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十八章 城内遇袭(上)

我的书架

第十八章 城内遇袭(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汉初平元年正月二十三日,司隶弘农郡,弘农城。

  冯新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伍孚带人连着搜捕了五日,竟然毫无进展。

  这可愁坏了王国中尉伍孚。

  此时,伍孚结束了一天的搜捕,正在皇甫贤家中喝茶,一起的还有荀攸。

  他品了一口茶,满面愁容地叹道:“一连五日,搜捕行动毫无建树,我接下来究竟该如何做?请两位先生教我。”

  皇甫贤瞧他碗中见底,提壶为他续上一杯,言道:“德瑜兄不要忧心,城门有季安把守,王府又有文远守卫,我们只需继续排查便可。”

  伍孚又将热茶一饮而尽,无奈地说道:“寻不到细作,我寝食难安。”

  “或许,细作之事已不用我等担心。”荀攸品了一口茶茗,一脸高深莫测。

  伍孚、皇甫贤两人闻言心中好奇,一再追问,荀攸却只是摇头不语。

  ……

  伍孚、皇甫贤两人之所以寻不到冯新,是因为他现在躲在了董横家中。

  他本次进城不但说动了李平为首的西凉降兵,还煽动了几户熟识的西凉同乡,相约共同举事。

  伍孚和皇甫贤多次与他一墙之隔,差一点便能抓住他。

  他从李平口中听闻董横已经有所动摇,干脆直接住在了董横的住处,整日劝说董横。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冯新深谙其道。

  他对于董横的劝说还是十分用心的,毕竟一个董横的战斗力比他们全部加起来还要强。

  董横对他有些烦了,干脆就住在了酒肆。

  这天晚上,他正在酒肆饮酒,折冲校尉秦远带着一些军士也到这里寻些乐子。

  董横与冯新联系之事只有刘辩、荀攸、皇甫贤和苏定四人晓得,连随荀攸和皇甫贤办事的军士都不知。

  秦远见董横一人在这里饮酒,便舍了手下军士,在他身边坐定。

  他从旁边桌子上取了一个碗,对董横说道:“董兄一人饮酒,着实无趣,不如你我同饮,方能热闹一番。”

  董横也不搭话,只是抱起酒坛给他满上一大碗。

  三碗之后,两人打开了话匣子,各自聊起了家乡趣事。

  三碗又三碗,直到秦远有些醉了,董横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问道:“秦兄,你最初是为什么要跟着那小……王上的?”

  秦远回道:“起先是因为伍大哥,现在则因为王上值得我效命。”

  那日李傕攻城,刘辩在城门处身先士卒,与将士共进退,战斗结束,他并未优先处理伤口,而是体恤将士,收买了一大波人心。

  这其中就包括秦远。

  然后秦远又干了一杯酒,补充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我老秦就是因为王上和我一同战斗过。”

  说罢,他又与董横干了一杯。

  董横一边饮酒,一边看着星罗棋布的夜空,思索着董云的计划。

  如果他愿意,想毕也就不会拖到今日了。

  董横、秦远两人又聊了些军中趣闻,有些臭味相投,一直畅饮到天明。

  第二天,酒肆掌柜的醒来收摊时,两人都趴在桌子上睡得跟猪一样,旁边摆着十几个空酒坛。

  酒肆掌柜的收拾酒坛时,一不下心摔碎了一个,惊醒了熟睡的董横。

  他问掌柜的现在是什么时辰,掌柜的告诉他已过巳时。

  董横闻言,酒也醒了几分,他跟掌柜的付了钱,夺路向军营赶去。

  ……

  今日,刘辩按照计划要去各营检视军情,一是为了鼓舞士气,二是为了体恤将士。

  在这个危机四伏、强敌环伺的时候,他要尽可能保证麾下将士的忠诚。

  这可不像游戏那般可以看到武将的忠诚度。

  他先在四个城门检视了一圈,后又前往军营,越骑、折冲、鹰扬三部都驻扎在那里。

  他身边只有张辽与二十名卫士陪同,如果不是张辽坚持,他原本一名卫士都不愿意带。

  刘辩在离开城门不久,在一处街市遇到了迎面走来的西凉兵。

  ……

  冯新、李平等人一直在暗中谋划杀掉刘辩,却因他一直未出王府而无从下手。

  王府共有两百名卫士,守卫森严,一时难以攻下。

  前日,李平收到消息:弘农王将要检视军营。

  他与冯新私下商议,欲趁机挟持刘辩,逃出弘农城,然后再带着刘辩的首级回到黾池。

  李平按计划带兵出了军营,却没见着冯新,等了半晌也没见其出现。他暗自琢磨:“这冯新难不成临阵脱逃了?”

  然后他听手下回报,刘辩已经检视完四座城门的守卫,往军营来了。

  李平没等到冯新,却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对手下说道:“迟则生变,我们不等冯新了。”

  然后,他带着人往刘辩来军营的必经之路靠拢,装作按董横命令出营巡逻的样子。

  同样,另一队人马也在等着冯新,他们正是冯新在城内煽动的西凉人。

  他们领头的唤作董茂,是董卓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他被冯新一顿鼓吹,做起了事成之后到洛阳升官发财的美梦。

  正因为跟董卓有那么一点点的关系,被众人推举为带头的,一时间有些飘飘然,不知所以。

  董茂昨日已与冯新商议好行动细节,带人到了街上,埋伏在刘辩去往军营的路上。

  此时,他们两队人马正好一前一后将刘辩的队伍夹在中间。

  刘辩哪里会想到有人敢明目张胆地绑架他。

  他不认识李平,李平却是认得他。

  李平见刘辩、张辽带着二十名卫士迎面走来,一脸谄媚地迎了上去,说道:“小的李平,见过王上,张大人。”

  李平行为恭谨,言语谦卑,让刘辩非常喜欢。只是李平脸上的谄媚使他非常不适应,他只当对方是因为曾经是俘虏的缘故才如此行事。

  他握着李平的手说道:“众将都是弘农国的战士,大家都是一家人,还望诸位心中不要太过计较各自的出身。”

  董茂与李平通过冯新相识,他见李平带人出现,以为冯新跟李平在一起。

  此时,刘辩的手主动送到李平手里,正是行动的好时机,他带着人从刘辩等人身后的街道中闪出来。

  李平见董茂出现,以为冯新跟他在一起,瞬时脸上露出了奸诈的表情,用力地握住刘辩的手。

  他身后的一众士兵瞬间散了开来。

  李平和董茂前后夹击,将刘辩一行人团团围在中间,如狼群一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