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六十章 魏承业的往事(二)

我的书架

第六十章 魏承业的往事(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笑话?什么笑话?别说是魏青赢,在场的除了魏承业,谁也不明白这话中的意思。
  “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日后你要是想进太医院——”
  这人拿进太医院的事情来要挟,想要逼迫魏承业乖乖就范。
  “我和妻儿可以安稳度日即可,至于什么太医院不太医院的,我可没有兴趣!”魏承业做了一个请他们走的动作:“现在要走还来得及,否则我若是直接告去县衙,你们可就——”
  “你!你别以为拿出来县令就可以威胁到我们,我们家——!”
  “再大能大去天王老子?”魏承业甩了一下袖子,噙了十足十的冷意在唇边:“你要是不怕撕破脸皮,那我奉陪到底!”
  魏承业很清楚,若不是景王府的人在场,只怕今天他又要回去那个虎狼窝。
  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找到永宁县这个小地方的,明明魏家距离这儿隔了好几个州。
  整整七年,都没有人来。
  没想到今日倒是——魏承业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女儿,把她往身后藏了藏。
  领头挑事的见魏承业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当下就想起来了这件事情:“你不去没关系,可是你女儿日后若是背了一个叛族的罪名进入太医院,你觉得当今会怎么看?”
  忽然被点到名的魏青赢:……
  “进不进去不劳你操心,当今怎么看也不是你我可以言说的。”魏青赢站出来一步,继续往下说:“倒是我,比较好奇当初你们做了什么事情,逼得我爹爹这般远走!”
  对了,这才是重点。
  “他、他不尊长辈——”
  说话的还想刮出来什么罪名好一窝蜂的说出去,谁知道搜肠刮肚都只是这些忤逆尊长、不孝的词。
  魏青赢听的都厌烦恶心。
  今天这么多人在这围观,若是此事不能善了,日后对于安和堂可不是一件好事。
  医术再高明的医生,若私德有亏,就足以万劫不复。
  这个道理古今贯通。
  “我不管你说的那些是什么,只是你们今日意图绑走我娘亲和我妹妹,这件事情,是洗不干净了!”
  魏青赢一想到才六个月大的魏静贞就受到了如此之大的惊吓,就气得要发抖。
  “那、那是迫不得已!”领头的也不知道魏青赢一个七岁的女娃,为何说出来的话如此字字诛心。
  简直要把他给逼得退无可退。
  “好一个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就是你要绑走我娘亲和我妹妹的理由?这道理麻烦你去公堂之上和县令大人说道说道吧。”
  不管这些人为什么要逼迫魏承业回去,就凭这些人想要拿捏魏邵氏和魏静贞的这件事,魏青赢把这些人大卸八块的心都有了。
  前世她没有家人,如今好不容易得到了,怎么可能容忍有人毁掉!
  “既如此,麻烦你们把人带去县衙好好审审。”魏青赢说这话的时候,还喊了一句“丁七哥哥”。
  单纯的敬称,并没有别的意思。
  丁七:我怀疑王爷知道以后要削我。
  不过,这丫头喊他叫哥哥,他确实挺受用啊哈哈哈……
  就连冷面的荆棘都低头笑了一下。
  “姑娘放心,没人敢随便乱动景王府的人!带走!”
  丁七麻利的和其他几个兄弟把这些人带走,魏青赢直到这些人走到没影了,才转过头回去安和堂里面。
  只是这下午出了这样大的事情,魏承业是完全没有心思看诊了。
  只说今日只卖药,就拉着魏青赢回家了。
  回家的路上,父女二人一言不发。
  今天的事情魏邵氏已经知道了个大概,眼下见这父女二人平安无事回来,心也彻底放下。
  要不是景王府的人把这些人拿下,只怕她和静贞都得被抓走。
  明明都平安无事过了七年,没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魏承业和魏邵氏也没有要隐瞒魏青赢的意思,三个人就这么在书房关起门来说话。
  书房里头有几分昏暗,魏邵氏起身点了几盏油灯,才叫光线明亮一些。
  在魏承业的诉说下,魏青赢才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百年世医之族的魏家,碍于家族之中只能由嫡系继承家主位置的规矩,所以迎来了首位女家主,也就是魏承业的生母。
  而现在的这位魏老太爷,就是招上门的婿,本名叫做周璋。
  起初这周璋人还装的挺像那么一回事,万事都宠着妻子,等到魏承业的母亲重病在床的时候,总算是露出来了他的狐狸尾巴。
  加上魏承业的母亲因为生了魏承业以后因为大出血而无法生育,所以周璋也是很不满。
  况且一开始答应魏家不纳妾,是周璋自己亲口答应的,并没有人强迫他答应。
  魏承业到现在都还记得,母亲弥留之际,周璋丧心病狂的带了早就养在外头的女人进了家门,活活的气死了生母!
  对外还说什么是母亲特意留下来照顾他的人。
  可谓是含泪以妾为妻,这操作,魏青赢听了都要鼓掌。
  后来因为魏承业不同意纳周家的远房侄女为妾,所以激怒了周璋,被周璋以不孝的罪名轰出了魏家。
  当时魏邵氏才生下魏青赢不过三天,就这么和魏承业辗转各处,来到了永宁县落脚。
  “爹爹,为什么要逼迫你纳妾啊?”魏青赢很是不理解。
  按道理来说,周璋不应该对魏承业来一招捧杀什么的,然后好彻底把魏家拿捏在手里吗?
  出这一招,是不是太过于猛进了?
  “因为你娘当初生你的时候大出血,加上憋久了,产婆说这孩子是个傻子,而且伤了身子以后不能生,所以就——”
  “可是我娘当初受过的苦,我不会让你娘再吃一遍,懂吗青青?”
  魏青赢:我懂。
  况且这逼迫纳妾,搞不好还是一个借口罢了。
  真正的目的,怕是要把她爹爹这个唯一的继承人,轰出去魏家,从而好让整个魏家落入他周璋一个人的手里!
  我呸!贪得无厌的老东西!魏青赢心里骂了好几句,说出来的话倒是大相径庭:
  “可是都这么多年了,为何会忽然找到爹爹要您回去?明明当初赶走您的是他啊?”
  魏青赢本来想骂一句“老畜生”,但是想想这句话在自家爹娘面前说起来似乎不好,所以就忍住了。
  “这——”
  魏青赢这么一说,魏承业倒是被问住了。
  对啊,当初轰他出来的是周璋,现在要他回去的也是周璋。
  难不成这里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