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九十五章 夜袭(上)

我的书架

第九十五章 夜袭(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华阴县。

  高顺、伍孚、陈忠、张宇四人率军攻下华阴城,却又遭遇支援段煨的魏续、宋宪、侯成三人在段煨的引导下攻城。

  好在西凉军攻城器械不多,只向西、南两处发起冲击,四人在华阴城中拼死守了半日,拼死挫败了西凉军两轮攻势,总算熬到了夕阳西下。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短时间内破城无望,魏续等人也暂时放弃了攻城的打算,率军在城外驻扎,并派人在四个城门外,以便截杀城中派往他处求援的军士。

  西凉军营寨中,段煨让魏续坐于上首,自己则坐在一侧,与宋宪、侯成两人一般。

  按照四人的军职来说,段煨身为中郎将,比另外三人官位都要高出一截,却将上首让与魏续,算是自降身份。

  一是如今段煨麾下并无多少兵马,在营中分量自然便弱上一分,二是他有求于三人,指望三人帮他收复华阴,算是示好。

  只是他不知道,魏续三人进攻华阴城,并非为了他,而是将华阴城占为己有。

  “今日段将军累了一日,好生休息吧,巡夜之事交与我三人便可。”段煨主动申请巡夜,却被魏续出言阻止,令其自去休息。

  魏续三人既然心存夺华阴之念,自然不将段煨视作自己人,待段煨离开后,三人在帐中商议,华阴城一旦被攻下之后的归属问题。

  “自然是归魏兄。”宋宪、侯成两人对视了一眼,似乎达成了默契,对魏续言道。

  如今吕布军中,魏续一人握有三千将士,是吕布麾下第一将,尔后是握有两千军士的郝萌。魏续与吕布有亲,受吕布重用倒也无可厚非,而郝萌则是因为被吕布斥责后,后者为了安抚他,而又另拨一千军士与他。

  两人现今的实力争不过魏续,自然愿意做一个顺水人情,将华阴城让与魏续。待魏续不在吕布身边,两人便有了更多的机会。

  至于郝萌,两人并未将其放在眼里。

  一个运气好的家伙罢了。

  “只是华阴现高伯平镇守,我们三人联手,或许也只能与其打个平手,又如何攻下城池?”宋宪想到守城的正是旧识高顺,不禁皱起了眉头。

  “今日撤退时,我在地上捡到了这个……”

  魏续伸手从上衣中掏出一个竹碟,上面刻着四个字“子时”、“东门”,看痕迹像是新刻上去的,应该就在他们攻城之时,不知被谁从城上扔下来的。

  看样子,城中有人愿为内应,会在子时为众人打开东门。

  “会不会是弘农军的计谋?”侯成闻言对此并不以为意,他曾从郝萌口中听到前一次郭汜等人率大军进攻弘农城,却不战而退的事。

  这件事是计谋的可能性极大。

  “我认为可以一试。今夜,我率五百人进入城中,两位将军在城外接应,如何?。”魏续思忖了一番,言道。

  宋宪、侯成两人皆认为此事皆为弘农军奸计,极力劝阻,然而两人劝了一会儿,见魏续执意如此,便勉强答应了魏续的计划,但要其带一千军士。

  三人已经做好决定,各自到营中准备。

  亥时,段煨听到营中响起一阵脚步声,像是大军开拔一般。

  “兴平,营中怎么如此喧嚷?”段煨回到帐中不久,听得帐外有些喧闹,将一名年轻将领唤来,打听营中何事。

  “大人,是魏、宋、侯三位将军在营中调动军士,此时已经出营去了,不知为何。”来人出去打探了一会儿,回来向段煨报道。

  段煨一听魏续、宋宪、侯成三人有行动,却不叫上他,一定是与他利害相关的事。而与他利害相关之事,那自然是华阴城了。

  “难道三人要夜袭华阴城?然今夜无月,又如何攻城?”段煨有些看不懂三人的意图。

  他身边的军士突然想起白日的一件事,将曾看见魏续捡竹碟之事讲与他。

  段煨闻言,心中恍然大悟,原来城中有人愿为内应,怪不得三人敢如此行事。

  倘若城中内应为真,三人今夜定能拿下华阴城,而三人能拿下华阴城,却不知会他,定然是不愿将城池交还与他,欲占据华阴。

  “难不成是吕奉先授意?相国如今远在洛阳,而掌控长安的是他吕布,难道……”段煨心中突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让他脊背冷汗直流。

  若他思考出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便不能留在营中了,否则,他有可能被魏续、宋宪、侯成三人杀死。

  若城中内应为假,魏续、侯成、宋宪三人必败,弘农军定然趁机掩杀大营,此处亦非安全之地。

  如今华阴城形势多变,涉及太多厉害关系,他又没有太多人马,对华阴城断了念想。

  想毕,他命人点齐麾下剩余军士,借口出兵帮助三将,连夜出营,往凉州方向去了。

  另一边,华阴城中,来自卢氏的张宇独自站在北城墙上眺望远处的黑夜,翘首以盼西凉军的到来。

  他今日思考了一番,决定为西凉军大开方便之门。他趁守南门时,往城下丢了一个竹碟,上面刻着“今夜子时北门大开”。

  他亲眼见到一名西凉军军士将竹碟捡起,揣进了衣中。

  所以,他今日主动申请守北门,并一直坚守于此,守卫的军士也全部换成了自己的心腹,只待时间一到,放西凉军入城。

  “可惜,王上并不在此。”他心中叹了一口气,嘀咕到。

  反正也没人可以听到,他倒是直接将心中的话直接说了出来。

  时间离子时越来越近,他心中也越来越紧张,毕竟他所要做的事太过于刺激,不由得心跳加速,浑身也燥热起来。

  离华阴城不远,魏续率着一千军士慢慢向城门靠近。只见城上燃着零星的火把,却没有一个守军。起先他还有些谨慎,但当他走近城墙却没有受到攻击,顿时放宽了心。

  一个体格健壮的将领招呼魏续进城,并指着门边的几具弘农军尸体,言道:“守城的军士都被某杀了,将军赶快进城。”

  魏续见到城门边的几具尸体,又见大汉佩刀上血迹未干,顿时放下心来,率军进城,在大汉的引导下,赶往县衙。

  “咦?”

  张宇在城墙上,看到城中似乎有人影闪动,不禁有些奇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