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前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姑娘不进去看看吗?”荆棘见魏青赢扭头就走,好奇的问了一句。
  “看什么?看人家小两口你侬我侬吗?”魏青赢看了一眼荆棘,心想真是个榆木脑袋。
  这颜悦要是不担心时白梁,就不会过来了。
  至于两个人会不会打架,那就不是她能考虑的事情了。
  她要想想接下来怎么办了。
  魏承业是不会看着她和魏静贞二人一直在景王府的,可是魏邵氏如今一心只有她那个儿子,若是她们二人依旧在魏府,只怕是……
  魏青赢行医多年,见过各种各样的家庭矛盾,却不曾想自己也会遭遇这种荒唐事。
  她一直以为重男轻女的家庭都在少数,结果自己现在就撞到了。
  这次重男轻女的不是她的爹爹,而是她那个同为女子的娘亲。
  魏青赢只觉得可笑。
  明明都是女子,何苦要互相为难?
  荆棘见魏青赢面露难色,一时间也住了嘴。
  后来果然同魏青赢猜想的那样,时白梁养病的这几日,颜悦几乎是衣不解带的照顾。
  十日后,时白梁说要回京复命,临行前,身边的颜悦笑的很开心。
  “丫头,以前是本王看错了你了,希望你原谅本王。”时白梁拿出来一沓银票,“这里是三千两,你收好。”
  魏青赢毫不客气的收下,后者又道:“要来镇安之前,让左言珩那小子打个信儿给本王,本王会替你安排好一切。”
  “多谢王爷。”魏青赢冲他行了一礼,时白梁又说了几句,就扶了颜悦上马车。
  看着马车走远,荆棘问了一句:“姑娘,你说他们二人会不会一直好下去啊?
  ”
  “会吧。”看刚才时白梁对颜悦的紧张程度,仿佛是看一件稀世珍宝。
  “嗯。”魏青赢和荆棘才要转头回去王府,后头就传来魏承业的声音。
  “青青!”
  “爹爹!”
  魏承业上来,先是冲一旁一直不说话的景王行了一礼,后者赶紧摆手示意不用。
  魏承业这些日子可谓是瘦了好些,脸色看起来倒是不错。
  想来是家里和医馆的事情,甚至是祈州那边的事儿,叫他忙不过来罢。
  “魏郎中若是有话要说,可以进来。”王府外头冷,左言珩可舍不得冻坏他的小姑娘。
  “谢王爷。”
  父女二人到了魏青赢的院子里头,才坐下来说话。
  荆棘端了热茶上来,就下去了。
  魏承业看着脸色红润、似乎还吃胖了些的女儿,心里也放心不少。
  “爹爹我,唉。”魏承业起了个头,斟酌了一会才开口:
  “你娘尚且在孕中,她也不是真的不待见你们姐妹二人。”
  “你——”魏承业本想要继续说下去,可是看着魏青赢一双仿佛可以看透一切的双眼,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了。
  魏承业觉得他说什么都是白搭。
  家里的事情他是过了两天才有人告诉他,他一听,想要来王府寻人的时候,被左言珩的人拦住了。
  这才拖到了现在。
  魏邵氏怀孕以后确实是变得有些奇怪,成日里巴望是个儿子,为此还差点饿坏了静贞。
  后来他私下说过几句魏邵氏,后者含了眼泪认错。
  终归是念着魏邵氏是有孕的缘故,他还是没说什么重话。
  可是如今,看着女儿这样,魏承业真的不知道自己劝魏青赢回去是对是错。
  想要搬出来景王说话吧,可是这一路走过来,这景王府的人都对他姑娘挺尊重的。
  就连这桌子上摆放的点心,都是他姑娘喜欢吃的。
  可若是不劝人回去的话,一直在这,左邻右舍会说闲话的。
  景王能够挡一时,不能挡一世。
  魏青赢也不打算开口,她就想要看看魏承业能够说些什么理由要她和魏静贞回去。
  那天的事情她现在想起来,心都是凉的。
  她知道魏承业想要一碗水端平,可是这很困难,甚至做不到。
  如果魏邵氏一直如此偏执,为了个儿子偏执下去的话,那她宁愿待在景王府。
  退一步来说,她吃苦不要紧,可是静贞不行。
  想着那天拿了花塞给她且笑的一脸甘甜的魏静贞,魏青赢就不忍心。
  屋内安静的出奇,可是越安静,就越发叫外头守候的暗卫紧张。
  终于,魏青赢开口了:“如果爹爹是来劝我回去的话,大可不必。”
  “静贞离不开我。”魏青赢直接搬出来魏静贞说话,而不是搬出来左言珩,着实出乎魏承业的意料。
  “那天静贞一个人哭,满院子都没有人来通知的!这要是一天甚至两天三天没有人知道,静贞是不是得活活饿死在她自己的家里!”
  魏青赢一口气说了这么一段话,语气都是颤抖的:“我准备开春以后去参见太医院的考核。”
  “景王说会安排人教导我。”这句话完全就是瞎扯,可是魏青赢现在就是不想回去。
  现在回去做什么呢?
  万一她一个人去了安和堂,家里又是没有人看着静贞,又会如何?
  魏承业听了这么一句话,心里失望至极。
  “那、那你参加完考核以后就——”
  “我会进入太医院的。”魏青赢这最后一句话,堵死了魏承业任何想要说出口的理由。
  一时间,魏青赢看见了魏承业似乎眼红了一层。
  是啊,自己宠到大的女儿,现在说不回去就不回去了。
  魏承业不难受是假的。
  魏青赢心里一痛,鼻子有些酸:“话尽于此,爹爹若是有何事,尽管来景王府寻我。”
  算是,给个台阶下吧。
  魏承业的眼里似乎有光亮起:“好、好。”
  魏承业又去看了一下魏静贞,后者这个时候才睡着。
  魏承业看了一眼就走了,还去了前厅专门叩谢景王左言珩。
  左言珩本来不敢受的,但还是接受了,并且让魏承业放心——他会好好的派人教导魏青赢。
  景王面上一本正经,实际上乐开了花。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魏承业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下人前来递话,说是有百姓求见魏青赢,想要她出手救人。
  左言珩半点也不敢耽搁,立刻去叫人告诉魏青赢此事。
  正在院子里静坐的魏青赢听了这件事情以后,急急忙忙的拿了之前准备好的小箱子,和荆棘出了王府大门。
  “魏姑娘,我家娘子快不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