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八十二章 攻新安

我的书架

第八十二章 攻新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新安城守将吴羽率军赶到南门,见到已经原地做好防守准备的皇甫元一军,终于明白麾下军士为何如此容易便被诈开了城门。

  早先董越被刘辩“请”出弘农城,留下了大批铠甲,故此弘农军有一部分铠甲与西凉军同制,他们又未持旌旗,所以骗过了守军。

  对此,吴羽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来将何人,可有姓名?”另外三路人马未到,吴羽冲着城门喊道,一来拖延时间,二来分散敌将的注意力。

  “弘农王麾下虎烈校尉皇甫坚守是也,不知将军姓名。”皇甫元见来将相问,便报了姓名。他也要等徐晃率军前来,正好也需要拖延时间。

  吴羽眼见东、西城墙上的人马已经不远,不再等待城外人马,言道:“本将只是冯将军麾下小将,不值一提。众将,随我冲杀。”

  言毕,吴羽便率领麾下将士向皇甫元的阵地掩杀过去,营中千人,他分了四百出城,此间有六百人,倒是比城下的皇甫元多了一倍有余。

  另一边,皇甫元在早已在城上留了两百人,然后又率领三百人在城门处布好了防线。他见不断有西凉军由两侧城墙赶到南城墙,又见吴羽率军掩杀过来,吼道:“将士们,坚持住,待王上的六千大军赶来,便是我等反击的时候。”

  他声音洪亮,也是为了让对面的吴羽及西凉军听到,震慑一番。

  果然,吴羽听后身形一滞,他敏感地发现身边军士也受到了皇甫元言语的影响。城中此时只有两千人,弘农军此前的一系列活动已经与他们预想的不同,若真有大军前来,新安城恐怕难逃被攻破的下场。

  “众将士,休要听信敌人的胡言乱语,弘农大军皆在黾池,皇甫坚守只不过在虚张声势。

  随我杀。”

  吴羽虽然自己心里也没底,但还是以安军心为主,此言一出,麾下军士恢复了些士气,高喊着向城门处的敌人冲去。

  西凉军旨在快速夺回城门,故而吴羽直接冲杀,而弘农军欲等待援军,皇甫元则布置了一些弓箭手,远程消耗。

  原本城墙上他还布置了一些,只是城上两侧受敌,这些弓箭手要应对两侧敌人,倒是无暇顾及城下一处了。

  “放。”

  皇甫元命身旁弓箭手放箭,射杀了一部分西凉军先头部队,然而西凉军数量众多,不断接近弘农军阵地。最终,还是演变成了白刃战。

  皇甫元、吴羽两个作为主将,自然捉对厮杀,皇甫元与其父皇甫嵩一样,惯用一把大刀,吴羽手中则是一杆长槊。

  槊较刀长,吴羽有兵器之利,两人乍一交手,吴羽却不是皇甫元的对手。皇甫元在凉州与羌人作战多年,再加上有皇甫嵩从旁指导,武艺自然娴熟,虽不及张辽、高顺、徐晃几人,亦不是泛泛之辈。

  当年救下董卓也是九死一生。

  吴羽麾下将士见主将敌皇甫元不过,又有两位军侯加入,才堪堪能够抵挡住皇甫元的进攻。

  吴羽心中知道此时一定不能后退,否则他一动,麾下军士军心动摇,这一战即使军士再多,也要败了,故而小心敌住皇甫元。

  两军交战多时,各有损伤,如果不记早先被弘农军射杀的数量,白刃战中弘农军的损失还要大一些。

  西凉军普通军士的作战能力,的确是要强上一些。

  “坚寿兄,闪开一条路。”

  众人战斗正酣,一声怒吼从城外传来,皇甫元闻言急命军士向两侧闪开,让出一条路。

  众人才闪开一条路,一名手持开山斧的战将从城外驾马冲进城中,丝毫没有停歇,冲进了西凉军阵中。

  他浑身满是鲜血,手中的大斧左劈右砍,一名又一名西凉军士兵随之倒下。军士们即使拿兵刃挡住,也会被力道震得不住后退。

  吴羽总算明白城外一支人马为何迟迟没有出现,以至于自己都已经忘了还有这支人马,原来都已经被眼前这个魁梧大汉消灭了。

  吴羽望着这名大汉,心中有些无语,一个皇甫元他便已敌不过,为何又来一个更强的战将。

  他正恍惚时,徐晃已经在西凉军阵中杀开,随着剩余一千多名军士慢慢杀进城中,吴羽麾下的西凉军已所剩无几,方才与吴羽一同对战皇甫元的两名军侯赶紧架着他向城内逃跑。

  “大人,大人……”

  吴羽听着两人的呼唤,清醒了过来,方才他被徐晃天神下凡一般的出场恍惚了精神,没想到他才清醒过来,身边只剩下几十名败兵。

  “坚寿兄留下对付两侧敌人,某去追敌军主将。”

  “公明兄,小心。”

  吴羽才认清了形势没多久,仿佛催命一般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令他心中一凛,后背冷汗直流。

  “大人……您先走,我率军挡住敌军。”

  众人皆已听到徐晃与皇甫元的对话,此时城中只有其他三个城门处还有一些人马,而此处距离其他三个城门还有一段距离。

  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一名军侯,想了想这般情况,原本想劝吴羽投降,后来又思忖了一番,还是改成了这句话。

  他一个战士,职责是战斗、保护主将,至于做决定,还是交给主将吧。

  吴羽闻言,心中有些感动,他望着左右军士,并未弃之而去。

  另一边,徐晃则率军越来越近,已经来到近前,将众人包围。

  “降者不杀。”徐晃的声音如响雷一般洪亮,响彻在众人耳边。

  西凉军众人的目光皆看向吴羽,待吴羽手中长槊落地的那一刻,众人的心情没来由地异常轻松,紧绷的神经也松弛下来。

  徐晃见众人目光焦点皆在吴羽,知道他是城中主将,言道:“城中尚有三座城门,将军也一并让他们降了吧。”

  “好,还望将军饶得他们性命。”吴羽此时已为阶下囚,虽然徐晃待他十分客气,他却知道自己此时的身份与处境,不敢造次。

  随后,他引着徐晃接手了东、北、西三处城门,至于南门,哪里是皇甫元的战场,一切皆由皇甫元做主,徐晃自然是不会加以干涉。

  不一会儿,皇甫元安排好南门守卫事宜,与徐晃汇合一处,新安城的战事算是告一段落。

  另一边,吴羽昨夜派往黾池的军士正好赶到黾池城,被守卫引着赶往县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