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无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青赢要了两匹快马赶了过去,只是刚到门口,里面的产婆就冲出来说了句节哀。
  方才还铁骨铮铮的汉子,立刻就哭的不成人样。
  魏青赢也是个不死心的,非要进去瞧瞧才肯作数。
  进来的时候,魏青赢摸了摸女人的手,都凉了。
  瞳孔散漫,心跳、脑电波,全部都没有了。
  女人身下的血液把被单染的通红,看着就触目惊心,她的肚子还是高高的隆起,里面也听不到任何胎心。
  是了,难产加上失血过多,就算是她,也无力回天。
  魏青赢出来,说了句节哀顺变,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
  两匹快马自然有暗卫牵走,魏青赢默默地一个人往回走。
  她还是来这儿以后,头一次救不了一个人。
  系统也察觉到魏青赢情绪上的不对,十分担心却也没有开口。
  雪后的永宁县格外的冷,魏青赢揣了一个暖炉,却始终暖不了心。
  她都快忘了:她不是神,她是人。
  就算是在上辈子那么发达的医疗技术支撑之下,还是会有产妇在分娩的时候一命呜呼,连抢救都来不及。
  哪怕她是专家,首屈一指的圣手,也会有无能为力的时候。
  就跟之前那个男人一样——按照规定,产妇都应该在县级以上的医院分娩,可偏生他就舍不得那几个钱,活活把人拖到大出血休克了,才不情不愿的送过来。
  只可惜完了。
  一尸两命,她也因此死在这个人的刀下,来到了这里。
  魏青赢走在路边上,身边的人流充耳不闻,仿佛整个世界都与她无关。
  荆棘看着很是担心,却也知道这件事对魏青赢打击很大,并不开口说话,而是选择了默默守护。
  一路就这么走回去景王府,左言珩看见的时候,注意到她的裙摆都湿透了,上面还结了一层冰。
  急急忙忙的叫人准备热水和衣裳,同时左言珩也没有忘记叫人熬姜汤。
  照顾魏青赢沐浴的荆棘,给魏青赢脱鞋的时候,才注意到魏青赢的一双脚丫子都被雪水冻得通红。
  荆棘按了几下,魏青赢都说没有什么感觉。
  荆棘忽然有点想哭。
  陪着魏青赢沐浴更衣,替人穿好新的鞋袜,荆棘端了姜汤,看着魏青赢喝完。
  喝完一碗姜汤的魏青赢觉得头顶似乎在冒热气,人也没有之前那般沮丧。
  只是坐在床边发呆。
  左言珩已经了解过事情经过,少年摸了摸下巴,吩咐道:
  “给本王看好了,若是有哪个敢借此大做文章的,一律都抓起来!”
  就算是宫内的奉御,也会有治不好的病,救不活的人。他的小姑娘完全不必担心这种事情会对她有什么影响,一切,都有他呢。
  左言珩交代完这些事情,又端了一盘子牛乳糕,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系统提醒左言珩进门,魏青赢头也懒得抬,一个劲儿的盯着被擦的发亮的地面,以及一道熟悉的影子经过。
  左言珩放下糕点,甜香很快就钻入魏青赢的脑海。
  魏青赢这个时候哪里有心事吃东西,她只想安静的坐会,调整一下心太态。
  虽说医生见惯了生离死别,可医生也是人,也会有情绪,会哭会笑,会悲会喜。
  左言珩也不说话,就这么陪着魏青赢坐着,大概是等魏青赢什么时候恢复过来,什么时候说话吧。
  魏青赢垮了一张小脸,两只手撑住下巴,维持这个姿势也不知道多久——总之手麻了,魏青赢才重新放下手坐好。
  “兄长。”魏青赢主动开口一句,左言珩立刻就回过神:“哎,在呢。”
  不等魏青赢继续往下说,左言珩就说了一堆的话,无非就是要她想开点,不要因为世俗的目光而困住自己。
  还告诉魏青赢,若是有人敢借此毁她名声,他就不会放过那人!
  总算是叫魏青赢的脸上有了些表情:“谢谢。”
  左言珩笑着摆摆手道:“牛乳糕冷了,你吃着我唯恐肚子疼,叫人做过一份。”
  不等魏青赢开口,左言珩就叫人把冷了的牛乳糕端走。
  魏青赢拗不过左言珩,只好随便他了。
  热的牛乳糕还没有端过来,屏风后头的魏静贞就哭了起来。
  魏青赢立刻起身去看——虽说有奶娘,并不需要她操心,魏青赢总是不放心。
  左言珩也跟着过去了。
  看着魏青赢逗坐在摇篮里面的魏静贞,左言珩也忍不住的参与进来。
  魏静贞并不排斥左言珩,她大概知道左言珩是陪在魏青赢身边的人,有时候还会冲他乐。
  左言珩逗了一会魏静贞,顺口一问:“你真不介意把这丫头留在我这?”
  魏青赢拿着拨浪鼓的动作一顿,“嗯?”这话难道不是她问的吗?
  左言珩可不管这些,问了就是问了,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咳,兄长不介意就成。”魏青赢挤出来这么一句话,左言珩笑的眉眼弯弯:“嗯。”
  魏青赢感觉左言珩比她自己都要高兴。
  真是搞不懂,魏青赢心想着,同时也继续陪魏静贞玩耍。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隔日,魏青赢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现在大街小巷都在议论魏青赢昨天碰见的事情,更有甚者直接抨击她的医术医德,这让魏青赢想起来一个词:
  “键盘侠。”
  街上的风言风语并没有隐瞒过魏府的耳朵,魏邵氏起初还认错,后来就没有当一回事,又开始旧调重弹:
  “这丫头就知道闯祸,也不回来!真就仗了——”
  魏邵氏说的话很快就被魏承业用一种很不好的语气打断:“够了,用早膳。”
  用过饭,他还要去安和堂坐诊。
  照旧给魏邵氏看过脉,魏承业交代她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后者倒是觉得有些烦。
  魏承业走到安和堂,今天坐了一天,只有买药的,没有需要看诊的。
  看着空落落的安和堂,魏承业开始怀念以前的事情。
  以前魏青赢在的时候,这终日灰暗的小医馆,总算是多了几分活力。
  可现在人不在了,又恢复成了以前的样子。
  魏承业坐在医馆里头,忽然起身——
  不管了,一定要把女儿带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