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六十七章 求子(一)

我的书架

第六十七章 求子(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才不管这些,拉着魏邵氏坐下,叫来照顾魏邵氏的丫鬟和府上的厨子,交代一些事情。
  府上的厨子原本只有一位,如今这魏邵氏身怀有孕,魏青赢想也不想的直接打发人出去再聘请一个厨子过来,专门负责魏邵氏的饮食。
  “如今娘亲有什么想吃的只管说,只是一些不能吃的东西依旧不能吃,特别是山楂。”魏青赢跟一个老嬷嬷似的,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
  魏邵氏听了只觉得心里欢喜,也开始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
  男孩女孩都无所谓,只是以后一定要告诉他,要好好保护魏青赢这个做姐姐的。
  魏邵氏只当做这个孩子是上天的恩赐,哪里会想到是因为自己的毒被解开,才怀孕的。
  知道内情的魏青赢也没有要说出口的意思,交代完这些又在府上用过午膳,又把刚刚聘请过来的另外一位厨子叫到一边,交代了许多的事情。
  这厨子是丁四去找的,据说以前负责过不少大户人家怀孕了的夫人的膳食,最是靠谱不过。
  “小姐放心就是。”
  魏青赢临走之前,还再三交代魏邵氏不要拿重物,更不要随意弯腰抱魏静贞。
  可见她有多么的紧张。
  紧赶慢赶的和荆棘回到安和堂,魏青赢连口水都来不及喝,就被扯过去看病。
  忙活了一下午就是五两银子的进账,魏青赢坐在椅子上,如牛饮般喝过一盏温茶。
  说了这一下午,嘴皮子都快磨破了。
  等着后厨上晚饭的空隙,魏青赢又听见有人闯进来说自家娘子难产,请她过去一趟云云。
  跑过去的路上,魏青赢干脆让荆棘施展轻功带着她一块儿去好了。
  这个时候,魏青赢开始怀念上辈子的救护车、推车之类的东西。
  不然也就没有那么累。
  这次去的地方着实是很偏,偏僻到令人感觉都没有人经过一样。
  只是这晒在外面的一些破旧衣服,证明有人住了而已。
  魏青赢推开咯吱作响的门,掀开稻草编织的帘子,一进门,就看见一个从未见过的稳婆,正在往床上的女人的肚子上涂东西。
  那东西黑黑的,里面似乎还夹杂着稻草。
  油灯不是很明亮,魏青赢一时间分不清楚是何物。
  直到系统出了声:
  “宿主,这是牛粪。”
  牛、牛粪???
  魏青赢一时间觉得都玄幻了,之前看一些药方的时候,确实是有些奇葩怪诞的方子。
  “胎死腹中不出,取牛粪涂于母腹,立出。”
  魏青赢当时觉得开玩笑,这涂个牛粪就可以让孩子出来,难不成这隔了好几层皮的孩子能闻到臭味?
  不过牛粪也没有那么臭吧。
  结果没想到今天倒是看见真的了。
  那汉子一看见这稳婆用了牛粪,立刻就哭了:“保住我娘子!求求您!魏姑娘!”
  显然这汉子也知道这孩子是保不住了,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保住孩子母亲。
  “荆棘,给我把这个稳婆带出去。”
  那稳婆一听说魏青赢来了,当下就不是很乐意:“你一个小娃娃懂什么?!”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你要是继续这样,这女的只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魏青赢看着床上浸透的血,就知道再拖下去,失血性休克无法避免。
  “你——”那稳婆一手黑糊糊的东西,加上这一脸蛮不讲理的模样,着实叫人觉得恶心。
  “荆棘,把人丢出去看好,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姑娘!”
  荆棘一手把装了牛粪的盆带走,一手把稳婆给麻利的拎出去,那汉子也很有自知之明的出去了。
  “守好门。”这个家徒四壁的地方,这门仿佛一推就要倒下。
  “姑娘放心,除非我死。”
  有了荆棘这话,魏青赢安下心来。
  花了三个功德点换的治疗失血过多的药剂,给奄奄一息的女人打了进去,紧接着又是一针麻醉。
  支开无菌空间,魏青赢忍住不适,将女人腹部的东西全部给清洗干净——所幸这房间里好几盆温水。
  消毒的药水来来回回的擦了好几遍,魏青赢又换了一套无菌装备,拿出来手术刀等工具,开始剖腹产。
  这是个足月的男孩儿,抱出来的时候,整个小脸都是青紫的,完全没有自主呼吸。
  魏青赢迅速的清理掉孩子口鼻中的胎粪,又用了药物和相关的抢救手法,这才叫小家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比较弱,不似一般的孩子那般洪亮。
  不过好歹活下来了。
  把孩子放在之前准备好的干净摇篮里面,魏青赢转头开始缝合孩子母亲的肚子。
  要不是怕被当做怪物,魏青赢也不必回回用剖腹产,回回都要找系统把伤疤消除掉。
  处理完这一切,已经过了两个多时辰。
  外头的荆棘还真的是强硬,站在门口谁都不能靠近,之前跟魏青赢杠起来的稳婆,被她直接找东西捆了放在一边。
  敢跟姑娘顶嘴,就得尝尝教训!
  这稳婆若是不懂或者技术不好倒不至于如此,可是荆棘方才在一边看得真真的:这个老婆子分明就是故意找姑娘事儿的!
  她的耳力好,里头孩子的哭声也听见了。
  “放心,孩子和母亲都好。”荆棘虽说是冷脸说着这句话的,倒是叫这汉子“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口中不停的说着“谢谢”二字。
  “恭喜宿主,现在功德点为一百九十,请继续加油。”
  魏青赢记下这个数字,转身给孩子喂了从系统那儿拿来的药,确保这个孩子不会因为新生儿窒息这样的毛病而落下智力方面的残疾。
  最后离开的时,魏青赢只象征性的收了二十文钱,其余的一分都不要。
  至于那个缩在一边不敢说话的稳婆,魏青赢瞟了一眼,道:
  “荆棘,把人带上,咱们去一趟县衙。”
  荆棘二话不说,将人跟扛麻袋似的把人带去了县衙。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稳婆十分惊慌,吓得浑身哆嗦。
  “你最好老实点和县令大人交代。”魏青赢的目光看不真切,“这孩子是否胎死腹中这个你不知道就罢了,那么我问你,这留下的紫河车呢?!”
  稳婆脸色大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