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超市通仙界 > 第九章 周奇的推理

我的书架

第九章 周奇的推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桥街,辖区公差局。

  “你说你上周三去齐安民家里,亲眼见到他跟他大儿子齐轩争吵?”

  唐国富眯起眼睛,顿了顿,又问道:“我说你好端端的,去齐安民家里干什么?”

  “是齐老爷子让保姆张阿姨邀请我过去的,我们俩每周都会找一天切磋棋艺。”

  周奇急切的道:“唐叔.....哦不对,唐队长,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亲眼见到齐轩跟齐老爷子发生争吵,他一进门不仅将棋盘给掀了,还扬言说.....”

  “齐轩说什么了?”

  唐国富跟旁边的同事交换了一下眼色,追问道。

  “他威胁齐老爷子,说要是他再不识抬举,三天之内就要鲨了他!还说什么“大义灭亲”这种事情,他已经不止做过一次了......”

  周奇神色渐渐激动:“唐队你信我!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当时我就在旁边,我上去劝他,还被这王八蛋推倒在地!”

  “嗯嗯,你先别激动,阿奇。”

  唐国富咂了咂嘴,又问:“那你有没有听到,齐轩究竟是因为什么,迁怒于他老爹齐安民?”

  周奇道:“齐轩那次闹了之后,我私下问过老爷子,但他只是摇头叹气,说家门不幸,但具体的事情,他不愿意提及。”

  “嗯,好,情况我大概了解了。”

  唐国富目光沉重的站起身,拍了拍周奇的肩膀:“你先回去吧,记住,暂时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那天看到的事情,在我们找到齐老爷子之前,一切暂时保密。”

  “找......怎么找?”

  周奇一脸绝望的摇了摇头:“齐老爷子腿脚行动不便,失踪了这么长时间,他能去哪里?再说了,你们不是说过了么,监控都看过了,他根本就不可能走出这栋三单元楼!所以只可能是......齐轩弑父!”

  “还有!据我所知,齐轩几乎很少过来看望齐老!更加不可能在齐老家里住下!所以一定是他贼喊捉贼!他真的......弑父了!”

  想到这么和善的一位长辈身遭不测,心性淡然如周奇,此刻还是禁不住满腔激愤,红了双眼。

  “你给我闭嘴!办案有我们公差,哪容得了你小子在这里胡说!”

  唐国富暴喝一声,强行将对方按在了椅子上。

  “抱歉。”

  半晌之后,周奇也是平复了心情,黯然道:“唐叔,那......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你等等。”

  唐国富喊住了他,接着使了一个眼色,让其他公差人员先行离去。

  房间里,只剩下叔侄二人。

  “阿奇,你爸爸是我战友,是唐叔过命的好兄弟,所以唐叔叔.....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孩子看待,所以刚才对你凶了一点,不过......你那话确实不该说啊。”

  唐国富叹了口气,习惯性的将手伸向周奇的兜里,轻车熟路的顺出了一包华子,点上。

  “我问你,你了解齐安民多少?你除了跟他上过棋以外,你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是做什么的吗?”

  唐国富幽幽的吐出一串烟圈。

  “这个......”

  周奇一愣,随后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晓得,老爷子......不太说他以前的事情。”

  的确,他跟齐安民在小区的院子里,因一场棋局结缘,后者不仅常常邀请他到家里去下棋吃饭,还隔三差五让保姆来他的店里照顾生意,买最贵的柴米油盐零食什么的,根本就吃不完的那种。

  甚至于,老爷子还经常有意无意的试探,想要把自己的家产赠与他,虽然都被他回绝了......

  不过,现在回头想一些细节,齐安民一定不只是表面上的退休教师那么简单。

  见周奇一脸沉思状,唐国富自顾自的道:“我告诉你吧,齐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可是个传奇人物,打过仗,从过政,经过商,一生获得荣誉无数,得,说个你知道的事情吧。”

  唐国富吸了一口香烟:“天盛集团你知道吧?”

  “嗯,听说过,世界500强的上市公司,做商业地产的,挺出名的,好像洛水那个体育馆就他们家修的吧?”周奇道。

  “是的,既然你知道,那么我告诉你,天盛的幕后实际控制人,就是齐安民,他是真真正正的隐藏富豪。”

  唐国富道。

  “还有这种事情?”周奇一脸难以置信,虽然他之前也猜测过齐老年轻的时候估计是一个小老板什么的,但没想到来头这么大?

