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九十三章 三徐混战

我的书架

第九十三章 三徐混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宜阳县。

  皇甫元自收到宜阳被围的消息后,立即点了两千兵马,大摇大摆地直奔宜阳城。他不求解宜阳之围,只望能拖延至徐晃赶来。

  他不知河东西凉军渡河南下的消息,所以心中笃定徐晃一定会率军赶到。

  若他知晓,必然不会如此冒失。

  皇甫元率军行至距宜阳以北十里,左右各冲出一支西凉军,将皇甫元拦住,为首的正是徐荣、徐宁叔侄,皇甫元早年曾与徐荣在凉州并肩作战,是为旧识。

  “仲期,又长高了一些。”皇甫元,与徐荣、徐宁是旧识,此时说起话来,倒是十分客气。

  “兄长,别来无恙。”徐宁与皇甫元以兄弟相称,可见私下关系尚可,此时互相敌对,徐宁有一丝尴尬。

  徐荣对宜阳围而不攻,便是采用了围点打援之策,而他见来将是皇甫元,叹了一口气,言道:“坚寿,你若就此退去,某可放你离开。否则,休怪我不念旧情。”

  即便是皇甫元之父皇甫嵩至此,徐荣也不会放任其离开,也就是只有皇甫元,才会让徐荣这般留情面。

  皇甫元知道徐荣之言出自真心,然而他不能领这个情。他若就此退去,那宜阳城便危险了。

  明知是计,他也要闯一闯。

  “某谢过将军好意,然君为贼,某为汉,不相容矣。”言毕,皇甫元便率麾下将士往徐荣阵中掩杀过去。

  徐荣、徐宁两人见状,只是待在原地,片刻之后,皇甫元一军身后又闪出一支队伍,是徐荣一早便安排好的伏兵。

  此时西凉前后呼应,将皇甫元一队人夹在中间,令其麾下的弘农军陷入了短暂的混乱。

  眼见深陷重围,皇甫元命冯恢、冯爽两兄弟率军迎击身后敌军,争取杀出一条血路,而他则亲自率军抵挡徐家叔侄。此次出城,他只留了贺章守城,至于冯家兄弟,尚有一丝不放心,不敢留其守城,然而在这危难关头,他也只能信任两人。

  冯氏兄弟领命而去,眼中露出坚毅的目光,任谁都可以看出此时情况有多么糟糕。

  有了冯氏兄弟的率领,队伍后面的混乱得到了有效的缓解,甚至还有了那么一些优势。

  只是这些优势相对于皇甫元所受到的压力来说,杯水车薪。一个徐荣,便已经与他旗鼓相当,更何况还有一个更加骁勇的徐宁。

  皇甫元勉力支撑,只待冯氏兄弟冲开一道缺口,率军撤走,寻黾池军队,再往宜阳去。

  然而照这样下去,缺口尚未打开,他麾下的大部分将士便要殒命于此了。

  或许方才带兵撤走是为上策,但皇甫元并不后悔如此,他有他的坚持。

  “放箭。”

  更让皇甫元头大的是,徐荣还在命令身后的弓箭手往弘农军阵中放箭。

  眼见身边朝夕相处的将士接连倒下,皇甫元心中有些无奈,他命众人缓缓后退,像冯恢、冯爽靠拢,准备集中兵力先冲出去再说。

  “追,休叫皇甫坚寿逃了。”徐荣已经看出了他的意图,指挥军士追赶。

  皇甫元听得真切,身后追兵追势甚猛,身前通路尚未冲开,破有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感觉。

  “哒……哒……”

  “将军,马蹄声。”

  此时,西凉军的身后传来了一阵马蹄声,皇甫元、冯恢、冯爽三人不知来者是敌是友,但心中仍升起了一丝希望。

  只见一员猛将手持开山斧,向三人的方向横冲直撞冲杀过来,所过之处,如入无人之境,正是弘农国白波校尉、黾池令徐晃。

  徐晃身后,三百骑紧紧跟随,随他一起将西凉军的阵线撕开了一道口子,无人可当。

  “坚寿兄,你们先撤。”徐晃杀至皇甫元身边,让皇甫元率军先杀出包围,而他则继续前进,与徐荣、徐宁两人斗在一起。

  以徐晃之勇,同时面对两人也不落下风。

  徐晃使一柄开山斧,一招一式刚猛非凡,徐荣手中一杆长槊,一刺一扫灵活多变,而徐宁便有趣了,他斗了几回合,丢了手中长枪,从腰间拔出佩剑,似乎多了几分灵气。

  徐晃见徐宁以枪换剑后厉害了几分,知道后者更善使剑。

  “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小瞧了。”他心中想道。

  想毕,徐晃手中的开山斧力道更大,速度也快上了几分,然而对面的徐宁应对起来也变得有些恼火。

  徐宁招式多变,还有余力趁势反击,然而徐晃力道加大之后,徐宁的力气却是有些不及,根本不敢硬接欺近的开山斧,又何谈反击。

  其实,这也是因为徐宁作战经验不足,应变不够。

  “仲期,你绕到他身后,你我一起夹击。”徐荣见状,知道徐宁应变不足,让他绕到徐晃身后。

  待徐宁到徐晃身后,后者大斧虽然覆盖范围极广,但徐宁招式灵活多变,一招后有多个变招,虽然不能伤到徐晃,但应对起来却游刃有余。

  “公明兄,我来助你。”皇甫元命冯恢、冯爽两人率兵先行杀出,自己则前来助阵。

  他见识过徐晃的勇武,但也清楚徐荣、徐宁两人的实力,还是稍微有些担心徐晃的安危。

  况且,徐晃来救他,他又怎么安心将徐晃丢在这里。

  徐荣见皇甫元复又杀回,又见弘农军已经撕开一条口子,趁徐晃攻击徐宁间隙,一槊直奔徐晃面门,徐晃见状弃了徐宁,斜身躲闪,顺便一副横抡,直奔徐荣。

  徐荣趁机,脱开战团,对徐宁言道:“仲期,走了。”

  后者闻言,亦驾马脱出。

  皇甫元倒是没有机会插足三人之间的打斗。

  徐晃见两人脱离战团,也不追击,对皇甫元言道:“坚寿兄,我们撤。”

  然后两人追上前军,向北撤去,徐晃的三百骑还剩二百余骑,亦紧随其后。

  早先,徐晃担忧赶不及,便率骑兵先行,步兵及辎重在后。

  他这三百骑可是在营救皇甫元的战斗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

  众人撤了一段时间,见身后并无追兵,便停下休息,皇甫元逃出虎口,对徐晃营救自己表示感谢,同时为宜阳城的处境表示忧心。

  徐晃亦叹了一口气,言道:“不止宜阳一处,河东西凉军渡河南下,陕县亦有危险。”

  “什么?”

  徐晃瞧着皇甫元惊叹的表情,又言道:“某担心长安西凉军支援段煨,王上亦有危险。然宜阳西凉军不却,西进危险更大。”

  “……”

  皇甫元已经吃惊到说不出话来。

  另一边,徐荣瞧着见自己率军撤走一脸不解的徐宁,言道:“徐弘农军知我等在此,必不再走此路,若绕道行至宜阳,华将军将面对其与曹修明夹攻。宜阳城,才是决战之处。”

  徐荣一语点醒徐宁,后者则乖乖跟在徐荣身后,思起了今日与徐晃的战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