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超市通仙界 > 第十九章 以天为画,洞开阴阳!

我的书架

第十九章 以天为画,洞开阴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飞逝。

  烈阳转眼西下,霞光漫天。

  整个后院仿佛都被镶上了一道好看的金边。

  “上仙,你看,晚霞好美。”

  大约两个小时的沉默后,周奇主动打开了话题。

  谢君瑶似乎已经哭累了,此时趴在石凳上发呆,并不言语。

  半晌之后,她撇过头,幽幽的道:“你一直守着我,莫非是怕我气急之下,甩门而去,不传你修仙法门?”

  周奇听了这话,想了想,说道:“不,上仙已对我恩同再造,我又怎会再奢想其它?”

  “恩同再造?”谢君瑶品读这四个字,忽然笑了:“到这个份上,你就别再拍我马屁了,本仙子,不受。”

  “我说的是真心话。”

  周奇拿下口罩,从上衣兜里摸出一根华子点上,随后又习惯性的抽出了一根打算递给谢君瑶,幸亏他下一秒即使反应了过来,放了回去。

  “大仙你知道吗?在我迄今为止的二十二年生命里,过得很是迷糊。”

  “我说不出我最爱的一部电影,说不出来最喜欢的一首歌,甚至......不敢确认我最爱的那一个人,我时常会觉得人生无趣,质疑活着的意义,这对于我来说,跟绝症同样煎熬。”

  “然而,自从那晚你用仙术将我从鬼门关救了回来,我才发现,我深深的爱着和留恋于这个世界,我还有好多好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而我之所以说不出我的最爱,那是因为......人生的目的,或许便是用余生去感受每一刻的心爱——”

  说到这,周奇嘴里吐出幽幽的烟圈,抬手指向无边的晚霞:

  “大仙你看,正如此时此刻的晚霞,以及,我,和你。”

  周奇的这一番文青输出,直接把谢君瑶给整懵了!

  她自幼习武修真,投身宗门厮杀,书念得却并不多,并没有听得太懂对方的意思,但还是隐隐觉得......似乎很厉害很有意境的样子?

  她呆呆的望着面前的凡人青年,一颗沉寂千年的少女心,也是柔情上涌,连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半晌之后,她才反应过来什么,小脸微红道:“谁......谁要做你的最爱!你若是想求本仙传你修仙续命之法,大可直说,至于可与不可......看本仙子心情!”

  周奇苦笑道:“大仙误会了,我的核心思想是,从今往后,即使是这绝症依旧不治,我依然会珍惜每一分一秒,认真的看一场晚霞,仅此而已。”

  “哦,你是这个意思哦.......”谢君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这凡夫俗子......嗯,倒是挺有悟性。”

  “既然你对这红尘人间,有这般理解,那本仙子正好有个问题要问你......”谢君瑶抿着嘴,歪着脖子问道。

  “请问请问。”

  见对方愿意主动接话了,周奇心里也是稍喜。

  谢君瑶开门见山道:“其实齐安民将肉身还给儿子,这我还勉强能理解,但是那小猫妖玉米连性命都不要了,去救一个毫不相关的人类老头,我就有些想不通了。”

  听了这话,周奇也是叹了口气,说道:“大仙说错了,并不是毫不相关,齐安民对玉米照顾备至,两人又相处多年,早已是朋友知己,正所谓士为知己死......”

  接下来,见谢君瑶似乎对这些人世间的情感很是好奇,周奇干脆把《资治通鉴》里“豫让吞碳”的舍身取义故事说了一遍。

  “啊,我还道是,人间与修真界一般,唯利是图,利欲熏心呢。”谢君瑶感慨的道。

  “不知道,或许.....哪里都有好人,哪里都有坏人吧。”

  周奇笑道。

  他这话刚说完。

  只听“咻”的一声破空之响!

  超市仓库的后门洞开,一道赤红色的炫目光球,疾驰而来!

  “东华帝君的神机毫!?”

  谢君瑶立时反应过来,正要伸手去接,却不料那神机毫陡然一个急转,改变朝向,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周奇的上衣兜里!

  “我看到了,我看到它了......”

  周奇瞪大眼睛,喃喃的说着。

  是的,他真的看到了!

  这是一支造型十分奇特的毛笔。

  只见它通体呈朱红色,笔身镌刻着无数斑驳的类似符文的印记,笔尖尤为赤红,乍一看去,宛如正在燃烧的火焰一般。

  “神机毫觉醒了!这东西既然在人间觉醒了!”

