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六十五章 当碰见蛮不讲理的以后(下)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五章 当碰见蛮不讲理的以后(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荆棘反手就把这员外一个利落的过肩摔,看得在场的家丁纷纷往后退了好几步,脸上都带着惊愕的神色。
  “对我们姑娘放尊重点。”荆棘发了狠,咔嚓一声,大概是把人的一只胳膊卸了下来。
  那员外疼的跟杀猪似的嚎叫:“你!你们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荆棘冷笑一声,继续道:“那你欺负我们姑娘,就不叫欺人太甚了?”
  被荆棘护在身后的魏青赢:帅啊。
  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用来犯花痴的,
  魏青赢上前一步道:“孩子还没有出来之前就已经死了,除非我是神仙,不然这人救不回来。”
  “不过我好奇的是,你们阖府上下,都这么多人还能叫她一个大肚子被撞了?”
  方才分明就是胎盘早剥的迹象,而且她的腹部有明显的撞击伤。
  胎盘早剥一般和血管病变以及某些机械性因素有关系,这女子排除了高血压的并发症,加上腹部的伤,很明显就是因为撞击而导致子宫忽然拉伸或者收缩而诱发的。
  一旦发生胎盘早剥,首当其冲的并发症就是胎死宫内,其次就是弥散性血管内凝血。
  严重的还会并发羊水栓塞。
  这女人算是好运气,除了胎死宫内合并失血性休克,倒是没有诱发羊水栓塞。
  只能说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就这样把人从鬼门关里面拉回来了,怎么着还是她的错怪她不尽力?
  拜托,医生是人不是神,好伐?
  魏青赢碰见这样的病患家属也不少了,只不过在北殷,还是要谨言慎行的。
  不过在上辈子,有些激进的患者家属就是因为不理解,所以才出了那么多的暴力事件——法治社会尚且如此,更别说北殷了。
  以前魏青赢看古装剧的时候,那些皇帝王爷动不动就是要御医陪葬什么的,可以说这御医也不好过啊。
  魏青赢当时就想过,她要是这太医院的人,碰见了这样的威胁,搞不好会用毕生所学拉着这种傻逼共赴黄泉。
  现在嘛,自己背后还有家人,自己送命就算了,可别连累家里人才是。
  行医之路漫漫啊,也不怪魏承业和魏邵氏一开始为什么要她去念女官了。
  好歹女官是朝廷命官,也没有人随便敢动。
  这郎中什么的,就不一样了。
  想到这里,魏青赢看了一眼荆棘,荆棘的面上仿佛盖了一层寒霜,十分骇人。
  “行了,本姑娘问你三句话,你要是答应就放你走,你要是不答应,那我们就只好去县衙论道论道。”
  顶了一副七岁娃娃的身体,说出来的话倒是具有十足的威胁力:“第一,你放不放我和荆棘走?”
  “放放放!”那员外知道自己踢到了铁板,哪里敢说“不放”二字。
  “第二,还敢找我安和堂的麻烦吗?”
  “不敢不敢……疼啊……”那员外牵动了伤口处,疼的倒吸冷气。
  “第三,说好的报酬,本姑娘也不多要,就要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银子相当于上辈子的三十万。
  说起来,魏青赢上辈子一个挂号费能有三千就不错了,更别想三十万这种事情。
  “给给给!”
  拿到银票,魏青赢给了荆棘一个眼神,后者利落的替员外把胳膊弄回去。
  又是一声杀猪似的嚎叫。
  魏青赢有些嫌烦的捂了一把耳朵,“走吧。”
  “是,姑娘。”
  两个人转身刚走没有几步,荆棘忽然一个转身,将手持棍棒的好几个家丁给踢飞。
  那些人摔下去发出来的声音,魏青赢光是听着就觉得自己的腰也跟着疼。
  “看来你这个老小子不长记性。”荆棘直接跳过去把正要跑的员外给抓了回来,这次更狠,直接卸掉两只胳膊。
  惨叫声响彻云霄。
  “吵死了!”
  魏青赢一针下去,顿时这人就发不出来声音。
  “还看戏呢,赶紧出来。”
  魏青赢这么一说,立刻跳出来两个人,显然是景王府的。
  “姑娘怎么知道我们在后面。”
  魏青赢:我怎么可能告诉你们我有系统这个外挂?
  避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讨论,魏青赢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小裙子,道:“麻烦二位把这员外带去县衙大牢蹲几天。”
  “用不着这么麻烦。”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比其他暗卫都要小的少年叼了一根草在嘴里,继续道:“景王府的大牢还空着。”
  “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反正魏青赢就是要给这样的人一点教训,不然下次他还敢乱来。
  “好的,姑娘放心。”
  暗卫带走人,魏青赢环视一圈:“照顾好屋内的人。”
  北殷的女子大多可怜,生不出来孩子或者保不住孩子,都归咎于女子的错误。
  魏青赢想了想,自己也就只能帮到这里了。
  “滴,增加十个功德点,现在是一百六十五,请宿主继续加油。”
  还差三十五,不对,应该起码要到二百多一些才能升级,功德点太低会被抹杀。
  不过自家爹爹去了魏家,于她来说也是个努力赚功德点的好机会。
  “系统,你说这一个月,我可不可以升到第五级?”身边有荆棘,魏青赢是在心里问的。
  系统没有出声。
  魏青赢见它不说话,也没有要继续追问的意思,和荆棘赶回去安和堂。
  在安和堂吃过晚膳,再看了几个病号以后,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荆棘提了一盏灯笼,陪着魏青赢走在回家的路上。
  深秋的夜里,连满天的星星都透出几分萧瑟之感。
  “你今天好厉害啊。”星空之下,传来这么一道声音。
  荆棘愣了一下,明显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夸她。
  “姑娘谬赞。”今天的那场出手,若是她连这一群蝼蚁都对付不了,那也不配丁二这个名字。
  走着走着,魏青赢忽然停下脚步,道:
  “你若是不喜欢这个名字,我可以改。”
  一开始起荆棘这个名字就是讽刺她是个麻烦,没想到人家不仅不嫌弃,还处处帮她。
  她也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
  “我觉得挺好听的。”荆棘轻笑一声,“起码这是我第一个名字。”
  第一个名字?魏青赢很是好奇:
  “你之前不是叫做丁二吗?”
  丁二那个名字,怎么就不叫名字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