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道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小的一方医馆内,倒是里外不少人。
  也亏得现在是夜里,并无人上门,否则也不知道该闹出来多大的动静。
  “我让你道歉!”万籁无声之时,魏青赢断喝一句,别说是荆棘了,在场的人的脸色——包括宁王,都是一变。
  宁王的脸上的表情十分不好,甚至还有几分看笑话的意思:“你什么意思?”
  宁王可不信魏青赢这个臭丫头真的要他堂堂王爷道歉。
  还是冲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道歉,这要是传了出去,他就是整个北殷的笑料!
  “本王堂堂王爷,这个女人敢对本王的孩子下手,本王不杀了她已经是本王法外开恩!”
  宁王这话的意思就是:道歉?门都没有!
  魏青赢听出来宁王话中的意思,气的一张脸都是红的:“哪有你这样——”
  “等等!”颜悦忽然开口,叫剑拔弩张的双方都停下了进一步的动作。
  “时白梁!”颜悦脱口而出就是宁王的本名,后者脸上居然不带半分的怒气,反倒是笑着回了一句:“你总算肯叫本王了。”
  在北殷,直呼皇族姓名,那可是死罪。
  很显然,宁王时白梁并没有要计较的意思。
  “这个孩子你想要,你死心吧!”颜悦说完这话,就偏过头不肯说话了。
  “哪怕我今天死了,你也别想!”
  “你!”宁王着实对颜悦没有办法,“你为什么就不肯听我说那么一句?”
  “够了!我累了,话不想多说。”颜悦笑了一下,笑容格外凄惨:“我连你身边的妾都算不上,所以还请王爷放过我。”
  “我颜悦并非贪图荣华之人,望你谨记。”
  颜悦今天来安和堂,就知道奉命调查某件事情的宁王肯定会顺便找过来。
  若是换了别家医馆,这时白梁还是敢上前闹一场把人带走的,可是这安和堂不一般。
  安和堂是左言珩罩着的地方,她是打听清楚了才敢过来的。
  这段孽缘,也是时候了结了。
  果不其然,时白梁见自己实在没有办法从安和堂带走人,只好说自己还有公事在身,改日再来。
  谁知道这左言珩的人接到魏青赢的命令,愣是拦住了要离开的时白梁。
  “王爷在我的医馆打了人闹了一场,没有道歉就想走人?”
  “本王说的很清楚,本王——”
  “你给我闭嘴!”魏青赢可算是摸清楚了,这位主儿并不敢在她医馆闹事,继续抬高了声音道:“这要是把我的人撞出来个好歹,王爷拿什么赔?!”
  “再说了,我又没有让您赔银子,只是道歉而已,很难吗?”
  活了二十年的时白梁,头一次碰见这样的事情。
  居然被一个小娃娃逼迫了!
  “你就真的不怕本王要了——”
  “王爷这话,还是找我们王爷说罢。”丁四挡在时白梁跟前,笑眯眯的说了这么一句。
  景王对魏姑娘是个什么态度,他们这些暗卫可是门清。
  这也是他们主子不在,这要是在,保不齐不仅要时白梁道歉,还要人赔一笔银子给魏姑娘才是。
  至于这要命不要命的事情,则是他们暗卫的事情。
  大不了正面刚一下咯。
  时白梁从来都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也是今日为情所乱了心智罢了。
  况且,他和左言珩并没有仇,没道理在人的地盘上闹事情——再说,他来调查案件,还得要左言珩那个小子帮忙。
  若是此刻得罪了人,不合作就罢了,若是叫当今知道,只怕是又是龙颜震怒。
  他是真的异性王,和皇室没有半毛钱关系,可左言珩不是。
  虎毒不食子……就算是,时白梁想了想,不情不愿的道歉。
  “本王在此赔礼,抱歉,是我伤了姑娘。”
  楚欢颜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当下也被唬的忘记了疼,赶紧的赔礼:“不敢不敢。”
  魏青赢这才点点头,丁四一行人才放行。
  见时白梁的身影消失在夜色里,颜悦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再也支撑不住的晕了。
  魏青赢:!!!
  ——
  颜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
  身边守了一个面相憨厚的丫鬟,见她醒了,道:“姑娘可算是醒了,我这就去叫我们大姑娘过来。”
  颜悦还没有开口询问,就看见没多久走过来的魏青赢。
  今天天气有些凉,魏青赢穿了一件丁香紫的长裙,外面是浅色的外衫,走过来的时候倒是多了几分沉稳。
  身后跟着荆棘。
  “你可算是醒了。”魏青赢走过来,顺便叫人去端早就备下的膳食:“横竖都吃点,昨天吓坏了吧。”
  “谢谢……”颜悦不知道怎么,就忽然掉了眼泪,一双眼睛红红的,看着就叫人心疼。
  “好了没事,没事啊。”魏青赢抱抱她,“现在你在魏府,这厢房是临时收拾出来的,你将就一下。”
  魏青赢也没有说要颜悦几时走,后者倒是抓了她的手臂道:“你家还缺做事的吗?我——”
  “打住。”魏青赢知道颜悦心里愧疚却又不想白白吃住,赶紧的叫她闭嘴:“我现在是照顾你的郎中,你都得听我的。”
  “你只管养好自己身子,想住多久住多久。”魏青赢继续补充一句:“你现在身子太虚了,若是服了药,只怕是命都保不住。”
  “所以你养一段时间,我保证不需要两个月,这孩子你到时候不想要我就拿药给你。”
  魏青赢说的诚恳,颜悦点点头。
  正说着,就有人端了膳食前来。颜悦一看,是鱼肉粥和几样小菜以及糕点。
  “我自己可以。”拒绝了他人的帮忙,颜悦就着一张小桌子,开始用膳。
  才吃到一半,荆棘进来,就说县衙那边叫她。
  说是上次那个稳婆的事情有眉目了。
  魏青赢留了自己身边的两个丫头照顾颜悦,叮嘱府上众人好生照顾她,这才离开。
  风风火火赶到县衙后院,也就是县令大人的书房。
  在这里,魏青赢除了看见县令大人,还顺便看见了昨日的老熟人。
  “什么风把宁王您吹过来了?”
  时白梁目前已经被魏青赢贴上大大的渣男标签了,故而没有什么好感。
  县令倒也没有想到两个人是认识的,正要开口,时白梁倒是把茶盏用力一放。
  “咯噔”一下,县令觉得大事不妙。
  这二位,倒是有事儿?
  “本王竟不知道,魏姑娘也知道这紫河车一事。”
  “那稳婆,真的是你抓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