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六十二章 荒唐至极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 荒唐至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随在马车旁的丁四,听了这话倒是回了一句:“王爷的意思是?”
  左言珩这才明白自己问的似乎有些不对,起码想要掩盖的痕迹太过明显。
  魏青赢表面上看不出来什么不对,实际上已经在悄悄留心。
  左言珩方才就是想要岔开话题,情急之下才会问了如此不着调的问题。
  这济世堂的人胆子再大也不敢跟在景王的马车后头啊,不然不就是上赶子找死?
  在左言珩没有主动告诉她之前,这件事情她还是装糊涂吧。
  能够跟景王作对的,也就只有跟宫里的人扯上关系了。
  对了!
  魏青赢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一件快要被她忘记的事情。
  上次和南素馨在一块儿说话的时候,南素馨跟她提过柔贵妃。
  柔贵妃文亦熙,可是最巴不得要左言珩死的人。
  这么一想,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也就是说,宫里的柔贵妃觉得景王不好下手,而是选择了对她这么一个软柿子下手。
  这才有了接二连三的麻烦,找上了门。
  这搞不好,魏家的人找到永宁县,就是柔贵妃的手笔。
  不得不说魏青赢猜中了。
  文亦熙被魏青赢气的要死——在她眼里看来,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三番五次可以坏她计划,她还无可奈何,次次都是空手而归,简直就是给她这个贵妃一巴掌。
  况且上次南素馨那个贱人回来之后不久,不知道怎么回事,倒是生的更加明媚鲜艳,害得她被这个女人压了一头。
  南素馨这个女人现在没有儿子,若是一朝叫她得子——她文亦熙就要被永永远远的被压一头。
  这不是文亦熙想要看见的。
  在选择对付南素馨和左言珩之间,文亦熙选择了对付左言珩。
  她之前连兰贵妃那个贱人都可以设计害死,不差南素馨这一个!
  经过多方打听,总算是叫文亦熙打听到了魏家的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
  虽说理由站不住脚,文亦熙觉得左言珩手再长,也不至于插手人家家事吧?
  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一想到是文亦熙干的好事,魏青赢倒是有些气左言珩来着。
  要不是这货那天夜里找了安和堂作为落脚点,也就没有那么多破事。
  还拿刀威胁她爹爹!
  哼!魏青赢一来气,转过身子不看左言珩,倒是叫一旁的左言珩有些莫名其妙。
  左言珩:我也不敢问。
  等到了安和堂,木头似的魏青赢总算是有了反应。
  人群把偌大一个安和堂围的水泄不通,吵吵闹闹的,左言珩下了马车,四周齐刷刷的跪下来一片。
  左言珩说了免,大步往安和堂里头走去。
  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踏入安和堂,第一次如此完整的看见里面的人和事。
  楚欢颜因为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已经先行一步上楼去哄孩子了,一楼只有魏承业、大春、荆棘等几个人在内。
  还有好几位衙役,连同县令大人,将这安和堂挤得更加小了些。
  县令一看见左言珩来了,那可真的跟看见了救星似的。
  左言珩一个眼神,就令县令大人往一边闪了。
  左言珩随便走到一个被衙役绑好的魏家人跟前,道:“大人物?你倒是和本王说说什么大人物。”
  可笑的是,之前还十分嚣张的这些人,在面对景王的时候,没有一个敢说话的,仿佛连呼吸都不敢了。
  “不说?”左言珩的笑容很是凉薄:“对了,本王听说行医的这一行,药人总是稀缺的吧?”
  这所谓的药人,就是活生生的人被抓过来喂各种药来验证药方的可行性,一般来说都是死刑或者罪大恶极的才会被拿去做药人。
  当然,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到药人的,一般来说,只有通过官府的关系,才可以弄到。
  这整个永宁县,除了之前的回春堂,倒是没有几家有。
  就连安和堂也是没有的。
  再说了,这砍头也就是一刀,这做药人嘛,当真的把人往死里折磨,那叫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所以大部分的死刑犯都希望自己直接被斩首,就算是五马分尸也没关系。
  这做药人,这的不是人能够做的。
  故而左言珩现在提起来药人这件事情,下头的魏家人之中,已经有人被吓得尿了裤子或者晕倒的。
  “本王当是什么货色!”左言珩的眼里透过嫌恶:“要是老实交代了,或许还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
  在左言珩的威胁之下,果然有人开口:“我、我说!”
  那人吞了吞口水,“说是宫里得宠的娘娘,好像叫什么柔的。”
  柔贵妃文亦熙!这是景王府众人和魏青赢此刻的想法。
  眼下一确定,左言珩冷笑道:“那本王问你,你们要魏郎中回去做什么?”
  这么多人过来,起码也得有一两个是心腹吧,不至于其中缘由都不知道。
  “我说!我都说!”大概真的怕左言珩把他踢过去当药人,“魏家出了点事情,好像是闹鬼了。”
  闹鬼?魏青赢很疑惑,闹鬼要她爹爹回去做什么?
  “家主这几日被吓得夜不能寐,后来来了个道士,说是要拿、拿与那鬼魂亲近之人的命去祭奠,才可以消除怨气。”
  “简直荒唐!”
  忽然出声的,是魏青赢。
  如果周璋那个老头子在魏青赢跟前,魏青赢真的很想一针送他归西!
  分明就是和文亦熙那个女人一拍即合,想要她爹爹的命!
  不对,分明就是魏府所有人的命!
  好狠文亦熙!好狠魏家!
  “什么索命什么祭奠,分明就是你们做了亏心事!”
  当初的那件事情想来很是隐秘,恐怕只有周璋一个人知道。
  魏青赢先发制人,为的就是避免日后周璋这个老头子又要搞什么花样为难她爹爹。
  行医的人若是名声坏了,以后的路就会被全部堵死。
  这在北殷,简直和杀人没有什么区别!
  左言珩也听出来这里头话里有话,见魏青赢如此生气,动了动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可谁知道魏青赢接下来的话更加惊悚。
  “既然周璋口口声声要我爹爹回去,那行,我也跟着过去!”
  魏承业的第一反应就是以为女儿疯了!
  这魏家是个虎狼之地,哪里可以回去!
  可是魏青赢不这样想——人家都打上门了,若是不反击,岂不是真的叫周璋那个无耻的老头子觉得她爹爹这一家子都是软弱可欺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