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二十四章 孟德献刀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孟德献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郭汜因荀攸之计,一夜未睡。

  而远在洛阳,王允因曹操之计,亦一夜未睡。

  昨夜,王允请一些亲近可信的同僚到府上做客,其中也包括骁骑校尉曹操。

  酒至三巡,王允提起董卓欺主弄权、危害社稷一事,苍老的面庞上满是热泪。同饮者皆落泪,唯有曹操一人大笑,怒斥众人只知哭泣,不知行动。

  王允斥责曹操,先将其撵出,后又命人将他请到书房。

  王允借故离开筵席,到书房会见曹操,询问他可是已有诛董之策。

  曹操拱手道:“董卓对我甚是信任,曾闻司徒府上有一把七星刀,我可以借献刀之名刺杀他。如今吕布、郭汜、高顺等人攻弘农,牛辅、张济、樊稠击白波,洛阳只剩李傕、李肃二人,不足惧也。”

  王允闻言,顿觉曹操之计非常可行,便亲自将七星刀交与曹操。然后他又为曹操斟了一杯酒,感谢他为社稷做的一切。

  曹操饮下这杯酒,壮烈地离开了司徒府。

  之后的筵席,王允一直思着曹操的计策,魂不守舍。众同僚走后,他亦一夜未曾睡着。

  ……

  清晨,即郭汜率众撤退之时。

  曹操背着从王允府上得到的七星刀往相府去,他心中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

  他脑中演绎着到相府要做的一切,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他都深思熟虑。如果没有任何意外,董卓将身死他手。

  他并未想像事成之后会有什么成就,会如何平步青云。对于他来说,他不喜欢思考那些尚未发生的事,而抓住现在才能成就将来。

  曹操来到相府,门口守卫并未阻拦他。因为他与王允类似,同是董卓的亲近之人,多到府上拜访,是熟面孔。

  他来到阁外,向阁外守卫的李肃禀明来意,等候董卓召见。

  董卓正卧在休息,听闻曹操来访,唤他进去,问道:“孟德今日来访,所为何事?”

  曹操将七星刀举在手上,言道:“相国,我近日得到一把七星刀,欲献给相国。”

  董卓见他手中宝刀十分锋利,还镶嵌了七颗宝石,心中大喜,对李肃说道:“子穆,你去给孟德牵一匹凉州宝马作为谢礼。”

  李肃领命而去。这李肃,字子穆,五原郡九原县人,乃是飞将军李广的后人,亦是一员勇将。他与吕布是同乡,正是他劝说吕布将丁原杀害,投奔董卓。

  董卓命李肃去牵马,又对曹操说道:“孟德,你将刀拿来我看一看。”

  曹操见李肃离去,董卓身材臃肿难以挪动,正是刺杀的好时机。

  他正要举刀刺杀,却听到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却是吕布、宋宪、魏续、侯成几将冲进府中,往阁中来。

  他当即放弃刺杀董卓的打算,将刀递到董卓手上。

  董卓将七星刀握在手中,赞叹道:“刀身坚硬,刀刃锋利,配饰精致,这果然是一把好刀。”

  曹操闻言,说道:“相国喜欢就好,我先去找子穆试一试宝马。”

  董卓心中高兴,向他挥了挥手,让他自己去随便挑。

  他闻言向董卓告辞,出了小阁寻李肃去了,出门时正好遇到了进门的吕布等人。

  众将与他相熟,问他到府中何事,他只是说来看望相国,未言献刀一事。

  众将要与董卓汇报,又担心董卓安危,并未与他多言,往小阁走去。

  曹操终于摆脱众将,寻得李肃,骑上宝马出了相府,扬长而去,直接从中东门出了洛阳,不知所踪。

  相府内,董卓听到吕布禀报,言有人欲在众将出征时刺杀他。他突然想到曹操方才的种种作态,惊出一身冷汗。

  他对众将说道:“孟德方才来献刀,莫非是要行刺本相。奉先,你去将孟德抓来,我要仔细审问一番,究竟是何人欲置本相于死地?”

  吕布闻言大惊,赶忙出去追曹操。他遇见李肃,知道曹操骑马出了相府。

  他有带人到曹操府上寻找,皆言:“校尉并未回府。”

  最终,他在城门处得知,曹操早已骑快马出了洛阳,不知所踪。

  此时,曹操早已离去多时,难以追赶。

  吕布只好回相府将一切据实禀报,董卓闻之大怒,命魏续、侯成两人将曹操府上仆从全部抓入大牢,择日处死。

  这些本就是一些苦命人,又遭此大难,着实可怜。

  ……

  王允正在府中等待消息,结果下人回报:吕布、魏续、侯成、宋宪几将突然回城,曹操行刺失败,已逃出洛阳。然董卓大怒,抓住曹操府上仆从以泄愤。

  他闻言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吕布等人回来的怎么如此及时,真是苦了这些可怜的家仆。”

  他有心救这些可怜人,却也无能为力。

  如今谁去求情,谁就是曹操的同党。连刘协都没有这个胆量和能力去触董卓这个霉头。

  一切只怪天意弄人,或许董卓命不该绝。

  其实,曹操并非没有机会,只是他当时若真的杀了董卓,他恐怕已经命丧相国府。

  此事不可强求。

  王允现在开始担心董卓会不会因为七星刀而找到他,好在朝中知道他有七星刀的人没有几个,都是他可以信任的人。

  他正思考时,仆人进来禀报,言相国义子吕布到府上求见。

  真是担心什么便来什么。

  王允赶紧起身出门迎接吕布,他见吕布只有一人来访,长舒了一口气。

  吕布此来并不是来抓他的,看来他并未被董卓怀疑。

  他将吕布引至府内,命人奉上茶茗,问道:“奉先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吕布脸色有些严肃地说道:“司徒大人,若非奉先及时赶到,义父今日已然遇刺,凶手正是曹阿瞒。”

  王允闻言,迅速站起身,装出一副震惊的神色,说道:“什么!曹孟德居然行如此不轨之事,相国身体可安好?”

  吕布对他说道:“司徒无需担心,他并未成功。”

  然后,吕布又问起了曹操平时与何人来往密切。

  王允沉吟了片刻,说道:“与曹孟德相熟者,无非袁本初、袁公路、鲍允诚等人,然皆不在洛阳。”

  吕布又与王允打听了一些事,便起身告辞了。

  王允送吕布出府后,回到书房,扶额沉思。

  行刺董卓的计划再一次折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