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麻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丁四这么一提醒,向来胆大的荆棘,此刻脸上都带着小心,还不放心的扭头朝身后看看。
  屋内的灯是黑的,门是关紧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在这夜里显得格外清楚。
  荆棘靠在树上,怀里的暖炉还是魏青赢买给她的,此刻暖融融的在手心里,感觉快要化了一般。
  丁四抱着双手,腰间的大刀十分冰凉,后者道:“这件事情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姑娘应该自己有打算。”
  “若是有个最坏的结果,姑娘……正好进去景王府住下。”
  不过丁四觉得魏家应该不会这么糊涂:魏姑娘的医术可是数一数二的,不至于真的把她赶出去。
  荆棘想想也是:以王爷现在对姑娘的在意,那还巴不得人在景王府住下。
  “可是我看姑娘这么操心这个家,若不是姑娘,这魏家——”荆棘都看不下去了。
  “冷静冷静。”丁四安慰几句:“没想到你也会有如此着急的时候。”
  荆棘没好气拧了丁四一下:“那是我主子,能不操心着急?”
  丁四疼的不敢出声,咬牙认错:“是是是。”
  和丁四说了一会儿话,荆棘就从树上跳了下来:“我屋内还有热茶,你要不要进来坐坐??
  虽说他们暗卫是经过百般磨炼,不怕冷的那种,可是能暖和点谁不想暖和呢?
  丁四没有迟疑,飞身下来:“好啊。”
  一夜过后,雪依旧在下,却小了些。这方不大的天地,已经被雪厚厚的覆盖了一层,有雪水顺着屋檐落下,挂起了一串串的冰棱。
  早起的丫鬟小厮已经在开始敲冰棱,唯恐砸到人。
  魏青赢今日还是在家中歇息,屋内烧了炭盆,写起字来也不冷。
  跟荆棘吩咐一声无事不必来打扰,魏青赢就关好了门,一个人坐在床上,进入了系统空间。
  系统已经二级,除了新增一部分的药之外,还有个新功能——透视。
  往常魏青赢需要把手放在上头才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况,可是如今不要了。
  她只要想,就可以清楚的看见人体内的情况。
  只不过依旧需要联系系统。
  魏青赢进来的时候,感觉系统似乎又大了一些。
  原本巴掌大小的光,此刻倒是比脸还要大些,而且也更亮了几分。
  魏青赢让系统搬出来一张床,直接躺了上去。
  “我想睡会,你帮我看着外面。”
  系统闭关升级的时候是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闻言点点头,还不忘记补充一句:“外头确实挺冷的,宿主来这里睡更好。”
  “嗯。”魏青赢淡淡的应了一声,把头埋进被子里,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系统听见里面似乎有哭声。
  系统:宿主,怎么哭了?
  可是它又不好去问,怕惹恼了魏青赢,只好乖乖的蹲在一边。
  魏青赢如今心里到底是不舒服,昨天夜里厨房的人静悄悄的端了饭食前来,虽说没有说什么,可是她察觉到了。
  本来以往她晚膳不想吃,魏邵氏必定会使唤人过来的,可如今竟是一声问候都没有。
  “原来有个儿子真的这么重要吗?”魏青赢在心里想着。
  她本以为魏家和她看见的其他人家不一样,如今她倒是有些后悔了。
  后悔给魏邵氏解除绝子药的毒。
  如果没有解除,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情况发生。
  魏青赢想着自己,再想想魏静贞,不由得悲从中来。
  “静贞,静贞……”魏青赢一把掀开被子,狠狠地擦掉眼泪,不由分说的从系统空间出来。
  不管如何,她还是要去看看魏静贞才是。
  就怕伺候的奶娘不尽心,疏忽了。
  自打魏邵氏怀孕以后,魏静贞就被单独挪到了她自己的院子,也就是魏青赢的院子隔壁。
  魏青赢落了一身的霜雪踏进房内的时候,发现奶娘不在。
  而小小的魏静贞哭的快要没了力气。
  “荆棘!”
  跟过来的荆棘转头就出去找奶娘了。
  大概是看见了魏青赢,魏静贞的哭声小了一些,后者看着饿的直哭的魏静贞,整个人的心都仿佛要被揉碎了。
  奶娘很快就被带了过来,一问之下才知道被叫过去和魏邵氏做女工了,而这院子里头的下人也没有一个。
  所以就不知道魏静贞醒了还在哭。
  魏青赢叫来之前左言珩拨给她的两个丫鬟,交代守在此处,她自己又是冲进了大雪之中。
  她要问清楚!
  虽说理智不允许她这样做,可是她实在是看不下去。
  她就不信魏邵氏不知道,不知道魏静贞什么时候饿了要吃东西。
  这分明……分明就是故意的!
  她不懂魏邵氏为什么要这样做,就是因为有了肚子里的儿子,就要如此对待她和静贞吗?
  魏青赢刚刚跑到魏邵氏的房门外,还不等她进去,就听见魏邵氏在屋内自言自语:
  “好孩子,你可一定要为娘争口气。”
  “娘就你这么一个儿子。”
  “等你出生了,娘会给你最好的一切,这魏家,整个魏家都是你的。”
  ……
  魏青赢整个人都麻木了,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别的原因。
  她想要推门进去,试了好几次,终于是走了。
  慢慢的走回去魏静贞的院子,魏青赢的身体才算是暖和起来。
  看着睡在摇篮里面的魏静贞,再想想之前魏邵氏说的话,魏青赢不说心寒都是假的。
  “荆棘。”魏青赢把荆棘单独叫到外面去说话,“我想,麻烦一下景王。”
  魏静贞还小,暂时不能留在这里了,只怕现在只有景王府可以留她住下,才能保证平安无事。
  “还有,就是颜悦的话,你问问她,若是想要离开,可以随我一道去景王府。”
  这魏家日后若是争吵起来就罢了,可不能连累在这里养身子的颜悦。
  魏邵氏的那些话,荆棘全部都听了进去,一字不落,当下除了心疼还是心疼:“好,姑娘你等我。”
  魏青赢点点头,像个没有生机的木头人。
  足足过了一个多时辰,景王府派了马车前来接应。
  荆棘抱着魏静贞,魏青赢走在后面,三个人一块儿上了马车。
  魏静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会冲魏青赢傻笑。
  魏青赢伸出来一根手指头给魏静贞握住,看着后者的笑颜:“静儿,日后姐姐哪怕是拼了这条命,也会护你一世周全。”
  她是多么渴望亲情的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