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六十九章 求子(三)

我的书架

第六十九章 求子(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身边的荆棘见来人似乎不善,立刻伸出来一只手拦在魏青赢的面前:“请问你是?”
  “我是谁?”大汉脸上的刀疤,倒是叫魏青赢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
  现在这饭馆里面人多,这人难不成还藏了同伙在其中准备趁乱搞事情?
  魏青赢想着这件事情的同时,也在问系统。
  系统:正在监测中……
  “我只是来告诉你们,别以为是景王府。”
  “今儿坏了贵人的好事,就算是你们跑到天涯海角都跑不掉。”
  角落隐秘,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到此处的动静,各色菜肴的香味混合着钻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脑海中。
  “那你以为,你能跑得掉吗?”荆棘一只手就要摸出来藏在腰间的匕首,已经做好了随时把人一击毙命的准备。
  “我既然来了,就想到会送命,二位若是想要把我带去景王府,无所谓。”
  “系统,你怎么看?”魏青赢在心里问了一句。
  “这人后面还跟着好些人,且不说你二人在此处动手多有不便,只怕这些人打算混进去景王府的。”
  混进去景王府?
  魏青赢转念一想,就知道了谁干的。
  景王府里面还关押着文亦熙的人。
  可是之前左言珩明明对外宣称——难不成被他们查出来了?
  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或许真的被查出来了。
  左言珩现在和魏承业尚且在去祈州的路上,压根没有那么快回来。
  若是此时出了事情,就算是左言珩早就不受待见,但是当今还是要过问一下的。
  到时候,她这个和左言珩走得近的人,就要被提过去问话,再搞不好被人随便安插一个罪名——
  魏青赢觉得自己越想越荒唐,不得不停止了这个想法。
  可是这办法一但成功,对于文亦熙来说,那就是一箭双雕的大好事!
  就在魏青赢陷入沉思的时候,荆棘那头断喝道:“不许你打姑娘主意!”
  一把匕首亮了出来,吓得正要上菜的小二呆在不远处,不敢妄动一下,生怕枉送了性命。
  就连这附近几桌吃饭的,都吓得赶紧起身。
  “这么大脾气做什么。”
  刀疤大汉盯着荆棘手中的匕首,脸上不见半分惧色:“你们姑娘招惹了谁,心里没有数吗?”
  “哟,上我景王府这儿威胁人来着了?”就在气氛十分古怪僵硬的时候,丁四这一声儿显得十分突兀。
  “今儿个要是打起来了,这儿的损失我赔!”跟着他们王爷那么久,别的不多,久银子管够。
  “我告诉你,这儿是我景王府的地盘,这姑娘是我景王府罩着的。”
  “你们的爪子不要伸太长。”丁四说这话的同时,还很有心情的掰扯了一只肥美油亮的鸡腿儿下来,并且咬了一口。
  魏青赢:那只烧鸡她点的!
  丁四吃了几口,才注意到魏青赢怨念的目光。
  丁四:咳。
  赶紧吃完,丁四也顾不上擦掉唇边的油渍:“到时候,也不知道谁倒霉。”
  “哦对了,最近夜里睡得好吗?会不会摸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
  刀疤大汉知道丁四话语中的意思,恶狠狠的啐了一口:“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死在我手上!”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丁四呸了一口,正要说话的时候,魏青赢开口了:
  “我饿了。”
  “赶紧的给爷滚!”丁四一听说魏青赢这小祖宗饿了,立刻换了一副语气,恶声恶气:“再不和你的那些废物滚,那就全部做花肥好了!”
  刀疤脸啐了一口在地上,头也不回的招呼他的人走了。
  本来他今天的基本目的就是要给魏青赢那个不知道好歹的臭丫头一个警告,既然已经送到,那就走吧。
  只可惜下一步计划作废。
  丁四给了小二十两银子,叫他端了招牌菜上来,剩下的就说是赏他的。
  小二乐的眉开眼笑,十分殷勤的把酒菜放在魏青赢这一桌,立刻就跑去后堂传菜了。
  很快,饭馆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你来就算了,还扯我鸡腿。”魏青赢看着少了一只腿的烧鸡,愤愤不平。
  这话落在丁四耳朵里,后者道:“我怎么感觉姑娘觉得我还不如一只鸡腿值钱?”
  荆棘板了一张脸,喝过一盏热热的粗茶:“算你有自知之明。”
  丁四:???
  ——
  吃过饭回到家中,已经是月上中天。
  魏邵氏眼下有了孕在身,魏青赢那可是再不许她夜里睡得太晚,更是勒令府上的人好生照顾云云,一时间倒是叫魏邵氏有些不习惯。
  这魏静贞才六个月大,就要做姐姐了。
  魏青赢想想这些,就觉得高兴。
  多个人也热闹,况且现在的魏家也不是以前的魏家了,哪怕是多出来五六个都养得起。
  不过……这孩子生多了也不是好事。
  多子多福可以说是一个共识,
  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对产妇的伤害。
  虽说生孩子可以降低一下乳腺癌等一些疾病的风险,可是这也增加了宫颈癌的风险,以及一些脏器受伤的风险。
  如果生孩子过多,就有些人年纪轻轻就落下尿失禁的毛病。
  如此之类,还有许多。
  有人觉得,一胎两个,龙凤双生最是吉祥不过,可是甚少有人知道,一次两个以及两个以上的孩子,属于多胎妊娠。
  而多胎妊娠,也会增加羊水栓塞、胎盘前置、胎儿窒息等风险。
  稍有不慎,就是送命。
  魏青赢都甚至打算等魏邵氏生完这一胎以后就跟她说一下不要生了,可是这种话——魏青赢觉得她不管对谁说,她都会被看作是疯子吧。
  哪怕是在上辈子,也会有人觉得她说这种话就是疯了傻了。
  她是女子,虽然从来没有生育过,却也见过各种各样因为生孩子而送了命或者落下后遗症的人。
  她怕,哪怕她是权威的大佬,她也不敢拿魏邵氏的性命和健康来赌。
  魏青赢这个时候都有些后悔解开绝子药了。
  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难不成她亲自给她娘亲下绝子药?
  且不说荒唐,她学的那些道理就不允许她做这样的事情。
  “生育本来就就是女性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干涉。”
  生不生孩子,取决于本人,而不是外人。
  可是这一边是多子多福的观念,一边是健康性命的理论。当这两个撞在了一起,着实叫魏青赢觉得头疼。
  这导致魏青赢愁的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次日起来,眼下都是明显的乌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