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四十章 虎牢关之战(上)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虎牢关之战(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翌日清晨,义军并未等待西凉军主动搦战,而是大军齐进,兵发虎牢关。

  义军阵中,攻城锤、云梯、投石车皆已运到,具备了直接进攻虎牢关的能力。

  他们连胜两阵,自然要乘胜追击,在士气正旺之时一举攻破虎牢关。且时间不宜拖得太久,以免西凉军布好阵势,以逸待劳。

  虎牢关下,两军已经省去了阵前斗将这种战争的古老传统。

  行军打仗,牺牲在所难免,然越厉害的将领,麾下将士的牺牲便越少。

  军士们全部仰仗着将领带领他们活着走出战场,所效命的将领便是他们的主心骨,将领若亡,他们心中的支柱便不复存在,何来战意?

  而将领需要军士与他共同上阵杀敌,这就需要为将者平日体恤士卒,以及战场上建立起来的威望,阵前斗将便是一个好机会。

  斗将的作用一在将领的自我表现,二在士兵的整体士气。

  其亦是一种快速结束战斗的手段。

  此前两战,双方已经斗了两次,互相知根知底。

  于义军,斗将胜利,敌方依然有险关可守,毫无意义。

  于西凉军,若吕布出战,必有关羽、张飞迎上,其他将领出战,未必能胜,亦是徒劳。

  两军主将心照不宣,直接开始攻防战。

  今早,桥瑁一改常态,主动请求先行出战,而他派出的将领正是王永。

  他昨日收到王永麾下军侯汇报,王永欲在今日带兵投效到刘岱麾下。他不准备给王永这个机会,直接派他作为第一波冲击虎牢关的将士,那名军侯却是被他留了下来。

  虎牢关一战,即使王永侥幸活下来,恐怕麾下也不会剩几名军士了。

  众人都已看出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替王永捏一把汗。

  毕竟王永是桥瑁麾下的将领,他人无权管辖。他以大义为由派王永上战场,他人亦无理由劝阻,谁也不愿意代王永上战场不是。

  刘岱现在可是恨透了桥瑁,他这分明就是在跟自己示威。

  王肱也一脸怒气地瞪着他,心道:“若我兄弟死了,定要你桥元伟一同陪葬。”

  与王永一同攻击虎牢关的还有张邈麾下大将卫兹、曹操麾下大将夏侯渊、王匡麾下大将韩浩、陶谦麾下大将曹豹、公孙瓒麾下大将严纲,六将各率千人为第一批攻城的勇士。

  六将集合完毕,大战一触即发。

  袁绍一声令下,六将各自率军推着两到三个云梯赶往关墙,虎牢关城门厚实坚固,义军干脆直接放弃城门,集中攻击城墙。

  六将身后则是十五架投石车在肆虐,将一个又一个石块投向关上,轰击着关上的建筑与守军阵地。一旦击中守军,定然血肉横飞,成为守军的梦魇。

  西凉兵弓弩射程较远,又身处高处,义军不能比,所以只能以投石车作为攻城将士的掩护。

  只是投石车破坏性虽强,准确度却要差一些,许多石块直接略过守军的头顶,飞向了关内。

  一块飞石正好落在集结队伍的魏越脚边,他还没有什么反应,麾下的军士却是惊呼连连。

  他只感觉脚上火辣辣地疼,像是被划破了一个口子一般。他心中被吓得不轻,却闭紧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佯装淡定地说道:“敌人的水平也不怎么样嘛,本将站着不动,也只伤到皮毛”。

  魏越缓解尴尬的话似乎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原本军士们紧张的心态也变得轻松起来。

  他此时才小心翼翼地看向脚后,长舒了一口气,原来只是裤子和鞋子破了,身上并无伤,只是虚惊一场。

  他在等待着增援的命令。

  城墙上,吕布、杨定两人静静地等待义军进入弓箭手的射程,两人身边,不时有飞石砸到,发出巨大的撞击声。

  杨定望着飞石不断左右观望,吕布却一动不动,稳如泰山,飞石亦如长了眼睛一般,没有向他飞来。

  待义军行至弓箭手射程二十步时,两人下达了放箭的命令。一时间,义军的云梯阵地上箭如雨下。好在义军可以躲在盾牌、云梯车后面,减少一部分伤亡。

  城墙上,吕布亦拈弓搭箭,羽箭穿过盾牌,射向义军军士的小腿。

  一箭必有一名军士倒下。

  义军云梯阵中,一个身材魁梧,器宇不凡的大将从云梯后闪出身形,拈弓搭箭,接连两箭射向吕布面门,一箭未至,二箭已出。

  此人正是曹操麾下的别部司马夏侯渊。

  义军众人见他箭术高超,连连称赞,袁绍亦对曹操投去了羡慕的目光。

  城墙上的吕布闻声舞戟,将两支羽箭挡下,又“嗖嗖嗖”三箭射出,一箭未至,三箭已出。

  夏侯渊见状拔出腰间大刀,挡住三支羽箭,却也被羽箭上的力道震的后退了一步。

  他心有不甘,在云梯车后躲过一轮箭雨后,再次闪身出来。

  这一次,他右手从箭袋中抽出三支羽箭,拈弓搭箭,欲三箭齐发,一齐射向吕布。

  结果,他尚未搭箭,三支羽箭已由关上射来,不得不放弃计划,再次躲回云梯车后。

  他再次尝试,又是三箭射到。

  先机已失,良机难觅。

  云梯尚未到达城边,吕布、夏侯渊两人已经较量了多个回合,可谓精彩。

  义军推着云梯车到达关墙,十停折了两停,众人架起云梯,开始向关墙发起冲锋。

  而西凉军亦在投石车的攻击下折了几百人,大部分都是弓箭手。

  此时,箭矢、檑木、滚石、热油等各种守关器械借由守军的手向攻关的义军倾泻而来,砸中义军登梯军士的身体,让刚一个个刚登上云梯不久的军士又重重摔了下去。

  幸运的站起来再上,不幸的已经身死关下,义军损失惨重。

  袁绍在阵中挥了挥手,第二批攻关的将士随之出发,他们不用带着云梯,快速向城墙冲去。

  此时,一块滚石砸到云梯反弹起来,多飞了一段距离,正中关下指挥军士登梯的王永。

  “咔。”

  伴着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王永的身形缓缓倒下,眼中满是不甘。

  在战斗之外,双方军士都看不到的地方,魏越一个人杵着一棵树,大喘着气,对早前的飞石心有余悸。

  战争并不是美好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