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超市通仙界 > 第十一章 从今晚开始,我们重新认识

我的书架

第十一章 从今晚开始,我们重新认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什么?你见到玉米了么?”

  周奇眼睛一亮。

  “没有,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谢君瑶目光闪烁不定,连忙岔开话题道:“啊!肚子好饿!咱们先回去吃饭吧!你下午不是说要带我去医院么?”

  周奇沉吟了一秒,说道:“也好,咱们先回去吧,送你去了医院之后,我再去找找玉米,哦对了——”

  “妹子,你刚才为什么要......打齐轩啊?就刚刚那个戴眼镜的男的。”

  周奇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

  实际上,他心里已经初步判定是这小姑娘又犯魔怔了。

  但真要这样的话,那她的病情就严重了啊。

  精神分裂实锤?躁郁症?

  “我打他,是因为他不是人,我怕他伤害你。”谢君瑶表情随意的说道。

  “不是人?”

  周奇一怔,随后苦笑道:“好吧,或许这一点你还真算对了。”

  “希望奇迹出现,齐老人没事啊。”

  ......

  两人回到家,周奇一看客厅桌子里一碗黑乎乎的东西,顿时懵了,眼皮子一抽:

  “这......这就是你煮的粥么?”

  “嗯,是我专门为哥哥你煮的呢!第一次下厨......没什么经验,好像有点糊,要不......哥哥你趁热吃了?”

  谢君瑶双手合十,眼睛晶晶亮亮的,一脸期待。

  “呃......行的,谢谢妹子的心意。”

  看着对方眼巴巴的而看着自己,周奇爽快的点了点头。

  反正都是将死之人了,又有什么不能忍受的呢?

  再难吃,能有中药难吃吗?

  还真有!

  噗——

  第一勺入口,舌尖味蕾刚一接触,周奇便本能的吐了出来。

  “啊这.....这是什么黑暗料理?这粥.....确定保熟?”

  一连串的问号和感叹号出现在周奇的脑海之中。

  “哎呀,你干嘛啊!这凝血丹可是......啊不对,这粥可是我亲自做的,你不吃也就罢了,干嘛要吐出来!”

  “哼,人家再也不要给你做吃的了!”

  谢君瑶柳眉微皱,小脸一副委屈的样子。

  “对不起,妹子,我刚刚......喉咙有些不舒服,我现在吃,挺好吃的,其实。”

  周奇连忙挤出一丝笑容,随后,心头一横,憋住一口气,用勺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奇妙的是。

  喝到一半的时候,那种呛人的疑似中药的苦味,居然慢慢的隐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舌尖上的甘甜之感!

  仿佛有毒一般,让人......根本停不下来!

  蓦地,他直接端起了碗,加大力度!

  “咕噜咕噜~”

  慢慢地,周奇感觉自己浑身舒畅,身体暖烘烘的,丹田处仿佛有一股灼热的能量,一遍一遍的充盈着周身的经脉,血管!

  别问,问就是爽!

  一碗喝尽,他已是面如重枣,宛如关公一般,但自己却浑然不觉!

  不仅如此,他都忘记了身边还站着一个旁观者!

  果断的再次端起碗,毫不顾忌形象的用舌头,将碗底的粥渣舔了个干净。

  “舒服。”

  周奇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下一秒——

  两眼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啧啧,这凝血丹的药性果然对于凡人来说,还是稍微烈了一些。”

  谢君瑶走了过去,看着空空如也的瓷碗,眉毛一扬,心道:

  “诶,这家伙的凡人肉身居然能对救命丹药,产生天然的亲和感,有意思。”

  “也罢,如今你气血已经补足,接下来本后再为你“针行”一个周天,使血脉活络,足以保你三月寿命了,至于你被毒邪浸润深重的脏腑......”

  “待本后在福地修成筑基之后,再助你洗髓伐骨,脱离这世间凡人之道!”

  心念起,她咬紧牙关,正准备用尽全身力气将周奇扛到床上,却惊讶的发现.....

  这家伙也太轻了吧?

