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家超市通仙界 > 第二十六章 玉镯的秘密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玉镯的秘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唐国富虽然也很惊讶于周奇什么时候打碎玉镯的,但终究没有将这事儿告诉女儿唐诗然。

  至于齐安民的事情,唐国富只是神色闪烁的说这件事不归辖区公差局管了,让周奇自己小心一点,其他的就没有再提及了。

  周奇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过分深问,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诡异的不详玉镯!

  “唐叔,你让诗然进来吧,我也有话想单独问她。”话茬的最后,周奇主动开口道。

  “好好!”唐国富点头如捣蒜。

  ......

  唐诗然进来之后,门口的唐国富悄悄的带上了门。

  “好久不见。”周奇抬起头,看向眼前已有些陌生的国民大美女。

  很明显,这种标准的分手后情侣会面的开场白,并不能让气氛缓和,反而变得更加尴尬了。

  “你今天什么意思。”

  唐诗然自顾自的站周奇身边坐下,眉目清冷:“那小女孩又是谁?”

  “我的店员。”周奇云淡风轻的道:“这不是重点,我想请问唐小姐那个玉镯......”

  他话没说完,唐诗然情绪激动的道:“这当然是重点!我告诉你周奇,你今天跟那小姑娘的事情,现在已经登上了各大媒体网站的头条!你当众拒绝我的时候,有想过我的感受么?你知道现在网上别人怎么评价我吗?你知道我的粉丝有多么伤心失望吗?”

  “就算......就算我之前跟你提出分手伤害了你,但你就一定要以这种方式报复我吗?”

  说到最后,唐诗然眼泪涔涔而下。

  “我并没有想那么多。”

  周奇道:“如果我下午的态度,给唐小姐你,造成了困扰,现在就给你道歉,对不起。”

  “好了,别说了......”

  唐诗然眼圈彻底红了,哭道:“周奇,周奇我求求你好不好?咱们复合吧,像以前那样,从今往后的每一场演唱会我都要你陪着我!我要每一次把话筒举向台下,都能清楚的听到第一排的你的声音!我还要......”

  说着说着,她泣不成声。

  周奇安静的听着,尽管内心有一股冲动想让他说些什么,但是理智,最终还是让他选择保持沉默。

  “对了周奇,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怎么样......明天跟我再去医院检查一次好不好,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无药可治,那么,我,唐诗然,你的初恋女友,会陪你到最后一天。”

  唐诗然抹了抹眼泪:“至少,直到你生命的最后一刻,我都要让你明白,那个女孩,唐诗然,从十一岁到二十一岁,都深深的爱着你.....”

  听到这里,纵然性格沉稳如周奇,心里还是酸楚难言。

  “好了,就这样吧,诗然。”周奇摇头道:“你的心意,我明了了,但是,我接下来走的道路,跟你截然不同,至少,我看不到交集,另外,你一定会成功的,祝福你。”

  他这话绝对是发自肺腑。

  他现在虽然气运加持,摆脱了癌症,但是即将走向一条超脱天地的修仙长生之道,跟唐诗然这个事业蒸蒸日上的红尘大赢家,完全是不一样的道路。

  轻轻的挪开了唐诗然的手,周奇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走到门边,还是忍不住问道:

  “诗然,唐叔手上的那个玉镯是你送的吗?”

  唐诗然正在沙发上掩面哭泣,听了这话,冷哼一声:“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就只关心这些东西,是吗!?”

  “哦哦,没事了。”

  周奇点头,眼神复杂的走出了门。

  待前男友走远之后,唐诗然将门关上,抽泣着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周姐吗?”

  “是我,小然,你前男友这事儿处理得怎么样了?”电话那头的女声问道。

  “他......他不答应。”唐诗然哭着道。

  “啊?怎么会不答应呢!?你不是说他很爱你吗?天呐.....”

  电话那头的女人明显有些不悦了:“小然,你要知道,现在竞争公司“凯乐文化”那边刚从高丽深造回来的女团练习生蔡坤坤人气可不比你低啊!她的粉丝现在正在各大社交平台造势,消费力非常强,再这么下去,将来势必会抢走你的一部分资源!”

  “所以呢,你现在需要一个足够吸睛的话题,一个更加讨喜,感动全网的人设,来拓展你的路人市场,巩固你现在的国民好感度!”

  “呶,诗然,通稿的标题团队都给你想好了,《国民妹妹唐诗然,对患癌前男友不离不弃,感人至深!》《催人泪下!唐诗然先前微薄上的单身声明,竟是其男友为了其事业考虑,含泪而发》,你觉得怎么样?”

  “我.....我再试试吧。”

  唐诗然捂着脸,抽泣着道:“可是周姐,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可能时日无多了,我真的不想让他曝光在公众的视野下,可以的话,我甚至想请假,安安静静的陪他走完最后一程......”

  “别说这些孩子气的傻话了,诗然。”

  电话那头说道:“就如你所说,他如果真的那么爱你,他一定会为了你的梦想,你的事业,发挥余热,配合你的,你说是不?”

  “行了,道理你都明白了,我这里还有事,先挂了啊!”

  “等一等,周姐!”唐诗然忽然喊道。

  “又怎么了,诗然?”周姐问道。

  “那枚玉镯.....你真是从泰岛寺庙求来的么?”唐诗然忽然想起了周奇最后的问话。

  听了这话,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两秒,慨然道:“对呀,怎么了?你爸爸不喜欢啊?”

  “没、没什么。”

  ......

  “罢了罢了,与其想着从她口中套出玉镯的信息,还不如问问家里那位大仙,心里也踏实点。”

  在唐诗然楼下转悠了一圈,周奇最终还是走出了小区门口。

  没走多远,便是看到了对面便利店的路灯下,一名黑丝短裙的少女目光清冷的看着自己!

  在她的肩上,还蹲着一只身形浑圆的黑猫!

  “哇,大仙,玉米,你们咋来了?”

  虽然跟谢君瑶认识才一两天,但不知为什么,见到这位大仙,周奇方才还沉重紧张的心情,顿时变得有几分轻盈了。

  谢君瑶扬了扬眉:“问它呗,玉米带本仙子找过来的,这家伙多粘你呀。”

  “喵喵!”

  玉米从少女肩上跳了下来,用前爪子搭上了周奇的膝盖。

  这是求抱抱的意思。

  “嘿嘿,真乖。”周奇哈哈一笑,摸了一下小猫的圆脸,随后将之抱起。

  “对了,君瑶妹子,有个事情想问问你......”周奇这才想起正事。

  “呵,现在大仙都不叫了么?膨胀了么,周老板。”

  谢君瑶背着手,投了一个白眼过去。

  “哈哈,都一样。”

  周奇干笑两声,大学选修过心理课程的他,其实还是能明显的留意到谢君瑶并没有生气,反而.....嘴角还有一丝淡淡的喜悦?

  他随即从兜里拿出了那块玉镯的碎片,递到了谢君瑶的面前。

  没想到,一脸淡漠,装深沉的夙瑶大仙顿时脸色大变,问道:“这东西谁给你的?!好毒的人心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