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章 李儒之死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李儒之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汉初平元年正月十二日,即公元190年3月6日,司隶洛阳县,皇城,永安宫。

  唐禹,帝都空大机械系一名即将毕业的普通学生,二十一世纪的一位五好少年。

  昨晚的散伙饭上,他喝了太多的酒,一杯闷倒驴下肚,之后发生的事他一概不记得了。

  他断片了。

  此时,他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一样,搅得他脑仁疼。他努力睁开眼,却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他置身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中,面前一个面容清秀,身材娇小,身着华服的女子眉头紧蹙,半掩着面,小声抽泣。

  纵使多少绫罗绸缎都难以掩盖她的美貌。

  此情此景,好似电视剧中的皇宫内院一般。但是,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他拍着头,努力让自己从梦中醒来。他把这一切都当做了梦境。

  这时候,他身边一个头戴官帽、面容猥琐的官员端着一杯酒走到近前,恭敬地对他说道:“弘农王,此酒乃相国所赐,服此酒,可以避恶。”

  那官员虽然言语恭敬,语气却颇有些威胁的意味,眼神也十分不善。

  唐禹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可不相信这杯酒真的能驱邪避害,八成有诈。

  他心中仔细分析着眼前的情况,“这句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弘农王……相国……如果这再是一杯毒酒的话……”

  那个美貌的女子冲上前来,趁官员不注意,夺过毒酒,咒骂道:“李儒,你身为陛下的郎中令,居然与董卓狼狈为奸,一定不得好死。”

  她眼角流下两行清泪,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唐禹,说道:“陛下,臣妾先走一步。”然后她毅然决然地举起酒杯,作势要一口喝掉。

  她的手却被人有力地拽在半空,手中的酒杯也被夺去。她看着唐禹手中的酒杯,竟一下子栽在地上,哭诉道:“陛下,为何不让臣妾先走?”

  唐禹还未说话,李儒却开始破口大骂:“你这个撒泼的女子,不要着急,弘农王之后,就是……啊……”

  只是李儒还没骂完,表情便由凶狠变成了惊恐,他看着唐禹和其手中已经空了的杯子,一脸的不敢相信。

  唐禹趁李儒张嘴说话的时候,一下将毒酒泼进了他的嘴里,关键他还咽了下去。虽然量不多,但足以致命。

  他到死也不敢相信一向懦弱的弘农王会做出这般举动。

  唐禹没有理会地上捂着脖子一脸惊恐的李儒,重新坐回椅子上。后者无论再怎么挣扎,都已经无济于事。

  他正襟危坐,眼中聛睨一切,盯着随李儒来的一众侍卫,缓缓地喝道:“董卓要谋反,你们也要吗?这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如今李儒已经伏诛,尔等若是退去,寡人可以既往不咎。”

  众侍卫被他的手段和眼神震慑住,此时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他们互相对视了几眼,谁也不想背‘杀死弘农王’这个锅。

  他们慢慢退出大殿,向董卓复命去了。

  等众侍卫走了之后,唐禹一下子瘫到地上,捂着胸口,他的心脏在剧烈地跳动。

  他刚刚成功地避免了一次死亡,改变了他原本的命运。

  他虽是一个理科生,却也熟悉东汉末年这一段历史。

  董卓掌权后,以“天子暗弱,不足以君天下”为由废汉少帝为弘农王,迁何太后和弘农王于未央宫。

  历史上的这一天,董卓派李儒赐毒酒与何太后与弘农王,两人皆被鸩杀于未央宫内。

  唐禹从刚才的种种推断出他的身份以及所处的情况。他就是那位被李儒逼着喝下毒酒的汉少帝刘辩,而愿替他饮毒酒的便是他的妃子唐姬。

  刚才的每一刻,他都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会死于非命。好在李儒还认为他是那个懦弱的刘辩,一时大意,被他找到机会。

  “好吧,从今往后,我就是刘辩。”他的接受能力倒也真强。

  ……

  唐姬走到近前,拿出手帕为刘辩擦去额头的汗水。她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于平常有些不一样,多了些霸气,少了些懦弱和轻佻。

  刘辩闻着手帕上的香气,思绪被拉到眼前,他的危机还没有解除。

  那些侍卫回去禀报董卓,董卓一定还会派人来杀自己,整不好就是那万人敌吕布。

  他不能坐以待毙,想要活命,便要想办法逃出宫去,甚至逃出洛阳。

  他握住唐姬的手对她说道:“唐妃,我要逃出宫去,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唐姬先是一怔,随后不住点头,“陛下去哪里,唐姬就去哪里。但我们怎么逃出去呢?”

  刘辩托着下巴,回忆着以前所看的书中被董卓杀害的忠臣义士都有谁。好像禁军有一个北军越骑校尉伍孚刺杀董卓失败,被董卓所杀。

  他脑中搜寻着关于北军位置的记忆,明确了目的地。

  随后,他让唐姬换上宫女的衣服,自己则穿上李儒郎中令的官袍,乔装打扮一番。虽然他只有十五岁,但身材高大,穿着李儒的衣服倒也合适。

  他又从李儒身上拿到董卓的令牌,又摸出些钱币。

  临走之前,他扫视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生母何太后、李儒和被李儒杀害的宫女和宦官,叹了一口气,带着唐姬离开了。

  他每次穿过宫门,便将董卓的令牌拿出来,对守卫说道:“奉董相国之命,出宫办事。”

  董卓乃是当今的权臣,手下二十万西凉军就屯于洛阳周边,连皇帝都被他换了,可谓权倾朝野。谁又有胆量敢拦他的人?

  刘辩拿着他的令牌,打着他的旗号,顺利来到北军军营。

  越骑校尉伍孚正在营中练兵,听说董卓派人找他的消息,心中十万个不爽。

  伍孚,字德瑜,乃是一个豪气万丈的忠臣义士,根本看不惯董卓的卑劣行径。

  他有心不去理会,却又碍于董卓的权势,不想落人口实。

  伍孚来到越骑军大帐,见到董卓的两个使者,态度强硬地问道:“不知相国找本将有何事?”

  刘辩听到伍俘强硬的语气,不怒反笑,他转过头,对伍孚说道:“伍校尉,你可识得我?”

  “末将伍孚,拜见陛下。”伍孚见来人竟是被董卓废黜为弘农王的刘辩,当即跪拜。刘辩在位时,并未有任何过失,董卓却将他废黜。所以伍孚依然称刘辩为陛下。

  刘辩扶起跪在地上的伍孚,跟他讲述董卓让李儒对他做的事情,“伍校尉请起,我实在是有求于……”

  伍孚听罢,气得七窍生烟,嚷着要去杀了董卓。刘辩赶紧捂住伍孚的嘴,对他说道:“董卓身边有吕布,常人莫近。还望伍校尉送我出城。”

  伍孚当即会意,跪在刘辩身前:“末将定会尽全力护陛下周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