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五十九章 魏承业的往事(一)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魏承业的往事(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到窗外的树叶不知不觉染上了新的颜色时,魏青赢才惊觉已经是深秋。
  十月末的时候,药庄的第一批药材如约送到了魏府。
  魏青赢和魏承业看了半天,留下一些自己用,剩下的全部卖出去。
  倒也是得了一二百两银子。
  如今这药庄压根就不需要魏青赢操心,左言珩派过来的人可以说是打理的井井有条,一点儿错处都寻不到。
  魏青赢倒是没有想过要换药庄的人,这些人虽说之前是景王府的,可左言珩也把这些人的身契留在了魏青赢手里,也出不了什么大乱子。
  魏青赢虽说得了景王义妹这个身份,却也不会仗了这份关系想要左言珩帮她做些什么。
  在她看来,左言珩肯出人护住她的家人已经很不错了,至于其他的,那是想都不敢想。
  而魏静贞也在这看起来平静安详的日子里头,到了第六个月。
  六个月的魏静贞比之前看起来还要活泼些,会认识熟人和陌生人,也会抓住一些东西可以自己站一会。
  魏青赢前世没有生养过孩子,可现在让她亲眼看着一个孩子如何长大,倒也是觉得十分稀奇。
  魏静贞也是格外的黏魏青赢,每次见她都不管是谁抱,都要伸手要魏青赢抱抱的,不然就会扁了嘴巴哭。
  这每每都叫魏邵氏好一顿吃味,直呼小没良心的。
  这日早上魏青赢和魏承业老样子去了医馆,如今天气渐渐凉了起来,魏承业也开始说要买些炭火回来备着云云。
  这天气一凉就有不少的小孩子感冒生病的,就连之前吃了系统给的药的魏静贞,都无法避免。
  不过系统的意思是可以免疫那些感染性疾病,比如说麻疹、天花这一类的,至于感冒发烧,不好意思,没办法做到。
  魏静贞生病的那两天,魏府上下的气氛都不是很好,直到魏静贞好转,这才如雨过天晴一般。
  这一上午抱了孩子来看病的人就有不下八个,魏青赢在一边也是学到了不少。
  理论总归是理论,还是需要实践的——魏青赢深知这一个道理。
  看完最后的一个人,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
  楚欢颜去了二楼看孩子,大春回头就端了饭菜上去,一楼后堂就只有奶娘明秀、荆棘、魏青赢、魏承业四个人用饭。
  “近来小孩子风寒的也太多了,青青可不要也染上了。”魏承业夹了一筷子菜,边吃边嘱咐。
  “知道了,爹爹。”
  本以为今天下午可以正常的过去,却不曾想来了几个人。
  几个魏承业到死都不想见的人。
  “魏承业,老太爷请你回去。”带头说话的人毫不客气,甚至有几分颐气指使。
  什么老太爷?站在魏承业身边的魏青赢,倒是一头雾水。
  魏承业起初是有些意外,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冷静:
  “当初说好了我和魏家一刀两断,怎么,现在想起我这个忤逆不孝的东西了?”
  忤逆不孝,说出去谁都得骂。
  魏青赢听出来这里面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却也不好开口,只能默默地站在魏承业身边。
  “哦对了,你不要以为你有景王撑腰就没事了——魏家百年医学世家,你一刀两断就罢了,还敢拿着家族绝学来这儿开馆?”
  这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很严重了。
  魏青赢来北殷不久,却也知道,像魏承业这样能开医馆的不外乎是两种人——一种是有特殊技巧在身,通过官府考核有身份的;另外一种就是“世医”。
  所谓世医,就是背靠家族百年行医底蕴,前来开馆的——一般来说世医开的医馆,百姓更容易相信。
  可是像世医的家族,若是有一人决定脱离,那是要承受断手之刑的。
  若是偷偷拿了家族绝学在别处开医馆,这闹大了,流刑都是轻的。
  看来这事情要大。
  然而当事人魏承业冷笑一声,继续道:“百年世医?魏家老太爷说出来这句话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吗?!”
  魏青赢在一边都能看见魏承业下垂的手在发抖,显然,魏承业是想起来了什么令他无比愤怒却又无能为力的事情。
  “你!”那领头人大概是知道自己理亏,指了指魏承业,半晌才吐出来一句话:“如今魏家已经知道你在何处,你若是想要你魏——”
  “哦?你是想说这么几个废物?”
  身后,传来丁七的声音。
  同丁七一起来的,除了几名景王府的人,就是被五花大绑的。
  六个被捆成麻花似的人被景王府的人一人一脚踹倒在地上,无奈嘴上塞了破抹布,愣是叫不出来。
  “你——”领头人见自己派过去的人全部被收拾了,说话的语气都变了调:“这不可能!”
  “你是说,我景王府是废物?”荆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领头人的跟前,用一把匕首指了他的脖子。
  锋利的匕首似乎散发着森森寒意,仿佛荆棘只要轻轻一刺,这人就会血流满地,谁也救不回。
  “怕人不肯跟着你们回去那个虎狼窝,所以要拿捏人家妻儿?这就是所谓的百年世医家族?”
  丁七这话说的相当不客气,一时间这几个魏家派来的人,脸色那叫一个五颜六色,都跟调色盘差不多了。
  魏青赢听了都想笑。
  “这、这乃我们魏家家事,景王莫非——”
  “不好意思,这魏府人是王爷要护着的人,还没有人敢在景王头上动土!”丁七可不管什么家事不家事的,这都要抓人妻儿了,还说是家事?
  呵,照他看,直接一刀了结得了,省的听这几个瘪三磨叽。
  丁七话说到这个地步,这些魏家来的人总算是知道了后悔两个字怎么写了。
  他们来之前是听说过景王对安和堂那几个青眼有加,可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啊。
  要是早知道景王是绝对站在安和堂一边的,他们打死都不敢来这一趟。
  现在好了,偷鸡不成蚀把米,今天能不能全须全尾回去都不知道了。
  就在这气氛趋于沉默的时候,魏承业道:
  “魏家为什么和我断的一干二净?!这话,这缘由——”
  “我若是说出来,你们就是这整个北殷的笑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