  百亿级集团的幕后大老板?

  “可是......齐老要真的是这种身份,为什么会住在咱们这种旮旯啊?而且平时好像也没什么人来看望他啊?”

  周奇疑惑道。

  “我实话告诉你吧。”

  唐国富叹了口气,目露回忆的道:“当年齐老对我有恩,他晚年家庭生活不幸,心灰意冷,想找个地方隐居,于是我推荐他来了咱们这个社区,很少有人知道他在这里,可能天盛的董事会,都不知道他的具体住址。”

  “没想到啊......”

  说到这里,唐国富一张坚毅的国字脸竟然出现了一丝隐痛之色:“我害了他老人家啊。”

  听了这话,周奇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还是忍住了。

  “所以,年轻人,我比你更倾向于,是齐轩这个不孝子杀了齐老爷子,毕竟他当年为了利益,都能对自己的亲弟弟下手......”唐国富目光掠过一丝无奈。

  “齐老还有一个小儿子?齐轩杀了自己的弟弟?”

  周奇感觉自己再一次被刷新了三观。

  “五年前,齐家二子齐睿死于车祸,后来查出是买凶杀人,但是杀手死活不供出雇主,而警方也没有具体的证据证实跟齐轩有关,这事儿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

  说到这里,唐国富拍了拍周奇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年轻人,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唐叔跟你说心里话,我感觉现在齐老......很可能已经不在了。”

  “但国家法律从来都是“疑罪从无”,若咱们找不到齐老的所在,即使所有的迹象、动机都指向齐轩,咱们也不好定他的罪,明白吗?”

  听了这话,周奇也是迅速接受了现实:“唐叔你说的对,如果齐老真的身遭不测,咱们现在要做的,便是为了沉冤昭雪!”

  他说完,冷静思忖片刻,又问道:“唐叔......你觉得会不会齐老已经被分......分尸,所以你们整个三单元住户,找遍了都找不到?”

  唐国富一脸凝重的道:“恐怕......不排除这个可能。”

  他咂了咂嘴,又道:“但如果这事真跟齐轩有关,他一个纨绔公子哥,又是怎么做到在一夜之间完成分尸,抛尸,清理血迹的呢?”

  “而且,你要知道,我们用警犬都没有在房间里找到线索,并且他如果想避开监控抛尸,必须得走消防梯,进地下室坐车,这段路是没有监控的,但目前为止,我们并没有在小区门口的监控里找到,他的车有过出入的记录”

  “当然,不排除他可以借助同伙的车,目前看来,这应该是最大的可能。”

  唐国富喃喃道。

  这话说出来,的确让人毛骨悚然。

  这么大一个人,除非是神仙帮忙,否则绝对不可能说消失就消失的!

  周奇背脊一寒。

  “会不会......他分尸并不是在齐老家,而是在别的住户房间里?他......他还有同伙?”

  周奇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唐叔,你们可以检查整栋楼的用水情况!分尸清理血迹必然要用很多水!特别是人体头骨,非常坚硬,要想破碎处理掉,必须得先用大量的开水煮沸,这几天用水量骤涨的那一家,一定有问题!”

  “啧啧,可以啊小子!”

  听了这话,唐国富眼睛一亮,将烟头一丢,“你这个思路倒是有点东西,我现在立马叫人去查!”

  “为齐老昭雪,就拜托你了!正直勇猛的人民公差,唐国富同志.....”

  看着冲出门的壮硕背影,周奇在心里默默的敬了一个礼。

  他的心里忽然多了一分怅然。

  若不是从小到大,身体不好,恐怕.....自己也成为了这支正义队伍的一员吧?

  “哎,想这么多干嘛呢,今天身体莫名其妙的好转许多,说不定一觉醒来,就彻底的GG了。”

  “不过话说回来,若是一个人真能平白无故的消失,恐怕.....我都得信家里那位妹子的鬼话,心悦诚服的尊她一声上仙大人了。”

  周奇苦笑着摇了摇头,下一秒,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糟糕!都11点了!差点忘了跟妹子约定的要赶回去,带她去心理诊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