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十章 董横救驾(下)

我的书架

第十章 董横救驾(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弘农城,医馆。

  刘辩对于董横的倒下,异常慌乱。他拍着董横的脸说道:“喂,你不要死呀,老铁。”

  此时,医馆的大夫恰好都去外诊了,他在医馆里翻了半晌,也没有找到止血药,倒找到了一副止泻药。

  刘辩丢掉止泻药,看起了药柜上的标签。他只知道一种治跌打损伤的药,白灵子,又名石蜘蛛、滴水珠等。

  他一边找,一边默念道:“白灵子,石蜘蛛,滴水珠,白……”

  终于,他在药柜右侧找到了需要的白灵子。接着,他将白灵子碾碎,准备敷在董横的伤口上。

  正巧医馆的苏大夫出诊回来,见他如此,赶紧拉住他的手,说道:“这药不是这么用的,我的小祖宗。”

  苏大夫,全名苏友常,乃是苏定的叔叔。

  刘辩尴尬地笑了两声,心道:“我只是发挥一下主观能动性嘛。如果能用手机搜索一下的话,一定可以的。”

  他乖乖地站在一边,以免打扰大夫救人。但是,当苏友常低下头看到五具尸体时,吓得摔在了地上。

  刘辩在苏友常耳边轻声道:“苏大夫,你要冷静,救人要紧。”

  苏友常拿药的手不住颤抖,颤颤巍巍地给董横止住血。

  然后他仓皇跑出医馆,报官去了。

  这是他第一次见刘辩,自然不知道这里最大的官就在他身边。

  ……

  董横醒来时,他身上缠满了止血的白布,手脚上的铁链也已被撤去。

  他抬起头,见到刘辩和张辽坐在旁边,笑着说道:“怎么给我放了,不怕我逃跑?”

  刘辩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养好伤,我亲自送你出城。”

  张辽站在他身后,心中更加疑惑了:“王上不是要招揽他吗?怎么还放他走?”

  刘辩陪董横又聊了一会儿闲话,见天色已晚,告辞回去了。

  张辽则跟在他身后,保护他的安全。

  今天的事可给张辽敲响了警钟,他心中暗暗发誓,以后就算刘辩让他离开,他也要留在不远处。

  天气越来越差,张辽的心情也是如此,他站在原地,对刘辩说道:“王上,今天是文远的失职,文远愿接受惩罚。”

  刘辩拉着他的手,说道:“今天是我命你先走的,何来失职一说。如果你非要领惩罚的话,下次战斗就上第一阵吧。”

  一阵冷风吹过,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刘辩安慰张辽不要多想,催促着他赶紧回府。

  回到府中,刘辩差一名守卫给给董横送去一件棉被,又赏了守卫一吊钱。

  唐姬在府中盼了一日,终于盼到刘辩回来,她还不知道刘辩遇刺一事,开心地唤他来吃饭。当然,刘辩也不想告诉她,免得她担心。

  皇甫贤新为王府介绍了许多仆人,有两位嬷嬷做得饭菜非常可口。她今日无事,一直待在厨房里学着样子做菜。

  她一边吃,一边往刘辩碗里夹菜,给他介绍每一道菜是如何做出来的,让他感到温馨与幸福。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刘辩突然发现桌上有一道炒青菜,与其他菜肴的色相大相径庭,似乎还有些糊了。唐姬一直没有给他夹这道菜,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夹了一筷子放在碗中,斜着眼瞧着唐姬十分紧张地看着自己,模样甚是可爱。

  他夹起一棵青菜放进嘴里,仔细地品了一会儿,说道:“嗯,这应该是今晚最美味的一道菜了。”

  唐姬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提到嗓子眼的心也落了回来。这可是她今晚小心翼翼地做了一个时辰的成果。

  她开心地夹起一棵青菜,准备尝一下自己的成果。

  结果,刘辩突然夹住了她的筷子,说道:“爱妃,这道菜我太爱吃了,都给我吃吧。”

  唐姬心中得意,将整盘菜都放到他面前,托着下巴看着他。于是,一盘炒青菜在他津津有味的吃相下被吃光。

  刘辩摸了摸唐姬的头,也给她夹了一大碗菜,让后者笑靥如花。

  门外寒风冷冽,门内却是温情蜜意。

  这些温馨的小事让他渐渐接受了自己的身份,也接受了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唐姬。

  ……

  汉初平元年正月十六日,司隶洛阳县,西凉军大营。

  一夜过去,天气逐渐好转,天空中乌云散尽,初升的日头让人感到温暖。

  巡逻的士兵在营外的一棵树后发现了一个人影,众人上前查探,正是营中的将领李利。众人齐力将快要被冻僵的李利抬回营内,擢人去通知李傕。

  李利仅说了一句“董横投降弘农王,坏相国大事”便晕了过去。

  李傕一直守到午时,李利才再次醒来。他仔细盘问李利这次刺杀计划的执行情况,最后长叹一口气,说道:“莽夫误我。”

  他并未将此事上报董卓,而是到营中点齐兵马,带着一万大军直奔弘农城。

  他接旨两日未出发就已经触了董卓的霉头,如今再加上董横这个糟心事,董卓不把他降职就已经是积了大德了。

  李傕刚出西凉军大营,李傕营中的一个士兵偷偷来到其他将军营中,对一位体态有些微胖的将领耳语。

  那名将领听罢,赏了来人一吊钱,离开军营往相府去了。

  他便是董卓帐下的另一位将领郭汜。

  ……

  皇城,相国府。

  郭汜来到相国府,听人讲起今日洛阳城中发生的一件大事。

  侍郎何颙、郑泰,侍中种辑,黄门侍郎华歆等人欲图谋行刺董卓,不料被人告发,事情败露。

  郑泰、种辑、华歆闻信弃官出逃,侍郎何颙出逃不及,被收入大狱。董卓亲自带人前去审问,然而他还没有赶到,何颙便自杀了。

  最终,董卓也没能知道除了四人以外的其他人。

  董卓命吕布于洛阳城中大肆搜捕四人的亲眷、门生,凡是能沾到一点边的都被抓入大狱,连三人的邻居都没能幸免。

  一时间,洛阳城中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郭汜向董卓禀明董横投降弘农王一事,结果却被他赶了出来。

  并不是董卓不信任郭汜,而是他今天接连收到坏消息,心情差到极点,给众人下了逐客令。

  郭汜摇了摇头,心中觉得不值。他不仅挨了一顿骂,还赔了一吊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