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十一章 借口出兵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借口出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汉初平元年二月二十四日,司隶河南尹,洛阳县,皇城,相府。

  董卓早朝归来,身子骨有些乏累,回府之后便躺在榻上休息。

  他今早在朝堂上奏请刘协下旨,派兵再次征讨占据弘农城的叛王刘辩。

  结果,朝堂上反对声一片,连刘协那个小儿都以“王兄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封国,我们再观察”为由搪塞了他。

  再加上关东地区的刺史、太守们似乎也对他颇为不满,多地响起了“讨伐董卓,清君侧”的声音。他亲自提拔起来的一批太守居然要来清掉他。

  朝堂内外,众人都要忤逆他,让他大为光火。

  他临走之前,大步走到刘协身边说道:“陛下,本相能把你扶上去,也能把您拽下来。”他并未刻意压低声音,许多尚未离去的大臣都听到了他的话。

  然后他回头愤怒地扫视了一圈,众臣敢怒而不敢言。大部分人皆甩袖而去,只有王允在原地向他作了一揖,恭谨而又谦卑。

  他对于王允的表现非常满意,不像袁绍、鲍信那些喂不饱的狼崽子。

  董卓躺在榻上,想起朝中琐事,气就不打一处来,心道:“我为朝廷破匈奴、拒鲜卑、剿黄巾,立下赫赫战功。那些大臣不感激我也就算了,他刘协今日的一切都是我赐予的,他居然敢忤逆我。”

  他气上心来,也没有睡觉的意思了。恰好此时郭汜来访,他便召郭汜进来。

  郭汜一进门,见董卓倚在榻上,脸上有些怒意,知道他是因为早朝时发生的事气愤。

  郭汜走上前说道:“相国何必为那些不知感恩的人生气。我给您带来一个好消息,我派往弘农城的探子回报,华歆到了弘农城。”

  董卓脸上怒气更胜,喝道:“华歆逃至弘农城,为什么是好消息。”

  郭汜不紧不慢地说道:“相国,虽然陛下未同意您出兵抓弘农王,但总不能阻止您去抓谋划刺杀您的华歆吧。这样我们不就有出兵的理由了吗?”

  董卓闻言,心中豁然开朗,心道:“好一个华子鱼,本相倒真是要谢谢你。

  他对郭汜说道:“你速去营中准备,本相这就去宫中让小皇帝下旨。若弘农王从中阻挠,先斩后奏。”说着他做出一个斩了的动作。

  郭汜会意,道了声“诺”,回营准备去了。

  他与李傕本是董卓女婿牛辅手下的校尉。

  上一次李傕攻打弘农城,得了一个中郎将,得以与牛辅平起平坐,不知道他这次会得到什么官职。

  郭汜心中对此期待万分。

  ……

  皇城,德阳殿。

  董卓借着抓华歆的借口除掉刘辩,殿内的每一名侍卫、宦官、宫女都能看出他的用意,却没有人敢阻拦。

  只因他身后的那个身影太过高大,眼神中的傲慢一旦散去,冰冷的气势便压的人脊背发寒,不敢喘气。

  刘协还是拗不过董卓的威逼,让人交出了玉玺。

  董卓早已经在圣旨上写好内容,他接过玉玺,亲自盖好,欣赏着他的又一幅杰作。

  他交还玉玺时,突然想道:“若是将玉玺一直放在自己手里,岂不是更好。”

  但他还是打消了这个看法,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刘协望着董卓的傲慢的背影,担忧刘辩的同时也在思考,万一哪天惹恼了他,将自己像刘辩一样丢在一边,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刘协摇摇头,他已经无法专心看书,对左右说道:“我们去芳林园。”

  他对命身旁的侍从带上他新得的玩具,一行人出了大殿往芳林园走去,他心道:“如此贪图享乐,或许后世对我的评价会是一个软弱无能又可怜的君主吧。”

  但是,他现在需要以此来蒙蔽董卓,保得一条性命。

  他与刘辩一样,都是要活下去。

  ……

  司隶弘农国,弘农城,王府。

  今日午时,荀攸、华歆和皇甫贤三人便来王府拜访刘辩,三人给他带来一个猜想。

  董卓可能会借华歆在弘农城,再次派兵进攻弘农城。

  如果真是这样,他们一定会带足兵马,做好万全的准备。

  算上董越滚出弘农城的那一次,西凉兵已经在弘农城失了三阵。如果再输一次,西凉兵的脸面就丢光了,董卓的脸色也不会太好看。

  那个时候,各路英豪不再忌惮西凉兵的威猛,群起而攻之,恐怕董卓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所以,此战对于董卓来说,只许胜,不许败。

  而想立于不败之地,他只需要派出一个人,一个号称‘飞将’的吕奉先。

  人言吕布善骑射,膂力过人,端是一位骁勇善战的猛将。

  刘辩听着荀攸的分析,一阵头大。但顷刻之后,他心中便释然了。

  他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笑道:“公达先生昨日应该便想到了这些,既然今日才提起,一定已经有了退敌之策。还请先生教我。”

  华歆和皇甫贤见刘辩如此临危不乱,心中暗暗佩服,他们两人听完荀攸的话之后,还慌乱了好一会儿。

  其实,不是刘辩临危不乱,而是他对荀攸有充分的信任。

  荀攸叹了一口气,说道:“果然什么都瞒不了王上,臣确有一计,却需要崇武配合才行。”

  刘辩闻言,猜到荀攸可能是要董横假降,但他有些不解地问道:“崇武助我们平叛,弘农城人尽皆知,吕布怎么会信任他。”

  华歆和皇甫贤亦有此疑问,同样看着荀攸,想要一个答案。

  荀攸端起茶一饮而尽,笑道:“兵者诡道也,虚虚实实,敌不可知。王上,臣只是让崇武送一封信,并不让他深入敌阵。另外,德瑜在城内抓到了一个探子,我们还可以利用探子的信鸽。”

  言毕,荀攸示意刘辩屏退左右,将他的计划对三人和盘托出。

  三人皆言:“妙哉。”

  ……

  司隶洛阳县,西凉军大营

  郭汜在在营中等了半日,没有等到他想要的官职,却等来了吕布。

  这次兵发弘农城,吕布是主将,而他只是吕布众多副手中的一个,让他大为光火。

  他的那位探子自从送了华歆的消息之后,便杳无音信,估计已经凶多吉少。

  他这一次不仅没得到梦寐以求的官职,还赔了一个探子,又做了一笔赔本的买卖。

  真是令人伤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