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思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应该,不会吧。”魏青赢自己心里面都没有底气,“总之她是生我养我的娘亲,不至于吧。”
  系统还要说些什么,被魏青赢打断:“今天的话,安和堂暂时是回去不了了。”
  这走走停停的,魏青赢莫名觉得累得慌。
  怎么说呢,魏邵氏也是她娘,给了她上辈子不曾感受过的温暖。
  魏青赢摸着手里的古籍,系统无意间撇了一眼,道:“你你你下手轻点,这些东西要是坏了可没有第二份。”
  “啊?哦哦哦!”魏青赢很快就反应过来,手里头一慌张,只听见“撕拉”一声。
  看着宿主手里的半张泛黄的残页,系统发出了土拨鼠般的尖叫。
  魏青赢:……
  拿着系统给的胶布贴好,魏青赢尚且没有把书合上,系统就把这本惨遭毒手的古籍收了回去。
  魏青赢手里一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系统把书拿回去。
  “你,这几天先别看了。”系统气呼呼的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就不肯再说话了。
  “哦。”没事干的魏青赢索性让系统拿出来仿真的解剖系统,穿上白大褂拿上手术刀,练习解剖。
  每个动作她都做的行云流水,就像是杀一只鸡一般简单。
  魏青赢从下午练到晚上,将这么一个仿真的人体给拆了又装、装了又拆,就像是小孩子玩积木一样。
  系统看着看着,就开始觉得无聊。
  可是见魏青赢一脸认真的模样,它也不好打扰,只好憋着要找魏青赢说话的心思,
  好不容易外头传来敲门的声音,系统总算是可以说话,提醒魏青赢该出去吃晚饭了。
  魏青赢刚刚从腹腔中掏出来一个鲜活的肝,手中沾了些温热粘稠的血,闻言就放了回去。
  “我来收拾我来收拾。”系统不由魏青赢开口,立刻将这些东西给带走了。
  把白大褂、手术帽子和无菌手套等东西留下,魏青赢确定自己身上没有血腥味后,方才出了系统空间。
  魏青赢开了门,原来是送晚膳的。
  魏青赢莫名的有几分失落,面上倒是半分不显露,待饭菜上齐,拉着荆棘一块儿吃饭。
  坐在魏青赢对面的荆棘感觉到魏青赢的情绪不太对,想要开口却又怕自己僭越,只能默默地扒饭。
  晚膳的菜都是魏青赢喜欢吃的,魏青赢心里头有事情,只觉得味如嚼蜡。
  一顿气氛有些压抑的晚膳用完,魏青赢叫人进来收拾,才吩咐打水洗漱。
  这天冷了,魏青赢的中衣都换成了夹绒的,穿着睡觉的确很舒服。
  在魏青赢洗漱的时候,早就有人把汤婆子塞在了她的床上。
  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魏青赢一到天凉,这脚冷的毛病总是改不了。
  夜里一旦脚冷,就会失眠。
  以前这汤婆子都是魏邵氏亲自灌了热水放进来的,外面的布套虽然有些陈旧,到底是魏邵氏一针一线做出来的。
  魏青赢很喜欢,从来没有想过要换。
  今天倒是发现这汤婆子上面的布套换了,一问之下才知道是魏邵氏觉得这布套旧了,叫人买了新的回来套上。
  魏青赢也没有多说什么,抱着被子好一会,总算是入睡。
  这一夜睡得还算安稳,魏青赢晨起照旧一个人吃过早饭,去了安和堂。
  她现在就希望魏承业早点回来。
  她想明年开春就去参加太医院的考核。
  太医院的第一场考核就在三月十五,魏青赢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时间了。
  去安和堂的路上,魏青赢问了荆棘一句:“你可知道现在宫里的那位贤贵妃娘娘,现在如何了?”
  荆棘倒是没有想到魏青赢会问起来贤贵妃的事情,好在他们暗卫的消息都是互通的,除了主子特别吩咐的以外。“听说现在宠冠六宫的就是贤贵妃娘娘,之前的柔贵妃倒是落了下风。”
  “姑娘,可是有事儿?”
  见自己的心思被荆棘一语道破,魏青赢倒是平白生出来几分尴尬:“我想着明年开了春去参加太医院的考核,只是这第三场考核要在镇安住下,我又唯恐没有落脚处——“
  镇安身为国都,想来一应所用之物都比别处高出不少。
  魏青赢只怕自己那点子银子不够,才想找贤贵妃打听一下,镇安有没有合适的落脚处。
  荆棘可是记得很清楚,上次这位贤贵妃娘娘可是要保举魏姑娘进入尚药局的,可是被婉拒了,据说娘娘好一顿可惜。
  “姑娘这说的,我这就去传信,想来娘娘会很乐意的。”荆棘说的不错,南素馨要是知道魏青赢来镇安,别说是找个落脚处,直接保举她进入尚药局也是可以做到的。
  “好的,有劳。”
  “姑娘客气。”
  ——
  待镇安那头传来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十二月初了。
  魏青赢得知这件事的时候,人正在景王府。
  左言珩是第一个收到南素馨给魏青赢的消息的人,正好他也要见见她,就派人把她请过来了。
  外头下了初雪,风不大,可惜贴了脸儿吹,直叫人抖。
  “贤贵妃说让你直接去南府居住,她已经派人去准备了,还问你,若是嫌麻烦的话,她大可以直接保举你进入尚药局。”
  面对贤贵妃的好意,魏青赢想了想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考进去吧。
  锋芒太盛,对她这个年纪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既如此,我替你回了就是。”左言珩即刻派人传信回镇安。
  “说起来,你爹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魏家已经你爹的。”左言珩喝了一口茶,下一句却是:“本王这么帮你,你拿什么谢本王?”
  魏青赢托腮,拿了一块栗子酥吃:“你不是我兄长吗?”
  言下之意就是说当兄长的替妹妹办事,好意思要谢礼?
  丁三在一边憋笑憋的脸都快红了。
  他们主子碰见魏姑娘就得吃瘪,这以后的日子……啧啧啧。
  两个人在这里头说了没几句话,外头就有人通报,说是宁王时白梁到了。
  时白梁和魏青赢的事情,左言珩先一步听暗卫回禀过了,当下也不想给宁王好脸色。
  时白梁进来以后,二人客套了几句,左言珩也没有要上茶的意思。
  时白梁一撩袍子坐下,故意道:“景王府这是穷到连口热茶都没有了?”
  还顺带撇了一眼魏青赢,忽而笑道:“原来是有耳边风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