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四十五章 远方的战事

我的书架

第四十五章 远方的战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汉初平元年三月二十五日,司隶弘农国,弘农县,弘农城,王府。

  这两日,各处的战事似乎都已经分出了一个初步的胜负,消息如冬日的雪花般一股脑向博杨城飘来。

  王府内,刘辩将众臣招来议事,众人提起了当前各地的战事。

  ……

  第一处,酸枣义军与怀县义军合兵一处,以已故太傅袁隗之侄、渤海太守袁绍为盟主,与西凉军在虎牢关展开麓战。

  义军小胜两场之后顺势夺下虎牢关,却因吕布舍身诱敌,于大伾山中了徐荣的圈套,损失惨重,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最终,义军不得不选择战略后撤。

  这一路兵马的第一次尝试宣告失败。

  酸枣、怀县两处义军兵多将广,天下英豪大多齐聚于此,天下人均寄希望于此,讨董贼匡社稷,乃众望所归。

  荀攸虽早已料到义军会有如此结果,心中却万分难过,希望他料想的一切都是错误的。

  华歆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公达,义军虽然后撤,他日定会卷土重来。”

  荀攸闻言只是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并未多言。

  旁边的杜畿言道:“子鱼先生,董卓迁都长安,此去五百余里,关东义军已人心各异,否则又怎会遭此大败,恐难再有作为。”

  杜畿自从投效到弘农以来,便被刘辩任命为王国大夫,留在弘农城。

  华歆闻言,心中又如何不懂,亦是长叹一口气,不再言语。

  刘辩对于义军撤退并不意外,毕竟义军人心各异,并未像表面上一样团结,他更关注的是此时袁绍麾下的一员贤才。

  他饮了一口茶,叹道:“我听说袁本初麾下有许子远、逢元图、荀友若、荀文若几位谋士,皆世之名士,不知缘何招致此败。难道是听之而不用?”

  荀攸熟悉自家两位长辈,定然不会在关键时刻有所保留,多半是袁绍并未采纳。他此时已经动了心思,欲将荀谌、荀彧两人劝到弘农来。

  ……

  第二处,鲁阳义军会盟后,袁术回撤至宛县,总督粮草供给,而前线战事由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全权指挥。

  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县人,乃春秋时期军事家孙武的后人。他容貌不凡,坚毅勇敢,生的一番豪杰模样。

  他十七岁时一人吓退海盗胡玉,募千余壮士击溃作乱的许昌,少年英雄。随后,他随朱儁破黄巾大将波才,随张温败叛军首领北宫伯玉,履历战功,乃是一员能征善战的将才。

  西凉军先锋大将胡轸率两万西凉步骑先行,赶往鲁阳城,欲痛击驻扎于此的鲁阳义军。

  胡轸率军赶至鲁阳时,正赶上孙坚在东门外设帐,率属官为前往宛城催粮的长史公孙仇践行。

  彼时,孙坚手中提着一坛美酒,正挨个为众人斟酒。众人见胡轸大军在五百米外站定,皆有些惊慌失措,更有甚者,手中小碗直接脱手,摔了下去。

  唯有孙坚及身后四将临危不乱,谈笑自若,视胡轸大军为无物。孙坚一脚将碗颠起,放回公孙仇手中,为其斟满一碗酒。

  他看着城外有些惊慌地盯着城门的众人,言道:“诸位莫要慌乱,若兵相蹈藉,皆不得入也。一会入城军容整齐、军纪严明,敌人定然心中生疑,不敢妄动。一切皆要仰仗诸位。”

  随即与其同饮。

  饮罢,孙坚开怀大笑,豪迈洒脱,不曾瞧过胡轸一眼。

  胡轸勒马站定,只见鲁阳城城门大开,城墙上军士甚少,宛若一座空城。

  与之相对,孙坚竟然在城门外淡然自若,对大军毫无惧意,令胡轸心中生疑,心道:“鲁阳怎能无兵?难不成这孙文台要诱我攻城?”

  一阵阴风吹过,胡轸只觉得脊背发凉。他又见鲁阳周边山中风吹草动,惊起一群飞鸟,似有万千伏兵埋伏于此,顿时大惊失色。

  正值孙坚指挥众人进城,军容整齐,纪律严明,井然有序。再加上孙坚及身后四将精神抖擞,端是一众猛将。

  孙坚身后左手一人唤作程普,字德谋,右北平土垠人,他眼神凌厉,手中握着一把铁脊蛇矛。第二人唤作韩当,字义公,辽西令支县人,他膂力惊人,手中提着一把大斧。第三人唤作黄盖,字公覆,零陵泉陵县人,他为人沉稳,腰间挂着一把铁鞕。第四人唤作祖茂,字大荣,他身材高大,腰间悬着一把大刀。

  四将跟随孙坚南征北战,皆勇猛之人。

  胡轸又瞧了瞧两侧的大山,心道:“幸好我未主动攻城,否则被这样一直队伍夹攻,恐要折在这里。”

  随即,他率人后撤,待李蒙、华雄两支队伍到达后再做打算。

  其实,孙坚此时麾下兵马不足万人。

  袁术会盟之后,将麾下兵马寝室全数带走,其麾下虽有纪灵、张勋这般勇将,却不派与孙坚。袁术一边仰仗孙坚为他作战,却又一边忌惮他发展壮大,难以控制。

  李旻虽然参与会盟,然其部下尚在赶来鲁阳的路上。

  所以孙坚此举,真乃兵行险着,为胡轸唱了一出空城计,不战而屈人之兵。

  有传言说,胡轸派探马查探到虚实后,在大帐中捶胸顿足,呕出一口鲜血,一病不起。

  这一路兵马虽有孙坚智计退敌,然西凉军大军来到,形势将不容乐观。

  伍孚、张辽等将对孙坚的气概皆赞叹不已,荀攸、华歆等人对孙坚的谋略亦点头称赞,却对这一路人马的前途感到忧心。

  刘辩见众人眼神忧郁,言道:“或许孙文台可攻入洛阳也说不定。”

  ……

  第三处,郭汜率一万人由平阴县渡水北上,欲到河内河阳县劫掠。

  结果,郭汜刚一上岸便遇到了麻烦,王匡麾下大将韩浩早已守候多时,趁他立足未稳发起进攻,以两千人大败他一万人。

  众人奋力掩杀,郭汜才得以保全性命,他不敢回洛阳,直接到引败兵到安邑暂避。

  第四处,李傕率一万人出轘辕关南下,往颍川阳城、轮氏两县劫掠。

  豫州刺史孔伷与其于负黍聚交战,不敌,节节败退。

  此两处皆为董卓的扰兵之师,众人只是一语带过,感慨颍川百姓的遭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