  ......

  夜幕降临。

  周奇缓缓睁开双眼,却发现身边躺着一个正在打呼的,熟睡中的少女!

  不是谢君瑶又是谁?

  “啊!妹子你!”

  周奇满脸通红,头皮发麻,随后努力回想,却发现想不起之前发生的任何细节了!

  记忆似乎在他喝药的那一刻起,就完全断片儿了!

  不过下一刻,他意识到了一件更震惊的事情!

  手机上的时间已然是2020年8月21号,第二日的凌晨一点了!

  他,周奇,一觉醒来,居然还在人间!

  不仅如此,他觉得自己现在精神充沛,浑身肌肉充满了力量,立马能去街上蹦个迪的那种!

  天呐。

  医学奇迹?

  亦或是天降被动技能——无限回光返照?

  周奇现在心里又惊喜又慌乱!

  作为一个凡夫俗子,他当然无比的希望自己就是莫名其妙的被命运垂青了,绝症不治而愈了!

  但理性提醒着他,掠夺了无数生命的恐怖癌细胞,根本就不可能轻易的“狗带”!

  不行不行,天一亮一定得去医院做个血常规,到时候就清楚了!

  周奇强行抑制住心中的激动,将目光落在旁边的谢君瑶身上。

  “诶,我明明记得我之前是在喝粥的啊,怎么忽然就躺床上了?难道是......妹子把我抬到这来的?”

  想到这,或许是脑补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剧情,周奇脸颊滚烫,赶紧跳下了床。

  此刻,谢君瑶仍然熟睡着。

  长发拂过了她白皙精致的脸颊,一双樱桃红的娇艳小嘴微微嘟起,大口的呼着气,看起来既可爱又娇憨。

  周奇本想直接出去,一股莫名的冲动,让他蹲了下来,仔细的观察着对方。

  “好可爱的妹子,我要是真有这么一个妹妹,那该多好啊。嗯,当然,女儿就更好了......”

  周奇内心泛起一阵爱怜,随后摇头叹息道:“说真的,妹子,这一天的接触下来,我真的不知道哪一个你,是真实的你,哎,要是你没病没灾的,那该多好,一定是个讨所有人喜欢的姑娘。”

  他见少女脸颊潮红,额头上沁出汗珠,连忙拿起遥控,打开了好几年没用的空调。

  也就是在这时,他再一次在床头柜上发现了那一枚老妈织毛衣的棒针!

  “我靠,不会吧?”

  “不会这姑娘故意把我迷晕,真用这玩意儿尝试着扎我吧?”

  想到早上谢君瑶口口声声说给自己针灸活血之类的,周奇背脊一凉。

  “大师兄......大师兄是你吗?”

  就在这时,昏睡中的少女,嘴里含糊不清的呼唤道。

  周奇连忙上前,这才发现对方眼睛里竟然溢出了豆大的泪珠!

  “师兄抱抱,瑶瑶要抱抱.....”她闭着眼睛,一边哭,一边喊着。

  “这孩子连做梦都是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啊~哎。”

  周奇轻叹一声,随后心头一横,用手轻抚了一下少女发梢,安慰道:“没事,没事了,君瑶妹妹,继续睡。”

  下一秒,少女直接将他的胳膊抱住,哭道:“臭大师兄!死大师兄!我不要你了!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域外天魔便是全面来袭,我真武仙宗上上下下,团结一心,带领整个玄灵界,与他决一死战便是!”

  ......

  眼见小姑娘连做梦的剧情都是一套一套的,周奇一时无语凝噎,不知该笑还是该悲。

  仍由小姑娘哭闹了一会儿,她居然再一次熟睡过去了。

  恰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依然是“那个女人”。

  是的,唐诗然。

  国内人气最火爆的偶像女团“Super-J”的队长兼主唱,唱跳rap俱佳,拥有着千万级别的粉丝流量,被媒体誉为“新生代偶像第一人”,“国民妹妹”,同时也是…..

