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六十六章 蒙在鼓里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六章 蒙在鼓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姑娘这就有所不知了。”荆棘一手提了灯笼,小小的一团光影笼罩在她的脸上:“我们这些人,本来就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又要从哪里去。”
  “若不是老将军收养了我们,我们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流浪了。”
  荆棘的话语中透出几分怀念的意味,魏青赢知道她大概是想念左老将军。
  她也不好随便戳人心窝子,只得换了个话题道:“你真的不要改一下名字?”
  “不用。”荆棘笑的真诚,仿佛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好。”魏青赢接着就没有说话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魏青赢的一张小脸被夜风吹的都有些发红,魏邵氏见她回来,立刻打了热水照顾她洗漱。
  “这里有丫头,娘亲还是回去睡吧。”魏青赢惦记魏邵氏屋里的魏静贞:“回头静贞该哭了。”
  “都是为娘的心头肉,娘疼你怎么了?”魏邵氏用热毛巾替魏青赢擦手,又问了些医馆的事情。
  今天下午被拦住的事情魏青赢没有告诉魏邵氏,生怕她担心,只说下午又赚了一百两体己,要给魏邵氏。
  “娘不要,你自己留着。”魏邵氏一口回绝,“我跟你爹有口饭吃,有衣服穿就好了。”
  “你啊,还是多操心一下你自己,真的不打算去考女官?”
  “不去。”魏青赢还是很坚决的态度。
  魏邵氏也不再问,又说起了别的事情:“你这太医院要进去的话,为娘今天下午打听了一下,说是每年春季,太医院就会贴告示,就和科举一样,经过三道考试,通过的才可以进入。”
  “三道考试?”魏青赢停下擦身子的动作,浴桶里面的水蒸气熏的她脸都红了。
  魏邵氏擦了一下不小心溅到额头上的水:“首先是县,然后就是州,最后集中到太医院考核。”
  “就算是如此,每年太医院选取的人数也不过二三十。”
  魏青赢见洗的差不多了,胡乱的擦干净身上的水,套了衣服让魏邵氏牵她回到床上。
  床是早就用暖汤婆子热过的,魏青赢坐在床上,魏邵氏替她整理床铺:
  “你既然要去,那就大胆去吧。”
  “再不行,咱们一家在这也可以过的好好的。”
  “现在啊,娘什么都不愁,就看着你和静贞长大,然后嫁个好人家,舒心的过一辈子就好。”
  魏青赢对于这种话实在是不好说些什么别的,北殷这边成婚都早,所以这话也无可厚非。
  魏邵氏见她不说话了,只当做魏青赢累了,离开之前还问了一句:“青青明天早上想要吃些什么?”
  “喝碗粥,吃几块馅饼。”
  “好。”
  魏邵氏出去以后,系统才出声:“宿主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哪里奇怪了?”魏青赢很好奇。
  “那个,我感觉你娘亲似乎有事情隐瞒你。”
  隐瞒她?魏青赢这么一想,倒也是觉得有些奇怪。
  娘亲刚刚似乎挺迁就的?
  母女之间向来只有关心,哪里来的迁就?
  “那,明天早上再看吧。”魏青赢觉得夜已经深,太晚了不好打扰。
  “嗯。”
  怀揣这个问题的魏青赢,一夜倒是醒醒睡睡的,次日都是强打起精神来去吃早饭的。
  早饭的时候,魏青赢没有看见魏邵氏,问了照顾娘亲的丫头,才知道魏静贞一大早离不开人,要人哄来着。
  “夫人说请小姐不要担心。”丫鬟如此说着。
  魏青赢也就没有多说别的,点点头就走了。
  她哪里知道,魏邵氏直接在自己房间里头吐了起来。
  昨日魏邵氏偷偷摸摸请了郎中前来,才知道自己有了月余的喜脉。
  至于为什么没有告诉魏青赢,则是魏邵氏怕魏青赢会多想。
  本来家中就是魏青赢一个女儿,加上一个静贞,魏邵氏就怕自己一碗水端不平闹出来好些祸事。
  那些兄弟阋墙的事情,就是个血的教训。
  她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面前,更不想看见骨肉相残。
  这才瞒住魏青赢,可是这一天天的,肚子总会大起来,也总会有要生的时候。
  魏邵氏可就犯难了。
  如今只能暂时隐瞒下来,能有多久是多久吧。
  ——
  魏青赢今天上午在安和堂坐着一会,瞧见另一家医馆的伙计拿了药方,要来拿药。
  “不巧我们那几味药用完了。”安和堂之前被多般针对,这伙计生怕安和堂的人误会他是来找麻烦的,赶紧的解释了一句。
  魏青赢点点头表示知道了,那伙计憨厚的挠了挠头,等大春和楚欢颜抓药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
  “令堂也是好运气啊。”
  魏青赢就更加不理解了:“此话怎讲?”
  “昨儿我们郎中先生去诊脉,令堂有了月余的喜脉,怎么,您不知道?”
  喜脉?
  喜喜喜喜脉???
  魏青赢直接就放下手里的事情,想也不想的冲了出去。
  看得后面的伙计一脸懵。
  她就说娘亲怎么昨天看起来有些奇怪,她也是没有注意。
  怪她怪她。
  可为什么娘亲不告诉她呢?魏青赢想不明白。
  碍于体力的缘故,魏青赢还是荆棘背了她一路用轻功跑回来的。
  一落地,魏青赢就冲进了家门口,速度快到门口的看门小厮都有些惊愕。
  魏青赢现在满脑子就是九个月以后有个小团子喊她姐姐姐姐的,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找到魏邵氏的时候,魏邵氏正拿了一颗酸梅,正要入口。
  结果两眼对视之下,魏邵氏立刻放下手里的东西,像个犯错的小学生:“那个,娘亲胃口不是很好。”
  哎呀、你这、你这这这……
  魏青赢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就在魏青赢要给魏邵氏搭脉的时候,后者直接拒绝了:“那个,你不懂,等你爹回来再说。”
  “娘——”魏青赢这一声倒是透出来几分不满:“你已经有喜月余,你怎么不告诉我?”
  没想到魏青赢会这么快就戳破这件事情,魏邵氏一时间慌了神:“青青,你听娘说,娘——”
  魏邵氏伸手就要牵过魏青赢的手,后者很是无奈,主动的握住魏邵氏的手:
  “这么大的事情,娘亲也不告诉女儿,可是信不过女儿的医术?”
  面对一脸不高兴的女儿,魏邵氏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好像她怎么说都是错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