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十二章 李傕攻城(下)

我的书架

第十二章 李傕攻城(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城门倒塌,对于守军来说可不算一件好事。

  城门一倒,守城一方的地利优势便被缩小。一旦失去了优势地位,这种落差往往会导致守军心态的失衡,士气也随之下降。

  更何况守军兵力分散,分布在城墙、城门各处,敌军只要牵制他处,集中兵力攻此一点便可。

  李傕正是这样做的,他一声一声令下,命令部队全军出击。

  他这一次出征,由于是攻城,只带了五百骑兵,其他皆是步兵。

  现在,李傕身边只有五百骑兵和一些亲卫。

  在弘农城的守城之战中,梁宇和他麾下的一千越骑一直没有出现。

  此时,他们却是从弘农城北门倾巢而出,绕了一个大圈之后,冲向了李傕。

  一千越骑冲击五百西凉骑,李傕麾下的西凉骑准备不足,尚未调转阵型,被梁宇手下的越骑冲得七零八落。

  李傕抵挡不住,想要撤到城前步兵一侧,却被阻住去路,只得仓皇撤退。

  梁宇率越骑紧追不舍,他还记得荀攸的原话:“最好将他追出弘农县。”

  李傕一撤退,攻城的西凉将士顿时傻了眼。李暹想要重整队伍,一边进攻弘农城,一边差人去救李傕。

  但主将都撤退了,谁还愿意听他的号令攻城,纷纷撤退。

  胡封正带兵在城内冲杀,突然感到后劲不足,一看身后的将士都在撤退。

  他赶紧带着人冲杀出去,秦远带人追了出去,却被李暹带人拦住,只好作罢。

  李暹和胡封讲明缘由,两人带着麾下的将士撤退。

  他们是撤退了,但城墙边的云梯上还挂着近两百名西凉士兵。

  这些西凉士兵动也不敢动,跳下去不死也残,挂在云梯上无比尴尬。

  秦远已经站在城下,带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刘辩来到城墙上,看到此情此景,只想大笑一场,他忍住笑意,大声喊道:“投降不杀,慢慢退下去,举起手来。”

  云梯上的西凉兵按照刘辩的话,慢慢退了下去,最后被秦远带人押入城中。

  苏定则带人到城外打扫战场,收敛阵亡将士的尸体。

  刘辩突然感觉左肩有些痛楚,那里方才被敌人砍了一刀,有一条不算浅的伤口。若不是张辽及时赶到,他的整条手臂恐怕早已经被削去了。

  但他若不亲自上阵杀敌,又如何保持将士们的士气,又凭什么让他们为自己拼上性命。

  这可苦了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张辽,张辽此战万分小心,还是让他受了伤。

  一番大战,张辽战得心惊胆战,他想要劝刘辩以后不要再深入险境,他刚要张口,却听刘辩说道:“寡人虽为皇族,却未有仁德之名,若不上阵杀敌,将士又如何安心为我拼命。”

  张辽拱手道:“王上仁德勇敢,礼贤下士,与我所知大不相同,天下人也将会知道您的仁德。”

  从此刻开始,张辽心中才将刘辩当做明主,真正死心塌地地追随。

  刘辩并未因为肩上有伤而去医治,而是在城门处帮助搀扶伤兵,鼓舞着受伤的将士。

  众将士见他身上的锦衣沾满鲜血,佩刀也有两处豁口。他肩膀处有一道长长的伤口,却不去医治,反而先来关心自己。

  刘辩体恤将士,将士心中感动,他们想起了那日高呼“誓死守卫弘农城”的场景,竟有人哭了出来,纷纷劝他们的王上去处理伤口。

  伍孚站在一旁看着将士归心的场景,甚是欣慰,感怀他没有跟错人。

  弘农城外,旌旗、兵器以及将士的尸体散落一地,一片萧瑟的景象,如同一处炼狱。

  刘辩看了一眼这凄楚的景象,在张辽的陪同下往医馆走去。

  ……

  董横在在医馆门前瞧见刘辩肩上的伤,关心地问道:“怎么还亲自上阵了?”

  刘辩只是笑了笑,连称:“小伤,不碍事。”

  医馆坐堂的苏大夫见弘农王受伤,不敢怠慢,小心地为他处理伤口,心中感叹:“这么小的年纪,还要亲自上阵杀敌,看来生在帝王家也并不让人羡慕。”

  苏大夫的表情都被刘辩看在眼里,他身份如此,董卓在一日,他便一日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只能在夹缝中求得生存。

  他突然忆起夜谈时荀攸说过的话:“李傕自恃多谋,必轻于王上。我们可趁他全力进攻时,攻其本身,弘农之危可解。”

  一切果如他所说。

  荀攸和皇甫贤早先和城中一些老者商量政策,没有出现在城墙上。

  会吾中途,城外喊杀声一片,众人皆坐立不安,面色苍白,止不住颤抖。

  只有荀攸和皇甫贤二人镇定依旧,面色泰然,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两人听闻刘辩在战斗中受伤,前来探望。

  一进门,荀攸便跪在刘辩身前,谏道:“王上,临阵身先士卒,鼓舞士气,是为一军之帅。然王上乃万金之躯,弘农亦未到危急之刻。我等皆为王上而来,如若您有所闪失,我等将何去何从?还望王上切勿再涉险地。”

  荀攸之言说得真切,不卑不亢,一心为了刘辩。

  刘辩闻言将他扶起,说道:“先生之意,寡人已知晓。寡人有诸位贤儒良将相助,无忧也。”

  张辽见荀攸一句话便将刘辩说服,心中非常佩服。然后他想到自己被刘辩说服的样子,暗自发誓一定要多读一些书。

  等到苏大夫为刘辩处理好伤口,众人便移步到了王府。

  医馆中独留董横一人坐在床边静静思考,刘辩临走前的话一直在他心中萦绕。

  “我这里有西凉降兵两百,正无人统领。思来想去,你最合适。”刘辩语重心长地说道。

  李利回到洛阳,一定会告他反叛。如今李傕新败,亦会想法子将一部分责任推到他的身上。

  西凉军中恐怕不会再容他。

  董越、董云虽然会接纳他,但势必会受到牵连,他不能投黾池去。

  董横思索再三,也没想到更好的去处,总不能回到洛阳去让董卓杀头吧。

  “也罢,就先呆在这里吧。”董横说完,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