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超市通仙界 > 第六章 这就挺“秃”然的啊~

我的书架

第六章 这就挺“秃”然的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头疼欲裂。

  耳边,隐隐传来凄厉得让人毛骨悚然的风声。

  不,与其说是风声,更像是.....无数鬼魂在哭泣一般!

  “呃......好难受......”

  突如其来的窒息感,使得周奇从睡梦中醒来,大口喘息着,他试图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非常厚重,全身上下的肌肉仿佛完全死掉了,没有一丝知觉!

  与此同时,意识也开始出现一段一段的幻白!

  “我这是.......要死掉了么......”

  模糊的理性告诉着他,这是白血病人颅内出血的症状!

  接下来,他会彻底陷入昏迷,继而发生不可逆转的脑疝,最终走向白血病晚期患者不得不面对的结局......

  生理死亡

  说来讽刺,他自认为自己早已作好了迎接一切的准备......

  但真正临到这一刻,他的内心,还是被巨大的恐惧填满了!

  他不甘心!

  他还这么年轻!

  还有那么多想见的东西没见,那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

  “生而为人,爷......”

  “爷还想再活五百年啊.....”

  在意识完全中断之前,周奇沙哑着嗓子,不甘心的发出一声呼喊!

  然而,随之而来的下一刻。

  他感觉背脊上仿佛被什么东西刺到了一般,钻心般的疼痛顿时以他背部为中心,迅速朝着全身扩散!

  这般锥心刺骨的疼痛,竟然掩盖了颅内神经压迫,造成的器质性疼痛!

  甚至......

  他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清醒!

  “忍住!”

  浑浑噩噩之中,旁边传来一个的熟悉女声!

  周奇心中一震,用尽所有力气睁开眼皮,便是看到一张冷峻的瓜子小脸。

  但视野太过模糊,根本看不清对方的五官。

  “是......是君瑶妹子么?我这是幻觉,还是......已经身在阴曹地府?”

  周奇气若游丝的道:“君瑶妹妹,如果......如果是你的话.....我想在临死之前,拜托......拜托你一件事情.....”

  周奇双眼翻白,吞咽口水,唇齿艰难的说道:“我......我兜里的银行卡里有十五万块钱,密码是6666,咱俩也算是有缘,你自己留着吧......”

  “另外.....同样是孤儿,我能理解你所有的孤独,真的,但实......其实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你定会遇到知你冷暖的朋友,将来还会......还会收获一段真挚的爱情......”

  “所以,我拜托你,妹子,好好地,脚踏实地的活下去,连带着......我那一份。”

  “你......你这家伙......”谢君瑶听到这里,心神一颤,整个人都呆了一瞬,仿佛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似的。

  要知道,在她十六岁那年,被师兄暗害,坠入冥府的那一刻起,她便不再是真武仙宗那个资质超然,却天真烂漫的小师妹了。

  之后的一千年里,她几乎再没有过,像这种内心情感的波动!

  虽然只是短暂的,极小的触动......

  但对方竟然是一个微不足道,被她视作道具的凡人!

  这就不可思议了啊!

  “说实话,妹子.....”

  床榻上,视线模糊,自觉身在弥留之际的周奇,仍然自顾自的说着:

  “我,是真的羡慕你啊,妹子.....你只是脑子有病,身体总归是健康的啊......”

  听到这里,谢君瑶深吸了一口气,所有的情绪瞬间憋回去了,没好气的道:“闭上你的猪嘴,你才脑子有病!”

  “听着!我现在尝试用“九阴离魂针”沿你丹田气海起始、经由檀中、璇玑等穴强行支起一条“离魂脉”连至脑后!”

  “以你凡人之躯,若是能支撑这条奇脉运行一个周天,使外周血援至颅内,修复枢机,那便万事大吉,总之,一切——”

  “就看你的造化了!”

  谢君瑶眉心紧锁,手指宛如流光一般,飞速施针,一张白皙娇嫩的小脸,此刻红如晚霞,大汗淋漓。

  片刻之后。

  “你现在是否感觉胸中有一股血热之气不吐不快?”

  没待周奇反应过来是现实还是幻境,面前的女子再次急迫的问道。

  “我......”

  “叫你别说话!将这股血气强行压入丹田气海.....也就是你小腹肚脐下约莫三寸之处!”

  迷迷糊糊中,周奇听到对方再一次说道。

  此时此刻,他哪里管得了许多,既然对方说有活命的机会,照做便是了!

  他之前业余学过声乐,勉强知道丹田的位置,当即纳气下行!

  就在体内那股狂暴灼热的血气沉入丹田的瞬间,他只觉周身前所未有的通畅,毛孔舒张,甚至可以说神清气爽!

  与此同时,周身,以及脑部的窒息痛苦之感,也全部消失了!

  但下一秒,随之而来的。

  便是困!

  前所未有的疲惫、乏力!

  周奇竭力的睁大瞳孔,却发现总是看不清面前的少女,他勉力朝对方伸出手,想说些什么,下一秒,两眼一黑,整个人往后面一瘫,昏睡了过去。

  “呼~还好本后及时赶到。法力虽没了,昔日在真武仙宗学的一些驱邪禳灾,治病救人的道乘小术倒还算实用。”

  看着面色红润,周身气血暂时稳定下来的周奇,谢君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哼,这该死的小猫妖,昨晚就应该趁它血祭未完成,法力薄弱之际,一掌拍死它的!这畜生,昨晚也不知道吸了多少人的精元。”

  “其实要是命格魁实的精壮凡人还好,吸点精元,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倒也能补回来,要都是这家伙这种的羸弱病秧,那就真作孽了。”

  谢君瑶摇头感叹了一句,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有意思

  “话说这妖猫不惜祭出自己的妖核,以自己的修为和性命作为代价,施展这等阴阳血咒,到底是为了复活谁人?诶,还真有点好奇啊。”

  她口中低喃着,目光不经意的落在床上这位凡人男子的脸上。

  霎时之间,脑海里不由得又想起对方刚才那一番可笑却又有几分真诚的“遗言”。

  这家伙倒是人间少见的心清如明镜,良善且正直,若是身在修真界,运气好些,未必不能走功德证道的路子,可惜咯......”

  她自言自语着,忽然心生好奇,走了过去。

  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打量这个凡人的相貌。

  只见皮肤白皙,五官俊秀,圆润的凤眼之上,却又生得一双英气十足的剑眉。

  这种长相......放在修真界,也算得上是有模有样的吧?

  “但这家伙为啥......总带着一个奇怪的帽子?奇丑无比。”

  “唔,且让本后看看你帽子里藏着什么秘密!”

  她深吸了一口气,坐在了床边,小心翼翼的将手探了过去。

  临到这一刻,她现在心里竟然有一些莫名的小激动!

  握住帽檐,用力的一掀,映入眼帘的是......

  一片亮堂堂的,光滑如镜的......

  “诶,这该怎么称呼的来着?这家伙原来是一个......”

  “秃子!?”

  谢君瑶瞪大了眼睛,感觉真相来的很是突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