上夜里雨水下的烦躁,魏青赢后半夜总是翻来覆去的睡不好,醒醒睡睡的。
  捱到天快亮的时候,才算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荆棘在门外等着,魏青赢没有喊她,她也不敢轻易敲门进去。
  就这么一直等到了快用午膳的时间,才算是听见了里面的声音。
  魏青赢轻轻揉了一下头,缓解一下睡得过久的疲惫感,这个时候已经有人端了丰盛的午膳前来了。
  和荆棘一块儿用完午膳,魏青赢这才去看了一下穆夫人,见她情况恢复的不错,留了几副养身子的药方给她就告辞。
  穆府这次安排了舒服宽敞的马车送魏青赢回去,本来魏青赢也要拉着荆棘一块儿上车的,荆棘愣是说不合规矩,执意在外头骑马陪同。
  魏青赢拗不过她,只好随便她的意。
  马车走在湿漉漉的街道上,现在的雨已经在上午的时候彻底停了,地面上都漂浮着水雾,一层层的裹住往来行人的脚。
  魏青赢掀开小帘子,看见一家卖小玩意儿的铺子时,示意车夫把马车停到合适的地方,她要下来买些东西。
  这家卖小玩意的铺子,里面小到如意结、大到玩偶,都有各种各样的材料做成的。
  魏青赢看了半天,挑了一只适合魏静贞玩的兔子玩偶。
  那兔子玩偶做的十分柔软可爱,虽说不比前世那般逼真,却也很不错了。
  “二十文钱。”掌柜的面带笑容,报了个数。
  魏青赢伸手一摸,好家伙,只有碎银子,没有铜板。
  随便拿了一个给掌柜的,后者先是用袖子擦了擦,又咬了一下,确定是真的以后,就去拿了专门的金银称来称。
  这里头是一两银子,一两银子等于一千五百文钱,也就是说掌柜的得找魏青赢一千四百八十文钱。
  北殷的一贯钱等于一千枚铜板,也就是一千文,然而一千文钱大概重达六斤四两,加上剩下的四百八十文就算是五斤吧,也就是差不多十一斤的样子……
  魏青赢心想自己今天幸好是坐了马车出来的,不然叫她单手拎这么重的钱,实在是异想天开。
  掌柜的快速点好数量,还拿了一个布袋子给魏青赢装好。
  魏青赢叫荆棘拿好这一袋子铜板,回了马车。
  说来也怪,这北殷有银票,就是没有铜板票这种东西。
  要是有铜板票就好了,也省的麻烦。
  魏青赢抱着兔子玩偶,准备拿回去先洗洗干净再拿去给魏静贞玩。
  魏静贞还小,总归是抵抗力弱一些,魏青赢可不想有什么感染性的病找上魏静贞。
  先不说小孩子治病麻烦,可这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要命。
  所以说,宁愿麻烦一些,也不愿意叫魏静贞不明不白的染了毛病。
  到了家中,魏青赢把兔子布偶交给魏邵氏,交代了一下事情,后者就拿着去后院亲自洗了。
  魏静贞还在睡,两只小手不安分的举起和头顶平齐,像个准备跳水的动作。
  魏青赢也不会这个时候逗她,小孩子总是要多睡会的,很是正常。
  这眼看着夏天就要过去,魏青赢把奶娘叫去一边,问了一些话,又交代了一些事情。
  换季的时候最是容易遭到病毒侵袭,尤其是魏静贞这样的小孩子,到时候治疗起来也是麻烦。
  小孩子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发育完全,不能随便用药,这要是搞不好,到时候中毒都是轻的,更别说落下终生残疾或者送了命。
  况且婴儿时期,孩子不舒服只会哭,这给判断病情也带来麻烦。
  魏青赢倒也不是嫌麻烦,而是魏静贞能少个麻烦就是一个而已。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家好好的孩子出事啊。
  在魏静贞这儿坐了一会,等魏邵氏回来以后,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穆府那儿安排的再好,也不如她自己的小窝。
  在房间里头坐了一会,忽然有人来报,说是有两个自称是药庄的人在门外等着。
  魏承业还没有回来,那几个人指名要见魏青赢,说是药庄管事,来送账目。
  魏邵氏这会子倒是不明白了,她女儿这出去一趟,怎么就多了个药庄?
  不过魏邵氏还是把魏青赢喊了出来,让她在正厅见这两位药庄管事,
  那两位药庄管事穿的挺简单,上衣下裤,头上包了一块棕色的头巾,浑身被太阳晒得黝黑,一看就是在地里经常干活的类型。
  魏青赢起初还以为这药庄是穆家送的,直到看见景王府的落款。
  “这药庄原本是哪家的?”魏青赢问了一句。
  下头的两个人见隐瞒不住了,道:“是景王府的。”
  这处药庄同是当初景王府第一任主人的,只是后来被卷入谋反案子以后,这药庄就由皇家接管了。
  包括其他地方的产业——这原来景王府的主人,这产业还确实不少。
  为此左言珩大手一挥送出去一个药庄,压根算不上什么损失。
  可如今这也是左言珩棋差一着的错失——当时左言珩光顾着隐瞒魏青赢,借了穆府的手送了这处药庄给魏青赢,没想到忘记了这账本上的落款,落的是景王府的印。
  这下好了,全部曝光。
  魏青赢再一想左言珩之前的举动,登时想到了某些事情。
  但是又觉得荒谬。
  可又转念一想,这古代女子十四五岁出嫁的比比皆是,更有早的,十一二岁就出嫁了。
  这……按照这个逻辑来看,似乎没有毛病。
  可她身体里面终究是成年人的灵魂,这种情况,倒是叫她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不对劲,叫她浑身感觉不舒服。
  下头两位跪着说话的药庄管事,见魏青赢没有说起来之类的话,也不敢乱动,就低头等候魏青赢吩咐。
  这天儿还热,魏青赢倒是感觉背后升起来了一片冷气。
  凉嗖嗖的。
  这位景王,究竟是要做什么?
  魏青赢坦言自己看不懂,既如此——
  不如去问问当事人才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