  谢君瑶一脸震撼,想伸手去触碰,但终究还是忍住了。

  “嗯?什么意思?”周奇捏住笔顶的金丝吊环,将之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

  “这事说来话长,你只需要知道,这东西,曾经被修真界公认为「十大绣花枕头灵宝」之一,中看不中用,其原因便是此物的器灵沉睡时间太长,并且除了东华帝君之外,根本无人知道如何御使它的内部铭文。”

  谢君瑶道:“我曾经听我北玄师尊说过一个趣事,昆墟有位化神老祖,在年少时偶得此物,喜不自胜,然而,直到他活到5300岁,寿元将尽,这支笔的器灵依旧处在沉睡之中......”

  “啊?这也太能睡了吧。”周奇一脸惊叹。

  “嗨,你听我说完!”谢君瑶皱了皱眉,接着道:“之后,这位老祖在临终之前,很不甘心的立下誓言,要门派的弟子,世世代代看好这支笔,到这支笔苏醒这天,一定要在他坟前高声诵唱,将此事告知与他。”

  “然后呢。”

  “然后这支笔又睡了3000年,一直睡到人家宗门渐渐式微,最后一代徒子徒孙凋零逝去,之后,它也不知了去向,没想到......竟然在这?”

  噗。

  不知道为什么,周奇听了谢君瑶这个仙侠故事,并没有之前那么向往,只是觉得....好笑。

  “哇,所以说你这家伙熬到人家断子绝孙,现在终于是愿意......醒了么?”

  周奇将神机毫置于掌心,自言自语的问道。

  仿佛是回应一般,神机毫的笔尖,出现了一丝炫目的紫光,那紫光竟渐渐氤氲成气体,直流而上,看上去颇为怪异,仿佛被什么东西点燃了一般。

  眼见此情此景,谢君瑶柳眉微微上挑,猛的想到了什么,激动大喊:“紫气燃笔!它开灵了!它暂时承认了你的主人身份!快,快!周老板!用它画画!速度!只有一炷香的时间!”

  “画?画什么?怎么画?”

  眼见对方一脸焦急,周奇也是有一丝慌了,急忙甩出三连。

  “夜幕已至,你此刻就以虚空为画,想的什么便画什么!记住!一定要遵循自己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否则神笔就不灵了!”

  “这个可是传说中天道的衍生灵物,无数魔神大帝求而不得!咳咳.....快!你到是快啊!咳咳咳咳咳.....”

  谢君瑶小脸通红,声音由于太过急促而伴随着剧烈的咳嗽。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

  面前的凡人青年,已然扎好马步,单手负在身后,另一只右手握着毛笔的笔端,笔走龙蛇,奋笔疾书!

  “哇,这家伙......这般行云流水的起手架势,若非他戴着一顶丑陋不堪的帽子,乍一看,还以为是书画大师呢!”

  谢君瑶吞了口唾沫,下一秒,她整个人完全震惊了!

  只见随着周奇的笔锋拂过,空气中,渐渐出现了一个个翠绿色的灵子光斑,这些光斑渐渐汇聚成型,逐渐勾勒出一个......

  奇怪的建筑?

  由于角度的原因,谢君瑶目前只能看出周奇画的正是这方世界的一个建筑物的雏形!

  “哇,你这大傻子!画这些东西做什么!画自己成仙作祖,洞府三千,或者庸俗一点,画自己在这人间大富大贵,妻妾成群,也比这强啊!哎~真是白瞎了东王公的照拂啊!”

  谢君瑶心急如焚,都恨不得冲上去,将神笔抢过,由自己来画!

  是的,若是她夙瑶仙子执笔,直接画它个万界之祖,万族称颂,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天道帝女,岂不快哉?

  可惜,她没人家这个命啊!

  她正胡思乱想间,面前的男子已经站直了身子,握笔的手,也已经垂了下来。

  “他......这就画成了啊?练过的啊。”

  谢君瑶吞了口唾沫,正待上去一看究竟,忽然——

  轰隆!

  电闪雷鸣,群星黯淡!

  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色裂缝,那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来越大,望之而去,其内部一片漆黑,仿佛通往下界地狱......

  “鬼门关都被你轰开了,你......到底画了什么啊!!!???大哥?”

  谢君瑶瞳孔扩大到极致,完全说不话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