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四章 董家兄弟

我的书架

第四章 董家兄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刘辩率兵赶跑了董越之后,弘农城大街小巷便出现了一个广为流传的谚语,连街巷中玩耍的孩童都能随意传颂。

  “神兵天降弘农王,丢盔弃甲中郎将。”

  弘农王自然是刘辩,中郎将便是董卓帐下的东中郎将董越了。

  董卓废黜刘辩后,根本就没有打算将他放出京城。所以,弘农城也并未建有王府。

  刘辩和唐姬暂时住在太守府,太守府便成了王府。府中只留了一个憨厚老实的老汉和一个看起来比较机灵的婢女,其他仆人都给了些盘缠遣散回家了。

  刘辩为了笼络人心,避免寒了忠臣义士的心,他在人事方面进行了初步的任命。

  伍孚被任命为王国都尉,掌管王国的一应军事,以及缉捕盗贼、维持治安等日常工作。

  越骑校尉部仍旧保持原有名号,原校尉部司马梁宇升任越骑校尉,越骑校尉部扩充至一千人,有军侯五人。

  苏定被任命为城门校尉,负责主管弘农城四个城门的守卫,其下共有四个门侯,每名门侯各领兵五百。另外,其下的城门司马、城门丞、门侯由他自行任命。

  董越离开时,为弘农城贡献了三千套兵甲,五百匹战马,补足城门校尉部和越骑校尉部一部分后,还有富裕。

  有功之臣任命完毕,人心思定,接下来的工作才能更好地进行。

  刘辩作为一个知晓上下五千年历史故事的穿越者,知道论功行赏、赏罚分明的积极作用。

  虽然成功夺下了弘农城,有了一个据点,但刘辩脸上并没有欣喜的神采。

  整个弘农国共有九县,自西向东分别为华阴县、湖县、弘农县、卢氏县、陕县、黾池县、新安县、宜阳县和陆浑县。

  弘农九县,刘辩只占其一,其余皆被董卓麾下将领占据。

  如此破落形势,刘辩又如何能够舒展开眉头?

  ……

  吕布带兵穿过函谷关,顺着谷水途径新安、黾池两县,终于在黾池县以西四十里处寻到了刘辩的确切消息。

  他在这里遇到了一身睡袍的董越。他望着董越身后无盔无甲的两千余名士兵,心中好奇他们究竟经历了何种离奇遭遇。

  他拍马上前,拦住董越的去路,问道:“董将军,你们的兵刃和战甲呢?”他的表情似笑非笑,耐人玩味。

  董越见到吕布,心中尴尬。他本想绕过去,不与吕布相认,却被后者拦住去路。他只好简单讲述一番,并未提及被刘辩五花大绑拿刀威胁的事,“本将着了刘辩那竖子的道,一时大意失了兵甲。”

  吕布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说道:“弘农王性格轻佻懦弱,没想到董将军居然会着了他的道,还不如一个被废黜了的小孩子。”

  “你……”吕布的话尽显嘲弄,气得董越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想辩解却又无法反驳,想揍吕布却又打不过。

  此时,吕布身边只带了两百骑,难以攻城拔寨,他决定先回洛阳复命。他命一员将领卸甲,指派其独自往弘农城打探情况,查探弘农城的虚实。

  那名将领约莫二十出头,身材修长健硕,一双鹰目摄人心神,手持一把长戟端坐于马上,端是一位豪杰人物。

  吕布走远后,董越麾下的一员小将忿忿地说道:“哼,一个三家姓奴而已,居然如此……”

  他还没有说完,一支羽箭直击面门,当场毙命,死状十分骇人。董越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大气也不敢喘,呆呆地立在原地。

  一行人中,只有董横一人面不改色,怒斥吕布下手太狠。

  一百五十步外,吕布缓缓地将长弓重新放到背上,纵马疾驰。

  直至吕布消失不见,董越才带着麾下将士继续赶路。许多将士腿脚发软,一不小心就摔在原地。

  吕布随手一箭,竟恐怖如斯。

  董越带着队伍一路向东,又行了半日,终于到达了目的地,黾池城。他和董横一母同胞的兄弟董云是黾池城的守将。

  董云在家排行老二,他打小便与两个兄弟有所不同。董越和董横好舞枪弄棒,他却好四书五经。

  他一心只读圣贤书,想要像本朝高祖一般“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娶阴丽华”,出人头地。

  结果事与愿违,他等了六年,却从未被郡里推举。最终他投笔从戎,三兄弟一起成了董卓麾下战将。

  他由于肚子里有一些墨水,知些谋略,已经成长为可以独挡一方的大将。只是彼时的圣贤书,如今却只剩下一个书字。

  他在黾池县内横征暴敛,欺男霸女,惹得黾池县民不聊生,商不言利,百姓怨声载道。

  董越带着麾下将士到时,他因为新纳了一房小妾,正在大办筵席,邀请了黾池城内大大小小的人物。

  众人即使百般不愿,也要乖乖地准时到场,奉上礼物与钱币。否则,董云总会找到一些明目来整治你。

  深夜,董越、董云、董横三兄弟坐在府中聊起弘农王私自逃回弘农国,夺回弘农城一事。

  董云安慰着兀自苦恼的两个兄弟,给他们的杯中倒满酒。他仿佛从中嗅到了更进一步的机会。

  他从另外一个角度给两人做了一个分析:“刘辩虽然拿下了弘农城,但他也被限制在了那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董越反应较快,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正合心意,“二弟的意思是……”

  “对,我们何不带兵拿下弘农城,活捉刘辩。这可是大功一件。”董云越说越兴奋,仿佛刘辩已经被他抓到了一般。

  董横突然记起白日里吕布一箭镇住所有人的场面,说道:“哼,一定要在吕布那个傲慢的家伙面前威风一把。”

  董云一脸无奈地瞧着董横,苦口婆心地劝道:“三弟,你真的不要再去惹那个杀神了,你有些莽的过头了。”

  他这个弟弟,为人义字当先,待人真诚,没有什么花花肠子。除了脾气暴躁,一点就着,还有点好斗之外,没有什么缺点。

  董横口中随意敷衍着,心中却打定主意要与吕布分个高下。

  酒过三巡,三人都有些醉意。由于明日还要带兵攻打弘农城,董云提醒两人不要因小失大,喝酒误事,三人各自回去休息。

  弘农城内,刘辩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浑身不自在。他作为穿越者,并不是原来的刘辩,唐姬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陌生人。

  他瞧着身边熟睡的美人,不知该如何处理这段关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