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七十二章 针锋相对

我的书架

第七十二章 针锋相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王既然已经知道,何苦又要来问我?”魏青赢一口一个我,压根就不打算和宁王这个大渣男好好说话。
  一旁的县令那是半句话也不敢插,心想这两位祖宗千万别在他这儿闹出来事情,否则他这个小县令就要做到头了。
  “本王来之前,倒是听说过不少魏姑娘的事迹——本王也想问问,这一案,魏姑娘是否也牵涉其中?”
  时白梁看似笑眯眯的,实则就是吞不下昨天晚上的那口气。
  要不是这个死丫头,他堂堂王爷也不至于丢了那么大的人!
  这话既然问出来,他就不打算叫魏青赢清清白白的除了这县衙。
  “这倒卖紫河车一案,可是陛下亲自下的旨意。”时白梁直接搬出来皇帝说事儿。
  那意思就差直接告诉魏青赢,若是他安插个罪名给魏青赢,这顿牢狱之灾她是跑不了了。
  到时候,这安和堂会不会受到牵连就不好说了,更别说左言珩会救她。
  时白梁还是不太相信,左言珩会为了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和当今对上!
  “宁王这话何意?”魏青赢倒是毫不客气的坐下,也不带怕的:“王爷这是想要屈打成招?”
  “就不知道传出去以后,会不会有损王爷英明。”
  魏青赢确实是不怕,
  就算是有宁王在这儿又如何?景王府既然答应了会护着她,那就会护着她的。
  更别说她没有犯事儿。
  “好个牙尖嘴利的臭丫头!”时白梁直接气的笑了一声:“本王说你有罪,你就是有罪,懂吗?”
  “你一介布衣,哪里来的资格对本王指手画脚的?!”
  时白梁这话说的不错,在以帝为尊的这个地方,他一个王爷,可以说的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他想要捏死她魏青赢这一个平民,随便捏个罪名就好。
  魏青赢垂眸道:“那么,在下是个郎中,说你有病,你就是有病的。”
  “可对?”
  这最后两个字说出口,就像是个莫大的讽刺,时白梁气的额头上都冒出来几根青筋:“混账!你居然敢咒本王!”
  面对暴怒的时白梁,魏青赢抬了眼和他对视:“姑娘我也只是有样学样罢了,王爷您说的是吧。”
  魏青赢还用手指了指脑子,表示她说的有病,是说时白梁脑子有问题。
  这谁都知道疯子说的话不算数。
  在一边作壁上观的县令大人唯恐这把火烧到他身上,正要试探性的开口,好叫这二位熄熄火。
  没想到魏青赢这个小祖宗悠悠的来了一句:“王爷自己行事都不正不清,说出来的话,又有几个人肯信服?”
  一句“不正不清”算是直接气的时白梁差点一口气没过来。
  时白梁身边的侍从总算是看不下去了:“好你个不识好歹的臭丫头,我们王爷宽容大度不跟你计较,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给我打。”
  魏青赢可不管这些王府出来的人什么来头,又有什么官职在身。总之既然跟在宁王身边,什么长吏司仪长典军,都只能算作奴才充数!
  这主子说话,哪里有下人插嘴的道理?!
  就算是不论阶级,这说着话,好端端的允许插嘴了?!
  听了这话的宁王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身边跟着的小厮就挨了荆棘两个巴掌,直接打的嘴角出血且转了个圈一屁股坐在了坚硬发冷的地上,捂住嘴也不敢出声,只会“呜呜”的叫。
  “抱歉,下手有点重。”荆棘淡淡的说完这句话,还拍了拍手,大概是嫌脏。
  “你!我的牙!”
  魏青赢这才注意到那小厮手心里两颗落下来的牙。
  原来满地找牙,所言不虚。
  魏青赢和系统同时感慨一句。
  这一巴掌简直就跟打在了时白梁的脸上,后者正要喊人,魏青赢又来了一句:“我总算是明白颜姑娘为什么不肯和你在一起了。”
  听了这话的县令:他是走还是不走的好?
  此刻的县令大人巴不得自己此刻瞎了聋了,也好过干站在这儿浑身不自在。
  提到颜悦,时白梁的脸上总算是有了别的表情——愧疚占了一大半的宁王低了声音问:“她,如何了?”
  “王爷若是想知道,不如自己去问。”魏青赢还有心情的叫人倒杯热茶给她,“何苦来问我这个小小的平民?”
  时白梁:……活了二十年,居然在一个丫头手里第二次吃瘪。
  魏青赢接过茶水,润了润喉咙,继续往下说:“今天王爷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要回去医馆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说她魏青赢没有空和他空坐着闲聊,她还要赚钱养家。
  早知道来这县衙和这位宁王吵架的,魏青赢宁愿去医馆也不想来。
  有这吵架的半天功夫,她都看过三四个病人了。
  “本王今日倒是真的要问问魏姑娘,如何得知这稳婆要做这种枉顾性命之事?”
  时白梁想了想,还是自己的公事重要。
  “那王爷还要安插这种莫须有的罪名给我吗?”魏青赢可是记仇的很,万一这位主子又抽风……
  想想就头疼。
  “姑娘权当本王糊涂就是。”
  魏青赢见宁王这副态度,心想算是像个人样。
  这人家表示肯好好说话,她也愿意好好回答。
  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经过说了,只是对于自己怎么救人的,只说是秘技,不能外传。
  宁王知道有些民间郎中,对于一些压箱底的东西是不肯透露半个字的,所以也理解。故而并没有细问,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算是过去了。
  “那王爷下一步准备怎么办?”对于这种已经形成一个团伙的案子,魏青赢并不打算就此放过。
  也不知道在出现这件事情之前,又有多少无辜的产妇死于非命。
  “此事,还需要景王相助。”宁王事先已经知道左言珩出去忙了,所以话里的意思是会在这儿住下。
  两位王爷的事情,魏青赢也不好过问,只是岔开话题道:
  “这么多的紫河车,究竟是谁用了?”
  “或者说,又有谁用了?”
  宁王撇了一眼魏青赢,话也不好说的太明白:“总归是丑闻一桩,姑娘还是不必细究。”
  丑闻?哪里的丑闻?皇宫的还是某些世家的?
  魏青赢陷入了沉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