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超市通仙界 > 第八章 谋杀!一定是谋杀!

我的书架

第八章 谋杀!一定是谋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原来是这样......”

  谢君瑶怔怔的望着虚空,内心再次泛起巨大的疑惑与触动!

  她想不通。

  妖类便是妖类,怎能修炼出这般人性!?

  在离她不远处,那道遍体鳞伤,浑身浴血的小小身影,一瘸一拐的艰难的爬行着,在地上拖出一行触目惊心的血迹。

  “等一等!”

  谢君瑶咬了咬唇,喊住了对方。

  “上仙......何事?”

  那道身影停了下来。

  它是一只猫,却发出了非常年轻的男孩声音。

  谢君瑶深吸一口气,道:“你这样做真的值得吗!?你知不知道你施展的这道阴阳血咒,已然打破了天地间的轮回铁律,即使冥府阴司,不来捉你,你也必将承受不住天谴!”

  “日落之前......你将被天罚焚为灰烬,魂魄坠入鸿蒙断界,永世不得超生!根本就不是舍弃妖核那么简单!”

  “上仙啊......”

  跟惨不忍睹的肉身形成鲜明对比,黑猫的声音非常的平静:“我且问您,您自散千年修为,抛却近在咫尺的至高大道,回到阳间,这样做,又值得吗?”

  “我......”

  听了这话,谢君瑶的眸光渐渐暗淡了下来,仿佛牵动了什么回忆。

  下一秒,她恢复冷肃之色:“休得饶舌!本后跟你这种喽啰......不一样!”

  “抱歉,贱畜冒犯上仙了。”

  黑猫卑微的道歉。

  或许也是觉察自己语气太重了,谢君瑶连忙道:“无妨,你走好吧,至于那枚“凝血丹”......”

  “你放心!我会转交给他的!这丹药的品性在这方人间确属难得,你也真是有心了。”

  “哎,说来惭愧,我对不起周奇大哥,他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说到这里,黑猫的声音开始颤抖,仿似人类婴孩在啜泣般。

  “没事,你也不必挂怀。”

  谢君瑶语气温和了几分:“你昨晚的招魂血祭确实让这家伙受到了波及,但好在本后及时赶到,他已经没有大碍了。”

  “谢谢,谢谢上仙!”

  黑猫因为过度溃烂而空洞的眼眶,竟然溢出了泪水:“我昨晚本打算先将周奇大哥引到远处,却不料看到了上仙你,我很害怕......”

  谢君瑶苦笑道:“别说你了,昔日在冥界之时,那些上品级的阴差小鬼见我都是瑟瑟发抖,其实我也不想的啊,只怪师尊“不朽冥魂”的传承实在是太霸道了,整整一千年冥河修行啊,却连一个交心的朋友都没有。”

  “哈哈,能见到上仙这般强大的存在,也算是小妖此生有幸。”

  黑猫发出一声轻笑后,身体开始剧烈的痉挛,紧接着半倒在地,呕出一蓬蓬鲜血。

  谢君瑶看在眼里,心里也是一阵不忍。

  “你最后的路,打算去哪里?”她问道。

  “不知道,总之走得越远越好......除了周奇哥哥和“他”,我不太喜欢人类。”

  黑猫勉强站直了身子,倔强地攀上了楼道的窗台。

  “好,再见了,小妖.....哦不对,小黑。”谢君瑶挤出一抹微笑道。

  “上仙,我的名字叫做......”

  “玉米。”

  它缓缓回头,艰难的掀开了一点晒部,仿佛在微笑。

  “师尊说得没有错,此次转世重修,或许我要做得不仅仅是复仇,这人间有太多看不懂的东西需要我学习了......”

  谢君瑶看着空荡荡的窗台,喃喃道。

  ......

  “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有这么多人?”

  却说周奇从自家超市里,用小推车装了一堆生活、营养品,奔向隔壁的3单元楼,老远就看见公差大队长唐国富带着几名手下,从楼上下来。

  “唐叔?今天怎么有空到小区里面来遛弯啊。”

  周奇推着车,上去打了个招呼,并且主动献上了自己兜里的华子。

  唐国富看起来很忙的样子,对着周奇点了点头,随即挂断手中的电话,又跟旁边的手下交谈着什么。

  “嗯,唐叔您忙,我先上楼了。”

  周奇礼貌的说了一声,正准备绕道而去,却被唐国富一把拦住:“欸,你小子去哪?我寻思......你家不是在1单元吗?”

  “哦,我去8楼的齐老爷子家,他老人家挺照顾我的,我打算临走前,去看望他一下。”

  周奇脱口而出道。

  “临走?”

  唐国富将手中的工作册交给下属,狐疑的看了过来:“你小子要去哪?”

  “我......”在唐国富犀利的目光下,周奇稍微有点心虚,低着头道:“打算出一趟远门,出去旅个游。”

  “嘿!你小子不是前段时间才出了远门吗,又出?”

  唐国富瞪了他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三单元楼,神色有些头疼的道“行了行了,你也不用去找齐老爷子了,他......失踪了。”

  “失......踪?”

  周奇瞪大了眼睛,一脸难以置信:“这好端端的人,怎么会失踪了呢?我昨晚还见到他家的猫“玉米”了啊!”

  唐国富给旁边的下属努了努嘴,一名跟周奇年龄相仿的公差拿着笔录念道:“2020年,8月20号,也就是今天早晨6点20,报案人齐轩,来到我们辖区公差局报案,说是父亲齐安民于昨晚凌晨,在家中莫名失踪,出走并未带走任何通讯物件与财物,至今未归。”

  “怎么会这样?”

  周奇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齐安民齐老爷子算是他的忘年交,同时也是社区里,除了唐国富以外,对他最好的人!

  “监控,对了,你们查过小区监控了么?”

  周奇紧张的问道。

  的确,若是他父母失踪的那个年代,出现这种事情还能理解。

  这都2020年了,活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从监控严密的小区里人间蒸发了呢?

  “电梯、小区各道路的监控都已经看过一遍了,从昨晚到现在,并没有发现齐老爷子的身影......”

  那名年轻公差看了唐国富一眼,见后者没有制止,继续说道:“现在我们已经初步排除齐老爷子,走出这栋三单元楼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他大概率没有离开......只可能是在某户人家中,如果......还活着的话,并且没有被人.....咳咳,总之,现在还在搜查中。”

  听到这里,周奇脸色都变了,下一秒,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神色激动的道:“谋杀!一定是谋杀!唐叔,我要录口供!齐轩那个王八蛋有很大的作案可能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