  他的前女友。

  有些事情,周奇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完全释怀了。

  但当再一次见到这个名字,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清的怅然。

  十几年的青春啊。

  从青梅足马的小学,到风华正茂的大学。

  从怦然心动的牵手,再到校外旅馆的深入交流。

  那么多的回忆,要完全忘掉,难度确实大了一点。

  电话铃断了又响。

  最终,周奇在对方第三次打过来的时候,走到客厅,接通了电话——

  “我的天!你终于肯接电话了!吓死我了!你现在在哪?”

  电话那头传来唐诗然急切的声音。

  “我在家里,有事吗?”周奇说完,又忍不住道:“我没事,今天还跟唐叔见了面,他没告诉你吗?”

  “别扯其他的!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私自出院!?不是告诉过你么!钱的事情不用担心,你就好好配合专家治疗就行了!你这家伙能不能让人省心一点啊!”唐诗然又气又急。

  周奇平静的道:“首先,谢谢唐小姐你的好意,其次,我已经想清楚了,希望你能尊重一个成年人的决定。”

  “周奇,咱俩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虽然现在……你……你就那么怕欠我的人情吗!?”唐诗然语气隐隐有几分颤抖。

  “你想多了,诗然。”

  周奇苦笑道:“你应该清楚,我得的并不是一般的白血病,这种类型在全球的治愈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而且我还是晚期,医生都说了,即使化疗效果理想,最多也只能延缓三个月的寿命。”

  “于我而言,结局就摆在那里,神仙都留不住我,所以我才作了这样的选择,明白了吗?”

  听了这话,唐诗然沉默了。

  许久之后。

  她声音哽咽的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万一你就是那百分之一呢!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容易就放弃啊,笨蛋!就当是我求你了!好不好?”

  说到最后,她完全哭出声来:“周奇,你知道吗,我真的好喜欢你……你人那么好,老天爷为什么要让你得这个病啊……呜呜呜呜呜……..”

  周奇安静的听着,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他本来想把自己这两天身体出现莫名好转的事情告诉对方,但想了一下,还是算了,剪不断理还乱。

  “都过去了,诗然。”

  周奇语气生冷的道:“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不要因为我的事情,耽误了你现在的事业。”

  听了这话,唐诗然哭得更伤心了:“周奇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渣啊,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离开了你……”

  周奇摇头道:“没有。无论是作为前女友还是朋友,你都已经很好很好了,帮我联系最好的医院,最权威的医生,我很感激你,至于其他的……不重要了。”

  唐诗然哭道:“其实那天……我来医院看你的时候,不小心被狗仔拍到了,然后经纪公司要求我发通告跟你撇清关系,那时候我怕耽误接下来的演出,所以不得不……”

  “我说过,你不需要跟我解释的。”

  周奇柔声道:“都过去了。坚持你的梦想吧,诗然,我衷心祝福你。”

  他这话是发自肺腑。

  虽然唐诗然那天提出分手,的确让他猝不及防,但作为成年人,他是完全能理解的。

  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一个人,有义务无条件的陪着另一个人。

  唐诗然再一次沉默了。

  过了几秒,周奇主动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在日国演出吧,加油,早点休息,我身体不舒服,先挂了——”

  “再见。”

  说出最后俩个字的时候,他用了生平最温柔的语气。

  因为他知道,这个再见,就是再也不见了。

  ......

  放下电话之后。

  周奇揉了揉脸,脖子后仰在沙发上。

  就在他睁开眼的瞬间,竟然看到了一张......俯视的人脸!

  “我去!”

  周奇一下子蹦了起来,涩声道:“妹子,你......你啥时候醒的?”

  “唐......诗然是吧?”

  谢君瑶坐在了他旁边,一双裹着白色连裤袜的长腿大咧咧的翘起,“我为你针灸的时候,你可是喊了这个名字很多次哦,索性睡不着,聊聊呗~”

  说着,她甩了甩一头长发,自顾自的拿起茶几上的薯片,眸光清冷的道:

  “好了,本后决定了,从今晚开始,我们必须得重新认识一下了——”

  “人道福地的主人,周奇先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