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七十四章 反击(下)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 反击(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弘农军近四千人冲杀而来,董旻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冒进,急忙指挥将士列阵,迎接弘农军的冲击。他麾下众将士见敌军来势汹汹,亦不敢大意,一个不注意,便会殒命于此。

  董旻麾下将士作战素质还算不错,短时间的错愕之后,很快便调整到作战状态。

  两军短兵相接,战至一处,张辽、高顺、徐晃三将一槊一枪一斧甚是威猛,令其西凉军渐渐抵挡不住,开始缓缓后退。

  好在李肃、魏续、郝萌等人迅速赶来,分别敌住一些弘农军将士,替他们分担了一些压力。

  原本众人想整顿一番,再与弘农军决一胜负。然唇亡齿寒,若真的放任董旻单独与弘农军战斗,虽可消耗弘农军一定的战斗力,但也容易被逐个击破。

  另外,董旻乃董卓亲弟弟,董旻若有什么闪失,他们回去也无法交代。

  战事有了郝萌、李肃等人的加入,逐渐由弘农军优势变成了西凉军优势,弘农军没能在敌人支援到来之前击溃董旻,令其有了一定的可乘之机。

  弘农军虽有张辽、高顺、徐晃之勇,然兵力悬殊,又在山脚下更适合西凉铁骑的平原作战,进攻的势头逐渐迟缓下来,三员大将皆被几将同时缠住。

  刘辩原本想唤弓马娴熟的曹性进行斩首行动,毕竟有一句他非常认可的话如此言道:“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然而后者早已被荀攸派出,快马加鞭赶回弘农。荀攸担心华阴段煨从中作梗,派他联络秦远,让秦远缠住段煨,休叫他有时间堵截归路。

  眼见战事陷入焦灼,刘辩心中有些焦急,然而皇甫嵩、荀攸两人皆是一脸泰然,倒让他有些自惭形秽,应该对战场上的将士多一些信心。

  此时,张辽、高顺、徐晃几人虽然同时被多人围攻,却也是不慌不忙,应对自如,张辽一人便同时对上郝萌、魏续及其麾下的几名军侯。

  三人在并州时也算是同僚,一同在丁原麾下效命,现在却是战场上势同水火的敌人,各为其主。早先,众人也曾一同饮酒、称兄道弟,张辽几次有机会将郝萌击于马下,却没有下死手,皆被众人救了去。

  他出手有些犹豫,另一边的高顺也是如此情况。虽然成廉、魏越两人是后提拔起来的将领,却也是旧时相识

  两人虽游刃有余,却尚未有任何建树。

  其实,这些都是董云给众人出的主意,想以此应对骁勇的张辽、高顺两将。

  然而战场之上却存在着许多变数,这一战的变数便是弘农军新投大将——徐晃。

  徐晃非并州一系,出自与西凉军持续作战的白波军,一直与西凉军敌对,出手毫无留力。

  且徐晃多与牛辅麾下的西凉军战斗,董旻、李肃等人对于徐晃并不熟悉,董旻原本与徐晃都在一起,五回合被杀败,复又遣麾下将领与徐晃对战,已被徐晃砍了三人。

  那边李肃见状,率麾下将领迎战徐晃,亦被十合之内杀败,不敢与徐晃短兵相接,使徐晃如若无人之境。

  “公明,小心!”

  徐晃正在追逐李肃,有些深入敌阵,身侧不远,在一旁游走的蔡平寻得机会,用弓箭瞄准徐晃肩胛,准备将这名骁将射杀于此。

  徐晃的注意力全数在李肃身上,并未发现蔡平的举动,幸得不远处的张辽提醒,闻着破风声将射来的羽箭挡住。

  他将大斧从肩部移开,双目寒光一闪,将目光锁定蔡平,令后者在马上怔了一下,心中暗道不妙,后背冷汗直流。

  果不其然,徐晃调转码头,向蔡平直冲而来。蔡平慌忙迎战,大刀对上徐晃的开山斧,只三回合,虎口便被震得开裂,流出了鲜血。

  蔡平麾下许忠旧部见徐晃前来,分外眼红,从四面八方一哄而上,暂时为蔡平解了燃眉之急。

  蔡平才从徐晃的大斧下逃出生天,心中暗自庆幸,不枉自己一番计略将这些人收至麾下,今日便派上了用场。

  徐晃此时面对四面八方的十几条刀枪围攻,在原地左攻右挡。他不知这些人何故对他如此敌视,双臂将开山斧抡圆,一击便有四名敌人殒命于此。

  突然又是一阵破风声,徐晃耳中听得大致方位,举斧抵挡,小腿却被一名军士戳伤,一阵疼痛传来。

  徐晃一斧将那名军士砍倒,又将开山斧论起,连掀数人,包括三名军侯,令身边西凉军不敢再靠近。

  然后,他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蔡平,心中有些恼火。后者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已经向他射了四箭,第二箭令他分心,小腿受伤。

  他心中暗暗发誓,今日一定要让蔡平付出代价。

  不远处的蔡平见他如此,催马向一旁退去,正好路过李肃身边。

  李肃才从徐晃的大斧下逃离,又见徐晃靠近,以为他又盯上了自己,率麾下迎上。

  “蔡兄,助我。”

  李肃一边迎上徐晃,一边对从身边擦肩而过的蔡平求助,后者一脸无奈,只得调转马头与李肃等人一同对战徐晃。

  蔡平一番计略,想要借李肃之手挡住徐晃,没想到还是没能逃离徐晃的追击。

  或许这就是命。

  徐晃斧斧用尽全身力气,将李肃等人逼得节节后退,更有许多将士死于斧下。

  蔡平可能算是被徐晃大斧砍中后结果最好的了,虽然肩部鲜血直流,却保住了一条性命,被人掩护着向后退去。

  另一边,张辽、高顺两人也战胜心魔,在旧时同僚面前展现了真实实力,郝萌、成廉等人分别负伤败走,直至皇甫嵩再次带人杀入,一刀伤了董旻小臂,令后者撤退,西凉军全员溃败由此开始。

  弘农军兵少,且回归弘农之事优于其他,众将只追了三里,便率军而回。

  众人整顿一番,离了骊山,往弘农撤去。此地离弘农尚远,众人心中不敢大意,但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不用担心身后的追兵。

  而他们身后,西凉军多名大将受伤,此战已败,均是一脸沮丧。尤其是李肃,犹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毫无斗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