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十四章 董云入京

我的书架

第十四章 董云入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日天气大好,天空中万里无云,明媚的朝阳暖人心神。

  董云的心情却有些阴沉,董卓果然对他们兄弟俩起了疑心。军令比他预想的要早一些,应该是李傕在出征前便已将董横之事上报。

  他心中骂道:“李傕这家伙,居然骗我说尚未上报董卓。”

  其实,董云是错怪李傕了。将董横之事上报给董卓的并不是李傕,而是郭汜,一个见李傕升职有些眼红的人,一个想借此升职却挨了董卓一顿骂的人。

  郝萌宣布完军令后,立在原地,似乎是要同两人一起回洛阳。

  董云一脸悲戚,装作有些无奈地说道:“伍孚和弘农王带着相国的令牌闯进弘农城,大哥准备不足,奋力抵抗,为伍孚所伤。第二日,大哥带我们去夺回弘农城,又被张辽重伤,恐难以同行。”

  说罢,董云引着郝萌到卧房,查探董越的情况。

  郝萌只见董越头部、肩部、腰部、腿部皆被白布层层包裹,头部还有鲜血渗出。他似乎陷入了昏迷,偶尔还会痛苦地呓语,模样十分凄惨。

  此前,郝萌和张辽同在吕布麾下共事,有过切磋,知道张辽的厉害。他实力不济,败于张辽也正常,只是这伤得也太惨不忍睹了。

  郝萌不忍再看,转身走了出去,他对董云说道:“既然如此,只能请将军一人同我回洛阳了。”

  董云借故收拾一些细软,再次回到了董越的卧房。董越正在拆解身上的绷带,他听到有人开门进来,迅速钻入了被窝,痛苦地呓语。

  董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大哥,就我一人,别装了。”

  然后,董云一边帮他拆布带,一边跟他交代营中之事。董云还将冯新去做的事告诉了他,若此事能成,他们兄弟三人无虞。

  一切交代完毕,董云拿上细软,带了一队亲卫,同郝萌往洛阳去了。

  众人沿着谷水前行,谷水宽阔,波涛汹涌。董云瞧着这奔流不息的谷水,想到此行凶险,心中忆起了《易水歌》中的一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他心中叹道:“还真有些怀念手不释卷的日子呢。”

  ……

  司隶河南尹,洛阳县,皇城,尚书令府。

  府中,一个头上布满了青丝的老者手中握着一封书信,浑身颤抖。

  他便是当今的尚书令王允。

  他生于并州太原郡祁县,出自太原王氏,乃是名门望族之后。

  他从小天资聪颖,十九岁便被推举为郡吏,却因为性格刚直不阿,屡屡得罪权势,备受打压。他曾因为检举中常侍张让勾结黄巾军,而被张让构陷入狱。

  如今王允入主尚书台,掌管图书、记录、财政、选举以及参奏之事。尚书台出纳王命,为天子喉舌位,总领纲纪,无所不统,早已取代三公,成为真正的宰相机构。

  他位极人臣,实乃人生幸事,本应开心才对。

  但是,从董卓带兵入主洛阳以来,他一刻都开心不起来。董卓的所做所为已经严重动摇到本朝一百七十五年的基业。

  他身为尚书令,便要尽其责,若不能匡扶汉室,这又有何意义?

  怎奈董卓势大,他又老弱。明面上,他对董卓虚与委蛇,装作毕恭毕敬的样子,屈从于董卓,获得了信任。暗地里,他召集有识之士,想要暗杀董卓。

  众人多日谋划,最终却功亏一篑。侍中何颙为自家仆人检举,被下入大狱。

  最终,何颙以死明志,同时也保护了他的身份不被发现。

  今日,他又收到一封来自渤海太守袁绍的信件。

  袁绍,字本初,汝南汝阳人。他出自汝南袁氏,乃是司空袁逢之子。他因不同意董卓废立之事而出走洛阳,后董卓为安抚他,任命他为渤海太守。

  信中,袁绍言辞恳切,若王允有意图谋董卓,他愿尽一份力。

  王允见袁绍书信,忆起何颙来,心中悲痛,情难自已。

  他看向为袁绍送书信的人,说道:“子远,本初之意,我已知晓。然董卓每日小心戒备,出入皆有甲士相随,一时难以觅得良机。或许,还是要靠洛阳外部的力量。”

  为袁绍送信之人名叫许攸,字子远,南阳筑阳人。

  他听王允言外之意似乎是要袁绍引兵入洛阳除奸佞,问道:“司徒大人,不知若依外部力量,当以何种理由为之?弘农王?”

  王允沉吟片刻,摇头道:“弘农王侥幸逃出洛阳,本是最好的人选,然他身负叛国之名,以他之名行事,名不正言不顺。”

  许攸对王允之言表示赞同,他想不透王允究竟何意,说道:“一切还望司徒大人明示。”

  王允将袁绍的书信放在蜡烛上,将其引燃。

  他透过燃烧的书信,一脸高深地说道:“大司马刘虞刘伯安为上,当今陛下为中,弘农王为下。”

  言毕,他不再赘言,开始闭目养神,似乎已经下了逐客令。

  许攸明白他的用意,也不耽搁,起身告辞,准备回渤海郡复命。

  洛阳街头,依然人来人往,商贩叫卖声不绝于耳,一派繁荣的景象,似乎宫中之事尚未波及至此。

  但是,宫中董卓弄权,长此以往,洛阳百姓会经历何事,谁又说得准呢?

  许攸没有停下脚步,快步向城门赶去。城门守军只是简单盘查了他一下,并未为难于他。

  他这柔弱的书生模样,在洛阳实在是太常见了,多少仕子盘旋于此,只为求一个功名。

  许攸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洛阳城外,此时距离他进入洛阳也不过两个时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

  许攸离开不久,两员健将引着一众骑兵进入洛阳城。为首的正是郝萌和董云,两人不紧不慢地走了近两日才赶到洛阳城。

  城门处的守卫认得郝萌,根本没敢阻拦他们,便闪开一条路,放众人进城。

  董云一进入洛阳城,早先的泰然淡定全部消失不见,心中变得忐忑难安。

  他之所以奉董卓军令,进入洛阳城,也是为了保自家兄弟一条性命。

  倘若不来,董卓一定以他们三兄弟皆已反叛为由,派兵将他与董越抓住,最后处死。

  他来洛阳,也是无奈的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