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八十三章 演技不凡

我的书架

第八十三章 演技不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黾池城中,冯爽见自家军士前来,赶紧拽过来问个究竟。军士备说昨夜之事,冯爽闻之大惊失色,心道:“怪不得刘辩身边只有四千余人,原来早有兵马奔宜阳而去。”

  他不敢耽搁,带着这名军士面见董越,将所闻如实禀报,董越虽然没有像他一般露出不安的神色,心中的震撼却一点也不少。

  正好众将皆在堂中,董越问计于众人,程燕起身言道:“既是高顺、曹性两人,恐宜阳援军已损失大半,不复来矣。若弘农军混于败军之中,新安、宜阳两城危矣。”

  “弘农军如何能混入败军之中?”一旁的董毅嗤笑一声,言道。

  程燕对于董毅这句有些降智之言感到无奈,对董越拱手道:“将军率军离开弘农时,铠甲皆留于城中,弘农军用之即可。况,除此之外,尚有许多办法,如除去衣甲,如凉州人氏以凉州音,如借夜色……”

  众人闻程燕之言,心中都有些心惊,若果真如此,恐怕新安、宜阳两城已危在旦夕。两城若有闪失,黾池城便陷入了弘农军的包围之中。

  董越思忖了一番,言道:“新安、宜阳两地与黾池互为唇齿,不可不救。冯爽,汝率军回城,巩固新安城守备,派人到宜阳查探情况。若宜阳已失,定要保住新安。”

  冯爽正要领命而去,程燕在一旁嘱咐道:“冯将军,进新安时,需小心查看一番。”

  冯爽并非长期驻在黾池,但这两日他也看出程燕为人谨慎、有才干,然颇受董毅等人排挤。他想起当初在董越麾下时被排挤的经历,对程燕的境遇有些感同身受,颇为同情,自然将程燕的话记在了心中。

  待冯爽离开后,董越对城中的防守重新布置一番,随后,众将领命而去。

  冯爽率援军离去,众人少了援手,更要打起十二分精神。

  而他们小心防备的刘辩,此时正在三十里外的大营中歇息。他此行的目的是吸引大部分西凉军的注意力,让董越不敢分兵支援新安、宜阳,以便众将迅速拿下两城,合兵进攻黾池。

  董越、董云两兄弟在黾池经营了许久,城池不是那么容易便可以攻破的。

  刘辩正思索间,一人掀开帐帘走了进来,正是前去黾池劝降未果的董横。其实他昨夜便已赶回大营,只是夜色已深,刘辩早已入睡,故而在帐外守了一夜。

  “崇武,昨夜在帐外守了一夜?”刘辩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案上,令董横在身边坐下。

  董横端过热茶,一饮而尽,驱散了些许寒气,言道:“王上,崇武此行毫无建树,令兄长猜到了我军欲进攻黾池,请王上责罚。”

  “崇武为寡人劝说敌军主将,何来责罚,况且,这一次出兵,怎可瞒过敌人探马。”刘辩对此不以为意,安慰着董横。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不知伯平、公明、修明、坚寿是否一切顺利。”

  尔后,君臣两人在帐中喝起了茶,好不惬意。

  高顺、曹性两人昨夜离了新安,直奔宜阳,在大路边的树林中隐蔽、休息。

  今日天明时,曹性收到军士汇报,言有一队军士从宜阳方向往新安方向行进,应该是去往黾池的援军。

  曹性与高顺得到汇报,上前查看情况,曹性言道:“伯平,敌军只有我军一半人马,不如你我将这队援军截杀于此。”

  高顺思忖了一番,言道:“好,我们只将他们往新安方向赶,休叫败兵退回宜阳。”

  言毕,两人整顿军士,奔西凉军后部杀去。

  西凉军引军之将正是董越派出求援的冯新,他从左灵处讨了一千人马,正加紧赶往黾池,以支援黾池的战事。

  按他的估计,恐怕今日弘农军已经开始进攻黾池城了,所以未敢耽搁,天方亮便率军出发,却不妨在此处遇到了高顺、曹性的队伍。

  冯新看到敌军来袭,命军士原地转身迎敌,他亦带着前军冲杀过去,与弘农军战在一起,然只十回合,高顺一枪戳中他的右臂,令他兵器脱手,左右拼死相护,护着他一起往新安方向逃跑。

  弘农军原本就要多于西凉军,众军士见冯新逃走,亦一窝蜂跟着一起逃窜,高顺、曹性带兵追了一阵,杀敌无数,又得了些俘虏。

  冯新出宜阳城时身边有一千余人,此时却不足百十人,不住捶胸顿足。

  左右安慰道:“将军,不必恼火,我等先到新安调整一番,再做下一步打算。”

  冯新见宜阳已经回不去,心道:“只得如此。”然后,他便率领剩余的军士赶往新安城。

  只是,众人不知此时的新安早已经换了主人。

  说来也巧,冯新、冯爽兄弟两个竟然同时往新安城而去。

  另一边,高顺、曹性两人将败军聚集在一起,言道:“汝等既降,本将便放汝等一条生路。不愿为本将效命者,休要再回军营,可自行归家去,否则下一次定然饶不得汝等性命。愿为本将效命者,诈开宜阳城门者,赏军侯一职。”

  众降兵闻言,面面相觑,不一会儿,有一人站了出来,言道:“某愿为将军诈开城门。”

  高顺将此人唤至身前,问明性命,唤作蒋茂,随即让麾下牵过一匹马来,给他骑乘。

  随后,降兵中愿降者,高顺尽皆带着,不愿降者,高顺命其将战场打扫干净后,便可自行离去。

  也就是对方只有四十几人,若是成百上千人,高顺可不敢,就这样放他们离去。

  待众人行至宜阳附近时,高顺唤过蒋茂,又从军中挑了几个或精壮、或瘦弱的军士,尽皆换上西凉军盔甲,他亲自率领众人赶至宜阳,只有这样,他才能确保蒋茂不会突然反水。

  而大军则由曹性率领,在不远处的山坳处隐蔽,待高顺发难,便率军冲上。

  不一会儿,宜阳守军只见一队约有四十余人的败军往城池方向赶来,为首一人正是今日随冯新出城的军士,只听那人言道:“小的庞将军麾下军士蒋茂,今日我等随冯将军前往黾池,尚未赶到新安,却被弘农军半路截杀,冯、庞两位将军战死,只剩我等逃脱。”

  言毕,蒋茂跪倒在地,掩面哭泣,浑身不住战栗。

  “好家伙,演技不凡。”高顺在其身后感叹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