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八十八章 这算不算报应(二)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 这算不算报应(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魏承业听过这话以后先是有短暂的迟疑,只是不等他开口,魏青赢就冲他自嘲一笑:
  “爹爹可是觉得青青是故意的?”不怪魏青赢这样想魏承业,之前的事情都还没有完全了结,眼下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不惹人怀疑就奇怪了。
  “哪里,哪里会。”魏承业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的解释:“青青今天既然已经回来了,那就不回去了吧?”
  不回去?她为何要不回去?
  魏青赢果断的拒绝了魏承业的要求:“女儿还是不必留在此处,怕是,娘亲醒来要发疯找女儿算账。”
  魏青赢喉咙里似乎还有别的话要说,可她想了想,还是吞回去了肚子里。
  魏承业见魏青赢如此的果决,只好答应了:“嗯,嗯你回去吧。”
  “好好考,好好的。”
  不知怎的,魏青赢从魏承业的语气里听出来诸多的不舍和难过。
  “爹爹好好保重自己。”魏青赢冲魏承业行了一礼,转身带着荆棘离开。
  魏承业看着女儿的背影,忽然间觉得自己老了几岁。
  魏青赢给魏邵氏下的麻药过了一个时辰以后,魏邵氏才醒。
  醒过来的魏邵氏第一反应就是问魏承业,问儿子好不好。
  魏承业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魏邵氏,动了动唇瓣:“没有。”
  这一句,叫魏邵氏先是愣了一下,她大概是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等她完全反应过来以后,她大喊要去景王府!
  “肯定是的!是她杀了我的儿子!”魏邵氏脾气一上来,魏承业都快拦不住:
  “我要她偿命!”魏邵氏大喊大叫,魏承业听了半天,最终是忍无可忍。
  “你够了!”
  魏承业这一声虽说不大,却叫魏邵氏定在了原处,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魏承业:“你凶我?”
  “相公,你凶我?”
  “不——”魏承业想起来魏邵氏刚刚丢了孩子难过,赶紧的上前安慰她:“这个孩子跟我们无缘分,你想开点。”
  “不!这是个儿子!她肯定知道!”魏邵氏现在就像是陷入了疯魔的症状,口口声声说魏青赢为了避免这个未出生的弟弟抢她的东西,所以就故意不替她保住这个孩子。
  “业哥,业哥,我要问问她!”
  “你快!你快去!”
  事已至此,魏承业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
  他是相信自己的女儿是尽了全力的,否则她大可以不来。
  可是看着床榻上几乎癫狂的娘子,魏承业轻声道:“好,好。”
  他去,至于丫头来不来,是她自己的事情。
  魏承业交代丫鬟照顾好刚刚小产的魏邵氏,自己披上披风,带着家丁去了景王府寻人。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算是看见了景王府。魏承业上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守门的对魏承业还算是客气,请他进来暖和一下,随即就去了后院请魏青赢。
  魏青赢哄好魏静贞,从屏风后面走出来,才知道魏承业来了。
  虽说魏承业没有说,可魏青赢心里有数。
  这个时辰,魏邵氏肯定醒了。醒来的魏邵氏肯定会觉得是她故意害她流产,所以就百般要求魏承业来叫她回去。
  魏青赢只觉得可笑。
  自己不好好保住孩子,还希望别人替她保住不成?
  魏青赢其实大可以不去的,可是她又不忍心看着魏承业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干脆就一口答应了。
  魏承业的脸上总算是有了笑容。
  魏青赢前脚刚走,左言珩就派人在后面远远的跟着。
  魏家的事情他已经听说,左言珩也是大感意外。一面心疼魏青赢的同时,也反复交代了不要让魏青赢受伤。
  谁知道陷入癫狂的魏邵氏会不会发起疯来连自己的女儿都打。
  万一……左言珩甚至都做了最坏的打算。
  横竖青青都有景王府了,有他一世护着,也没有关系。
  就这样,在左言珩不安的等待之中,魏青赢回了魏邵氏的院子。
  这还没有进门呢,魏青赢就听见里面传来茶盏碎裂的声音。
  魏青赢知道有部分流产以后的产妇情绪会变得暴躁,所以就会通过一些方式来宣泄。
  这要是憋久了,产后抑郁可不是开玩笑的。
  可是,这魏邵氏逼迫魏承业把她带回来,压根就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分明就是质问,质问她为何没有保住她的孩子。
  魏青赢倒是想解释,可是这一堆现代医学术语说出口,别说是魏邵氏,就连魏承业都听不懂。
  到时候只会更加激怒她。
  魏青赢觉得烦躁。
  要不是之前原身的母亲对她不错,她……
  魏青赢捏了捏小拳头,掀开了帘子进去,就是暖和的空气扑面而来。
  魏承业示意丫鬟收拾了东西出去,随后自己带上门。
  魏青赢还没有走到魏邵氏附近,后者一看见她来了,就像是看见了杀人凶手一样,不顾自己小产体虚,挣扎着就要下床。
  “你还有脸回来!”
  听见这一句的魏青赢,只能说是无话可说。
  怎么着,不是您逼迫爹爹请她回来的?
  这二人眼看着就要闹起来,魏承业那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爹爹还是看着点她吧。”魏青赢确实是被气乐了,连娘亲也都不喊一句。
  魏承业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女儿,才迈步走到魏邵氏跟前。
  他才叫魏邵氏躺好,后者又要挣扎着爬起来:
  “你为什么替我教训这个不孝的东西!”魏邵氏字字句句,都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插在了魏青赢的心上,叫她痛不欲生。
  魏青赢现在很难把现在这般对她的魏邵氏,和以前的魏邵氏联系起来。
  这哪里是同一个人?分明就跟换了一个人一样。
  她听着魏邵氏骂了半天,吸了一下鼻子:“说完了吗?”
  魏青赢轻飘飘的一句,落在魏邵氏的耳朵里,叫她觉得自己好像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十分的无力。
  “既然说完了,那么我来说。”魏青赢上前几步,用魏邵氏能够听清楚的声音慢慢问了一句:
  “你就这么讨厌我?”
  魏邵氏问得一怔,很快反应过来:
  “是!”
  “如果不是你,我和业哥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