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六十八章 求子(二)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 求子(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你说什么紫河车?我,我不知道!”
  稳婆的一张老脸就像是被揉的一团皱巴巴的纸张一样生硬且不自然。
  “不知道?”魏青赢冷笑:“你明知孩子出不来,你就是故意的!”
  “姑娘、话可不能这样说!”稳婆现在是打定主意不承认这件事情!
  这万一要是传了出来,那位贵人可不会放过她的!
  魏青赢只想发笑:“行,既然你不说,我来说。”
  “古籍上有注,若是以紫河车入药,不孕者可得子。”
  这紫河车吃完能不能生出来孩子魏青赢暂时还不确定,可以他人性命为代价求子,这个做下这件事情的人就不怕遭了天谴吗?!
  方才在进行剖腹产的时候,魏青赢注意到这女人的子宫体状若板子,十分坚硬,再一探,分明就是前置胎盘最为凶险的一种——完全性前置胎盘!
  完全性前置胎盘——通俗点说可以理解为胎盘完全堵住了孩子要出来的通道!到时候这孩子会窒息而死不说,孩子母亲也会失血过多加上其他有可能出现的并发症,而妄送了性命!
  这可是一尸两命!
  北殷没有B超技术所以压根就没有人知道,这个魏青赢可以理解,也可以理解为什么会有产妇因为久久生不下来孩子而亡。
  可是,就算是这个产妇要去阎王殿,也不应该是有人故意害她去的!
  若非魏青赢来的及时,刚刚那家就要挂白布再添两座新坟了。
  稳婆见魏青赢完全说出来她的目的,脸上的神情更加慌乱不堪。
  “看样子你也应该妄送过不少人的性命吧。”魏青赢忽然低头,冲那稳婆森然一笑。
  之前那家子害死自己媳妇然后嫁祸安和堂的时候,被魏青赢吓过一回,当时就什么都招了。
  这稳婆被魏青赢的笑唬得两眼翻白差点晕过去。
  “你仔细看看你后面是什么。”
  深秋的天总是黑的有些快,白昼也不似夏日般长,这个时候还能隐隐看见快黑的天边,透出来几丝光亮。
  那稳婆回过头,赫然看见的就是漂浮在空中、好几个牵了或抱着婴孩的披头散发的女子,看着她!
  她们的身下还有血在往下滴落,肚子大开,像是当初被被她亲手剖开肚子拿出来破碎的胎盘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你别过来!”
  “别过来!!!”
  “啊啊啊啊啊——”
  稳婆吓得在地上疯狂打滚,她想要用手挥开这些人,却发现手早就被绑起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扑过来要生啖她的皮肉血骨!
  尖锐的爪子近在眼前,稳婆大叫一声,昏死过去,身下一团屎尿混合着出来了。
  魏青赢让系统造出来的心理幻觉,类似催眠一般。
  荆棘倒是看得很奇怪,却也没有说什么。
  她姑娘就盯着这稳婆笑了一下,结果没多久这稳婆就和上次刘家的那个人一样,一副大白天活见鬼的样子。
  “啧,本以为是个嘴硬的,没想到是个胆小的。”
  空间内的系统都有些无语:您当谁都跟你一样学解剖看多了就不怕了?
  “我说啊,这人都给你吓得晕死过去了,你就不怕把这四十来岁的老女人吓得直接去见了阎王爷?”
  系统收了催眠的功能,补充一句:“这玩意还挺费我能量的。”
  “……”魏青赢沉默了一下,随后看向荆棘:“额,你要是嫌脏,咱们把人拖去河里洗洗?”
  根据系统定位,好像不远处就是一条小溪什么的。
  荆棘是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人,这点子东西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姑娘那是没有见过我们和死人坐在一起坐了半个月的光景,这点子算什么?”
  荆棘嘴上这样说,却还是把人按照魏青赢说的,往河水里涮了一下。
  她怕自己身上染了这种味道,惹得魏青赢不喜欢。
  魏青赢倒是全程都没有皱过一次眉头,这种情况她在临床见过许多次。
  很多顺产的产妇,有些人确实是会拉在产床上的。
  就这种情况下她们还是要清理掉这些东西然后接生的,所以早就见怪不怪。
  “这样拖去县衙,也省的县令大人不好审问。”
  魏青赢和荆棘二人,走了半个时辰,总算是到了县衙大门。
  县衙门口架了鼓,外头的灯早就点上,有些昏沉沉的渗人。
  北殷规定:堂前鼓声起,必受状。
  否则这县令就要遭到问罪甚至被革除官职。
  不过为了避免有人故意捣乱,县衙还是安排了守鼓人在场的。
  这守鼓的本来要照规矩询问的,结果一看是景王府的人,立刻缩去一边不说话了。
  他要是敢拦这位景王护着的祖宗,那就别想安生了!
  鼓声起,立刻就有人飞报给了县令。
  县令大人才搂着小妾温存,一听说有人敲鼓,还是景王护着的那位,登时推开怀里的美人,边喊升堂边叫人拿了官服与他换上。
  魏青赢和荆棘并没有等多久,就被请了进去。
  一进入公堂,这县令也不敢受魏青赢这一跪——外头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
  这位如今可是景王的义妹,他若是敢要她跪,那就等着景王回来收拾他吧。
  魏青赢也不废话,直接把自己来的目的说清楚。
  县令心里头讶异,同时也觉得此事十分荒唐残忍。
  “姑娘放心,交给下官即可。”
  “有劳大人。”魏青赢临走之前,还塞给了县令大人一瓶药丸子。
  至于做什么的,不言而喻。
  荆棘在一边看着,思量这件事要不要告诉王爷。
  可姑娘是医者,这样做似乎也正常?
  跟着魏青赢走出县衙,荆棘瞧着天色完全黑了下来,还不曾说话呢,就听见魏青赢道:
  “听爹爹说有家饭馆的烧鸡一绝,可要去尝尝?”
  “姑娘去,奴婢就去!”
  魏青赢点点头,拉着荆棘往前走。
  入夜的北殷本就没有什么几更之后要归家的规矩,反倒是更加的热闹几分,瞧着比早市时还要热闹。
  走了好一会,总算到了一家平平无奇却人满为患的饭馆。
  二人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空位坐下,刚喊了小二点菜,就有个大汉走过来,粗声粗气来了一句:
  “你就是魏青赢?!那个小神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