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神医大人今天出诊了吗 > 第八十九章 这算不算报应(三)

我的书架

第八十九章 这算不算报应(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呵。”魏青赢站在原地,一步未动,脸上嘲讽的表情看着叫人心疼。
  她的错?她想不明白她哪里错了?
  魏邵氏怀孕的时候,是她安慰她好好养胎,可最后对她起了疑心排挤她和魏静贞的,也是她。
  所以她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
  魏承业看着这样的女儿,想要开口替她说话,被魏青赢一个手势给住了嘴:
  “所以您现在觉得是我害死了您的儿子?”送过去的病理标本显示孩子的确是个男孩儿,可为什么会流产,就要问问魏邵氏自己了。
  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系统还没有精细到可以分辨出来是什么东西导致的流产,当然,毒药除外。
  “对!你有什么好说的!”提起来自己那个孩子,魏邵氏的泪水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落下:“那可是你的亲弟弟!”
  “那我和静贞就不是您的女儿了?!”魏青赢实在是忍不了,“所以你就可以故意把照顾静贞的奶娘给叫走,想要活活饿死她?!”
  “我没有!”魏邵氏大喊一声,“我没有!”
  “哼,随便你吧。”魏青赢冷笑,总之她知道魏邵氏不会承认,就像是魏邵氏不肯相信她是真的无辜一样。
  “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魏邵氏情绪十分激动,甚至还咳嗽了两声。
  魏青赢一个人默默地咬了唇,出了房间。
  荆棘在外面见她一出来,就立刻跟上。
  坐在马车里面,魏青赢死死的咬住唇瓣,不叫自己哭出声来。
  魏青赢不知道的是:在她走了之后,魏邵氏像是落了一块石头,扑在了魏承业怀里大哭一场。
  她不是哭自己的孩子,她是哭自己不得不这样做。
  她怕她日后会连累魏青赢!
  这才会借了这件事情,找了借口逼迫她和她断绝关系。
  起初魏承业是不同意的,可魏邵氏偏生要这般做,这才有了之前发生的一切。
  ——
  魏青赢一个人哭着回了景王府,回来的时候,一双通红的眼睛吓得景王府上下都不好了。
  荆棘知道魏青赢要静一静,索性哄了魏静贞去另一个房间里头待着。
  左言珩踏步走进来的时候,魏青赢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低声的哭泣。
  “青青……”左言珩试探性的叫了一两句,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应,索性就陪着她。
  左言珩甚至在想要不要教训一下魏邵氏,可又怕魏青赢心里更难过,决定还是问过魏青赢以后再做决定。
  魏青赢趴了半天,直到口渴,才抬起来一张脸看向左言珩。
  左言珩见小姑娘眼皮子都肿了不少,心里钝痛:“青青。”说这话的时候,他伸出手来,似乎要给她一个拥抱。
  魏青赢没有丝毫犹豫,扑进了左言珩的怀里。
  左言珩紧紧的抱着人,生怕她不见。
  “为什么呢?”魏青赢在他的怀里喃喃自语:“她是生我的娘亲啊。”
  左言珩没有说话。他其实很想告诉魏青赢:岂止是平民百姓家中,天子家中也同样如此。
  可他说不出来,每次想起来当今冷酷无情的那些话,左言珩就觉得脖子仿佛被卡住了一样,什么都说不出来,都只能一股脑的堵在心里头,难受半天。
  轻轻拍拍魏青赢的后背,左言珩都甚至能感觉得到胸前的衣襟都湿了一层,在他的心里灼烧。
  魏青赢大概是觉得自己太过于失态,乃至把左言珩的衣服都浸湿了,这才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抱歉。”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不必同我说抱歉。”左言珩轻轻一笑,叫魏青赢那一瞬仿佛看见了有花在盛开。
  “嗯。”魏青赢低声的应了,只是情绪依旧好不起来。
  左言珩唯恐她继续因为此事忧思多虑从而惹出来毛病,岔开话题说了一嘴她要去尚药局的事儿:
  “你若是在宫中有什么事情要找人办,可以找本王的线人。”
  线人?魏青赢知道是密探的意思,可如果不是左言珩自己提起,谁也想不到他一个落魄失势的王爷,居然会有线人!
  这件事,应该是左言珩的秘密。可他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告诉了她,想来也是极其信任她的吧。
  “你放心,我会保守,哪怕是死。”
  左言珩笑着伸手,摸摸她的头发:“嗯,我相信。”
  “遇事不要逞强,你保住自己为先。”左言珩复又叹了口气:“说来都是我不好。”
  魏青赢赶紧的示意他不必再说,“没关系,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
  “柳暗尚且有花明,何愁等不到拨云见日那天?”
  “嗯。”左言珩的回答依旧很简洁,仿佛多说一个字都是奢侈。
  “只是——”魏青赢想起来魏静贞:她若是走了,魏静贞估计得哭个好几天。
  她指不定得心疼死。
  把自己的顾虑和左言珩说了一下,后者道:“你是打算带走静贞?”
  魏青赢点点头:“嗯。”
  “一来留在景王府总归是给你添麻烦,二来你也看见了,这丫头一天看不见我就会哭。”
  “于情于理,我都不能丢下她一个人。”
  魏青赢顿了一下,继续道:“可是我一个人去尚药局,怎么好把她带过去?”
  魏青赢的考虑确实是不无道理,虽说她是被举荐进入尚药局的,可宫中的规矩,怎么可能让她带个奶娃娃进去?
  “你可以把人放在宁王府。”
  “唉?这样真的好吗?”魏青赢才落下这句话,左言珩就叫了人去送信给宁王,魏青赢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你放心。”左言珩还是挺了解宁王的,“你帮了他这么大的忙,况且宁王府地方还算大,多个孩子不算什么事。”
  “我已经送信过去,到时候尚药局那边安排好了就送你去镇安。”
  “荆棘会继续跟着你,我也会派人保护好你。”
  “谢谢。”魏青赢心下感动,左言珩道:“咱们兄妹二人,客气什么?”
  “嗯,谢谢兄长。”
  左言珩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下来过。
  ——
  镇安。
  森严的宫内,贤贵妃坐在太后宫中,说起了自己要举荐魏青赢进入尚药局的事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