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九十八章 救宜阳(上)

我的书架

第九十八章 救宜阳(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汉初平元年四月二十七日,司隶弘农国,湖县,湖城。

  “伯平,子华,华阴、湖两城便交与汝了。”

  刘辩今日将秦远下葬,高顺、伍孚也特意从华阴城赶来,亲自将秦远放入墓中,算是送旧友的最后一程。

  一切都处理妥当,刘辩准备率荀攸、马礼、梁宇一道赶往黾池,然后与徐晃合兵一处,支援宜阳。

  伍孚则赶回弘农城,协助皇甫嵩守好弘农城。

  陈忠则早众人一步,安葬完毕便率人辞了刘辩、荀攸、高顺,回了陕城。

  刘辩率军出了城门,与高顺、司马芝两人做着最后的嘱咐,然后便离了湖城,赶往黾池。

  高顺、司马芝两人向着刘辩离开的方向躬身行礼,直至队伍消失不见。

  对于司马芝,刘辩多少有一些异样的感情,他身为一个穿越者,知晓历史上曹操建下的基业最终被司马家夺取。

  司马芝是司马懿的族兄,倘若司马芝向他推荐司马懿,他又该如何选择?

  这个时代,士族的力量依然强大,他们可以提供资金、人才,但他们也形成小团体,一旦利益被触动,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咬你一口。

  所以,士族是一柄双刃剑。

  刘辩心中对于这些多少有一些担心。

  大军途径弘农城,伍孚辞别众人返回城中。刘辩在城门外看到一个靓丽的身影,正是他的妃子唐姬。唐姬收到皇甫嵩的消息,知道刘辩率军回来,特地出城迎接。

  刘辩一骑慢慢向唐姬走近,在她身边停了下来,下马摸了摸唐姬的头,嗔怪道:“今日风大,也不多穿些衣服。”

  唐姬见大军原地等待,并未回城,知道他还要走,眼中带泪,言道:“宜阳被围,王上可是前去救援?”

  刘辩揉了揉手中的柔夷,又将唐姬眼角的泪珠抹去,言道:“脸都花了。”

  然后,两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唐姬低下头,对刘辩言道:“王上,不要让将士们等久了,请记得家里有人在挂念着王上。”

  言毕,唐姬便拽着身后的貂蝉,往城内走去。

  刘辩望着唐姬的背影,心中怜爱,知道自己不在她身边,有些愧对于她。

  至于貂蝉,原本刘辩答应一旦西迁完毕,便送她回长安寻王允,只是刘辩最近一直忙于封地之事,暂时忘记了,而貂蝉竟也没有主动提,自然是不了了之了。

  唐姬走后,华歆、皇甫贤、苏定等人又前来相见,言皇甫嵩前日抵挡樊稠一军,被飞熊军一员小将伤得卧床修养。后来经过打探,那员小将唤作攴赤儿,是一个力大无穷的主。

  刘辩听闻皇甫嵩受伤,欲进城探望,华歆却将皇甫嵩之言转告与他,言道:“王上,老将军知您仁德,言宜阳、陕势危急,不愿耽搁大军行进,还请王上先解国内要事。”

  “师之事,便是要事。既然师有此言,寡人自当听之。”刘辩闻言,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进城看望皇甫嵩。

  他嘱咐众人小心西凉军来犯,便离了弘农,率军赶往黾池。

  半日之后,刘辩返回弘农的消息被樊稠知晓,而他已经到了陕县境内,顿时捶胸顿足,恨自己没能留在弘农,将刘辩在半路擒住。

  樊稠一拳差点没把自己肋骨锤断,吓得心有余悸,也没了赶路的心情,遂命军士原地扎营,先休息一晚。

  毕竟郭汜、董承两人也尚未备好攻城器械,樊稠并不急于赶到陕城。

  另一边,刘辩在傍晚时赶到弘农,被吴羽迎进了城,听后者讲述了这几日的情况。

  当他听吴羽讲道皇甫元被徐荣率军围住,差一点全军覆没时,心中着实紧张了一番。如今皇甫嵩受伤卧床,若皇甫元再出什么问题,他真是愧对于这对父子。

  原来,这两日徐晃一直命人将消息命人传回黾池,便是想到可能会有援军赶到,好让其知晓战事的最新消息。

  徐晃、皇甫元率军赶到宜阳,徐荣一面加紧攻城,一面请华雄抵挡援军。

  宜阳百姓知道来攻的是西凉军、守城的是弘农王的军队,皆愿上城墙一同抵御敌军,故徐荣带足了攻城器械,将宜阳城城墙砸除了三个大坑,也没能攻下城池。

  另一边,华雄与徐晃斗了三阵,皆是斗了五十余回合显露败迹,不得不退回本阵,避而不战,只待徐荣攻下城池,一同将徐晃拿下。

  徐晃虽然胜了三场,见华雄避而不战,心中颇有些急躁,因为华雄拦住了他与皇甫元进城支援的路。

  “公明,我担心再有一日,修明便守不住了。”皇甫元今日到华雄营前搦战,欲引后者出营,后者只是在营中吼了一嗓子,便没了反应。他回到营中,见到徐晃,对他言道。

  徐晃也是面露愁色,半晌,似是下定了决心,言道:“明日我向华雄发起进攻,坚寿伺机绕到南侧进城,支援修明。”

  皇甫元打华雄不过,自然要由徐晃抵挡华雄,两人又合计了一遍,各自回去准备。

  结果,就在两人准备第二日强攻西凉军时,西凉军却派了一小队借着夜色摸到了大营中,将粮草全部点燃,让弘农军的粮食全部化成了灰。

  徐晃、皇甫元两人对于西凉军夜袭早有准备,但这一次徐荣并未派大部队,只派徐宁领了二十人前来,众人悄无声息,发现踪迹的几名弘农军巡夜军士皆被徐宁杀掉,故而没能被发觉。

  徐晃并未休息,听到营中嘈杂声,出帐便瞧见冲天大火在粮草营中蔓延。

  不一会儿,皇甫元也被惊醒,赶紧到徐晃营中寻他。

  徐晃又叫过两人麾下几名军侯,先让皇甫元带兵安定军心,一人扑灭大火,再两人随他一同出营,小心西凉军大队来袭。

  果然,片刻之后,华雄率一队西凉军出现在营外,见徐晃扛着开山斧在营外镇守,自知难以讨到便宜,便退了回去。

  不一会儿,营内大火已被扑灭,徐晃复又率人回营,与皇甫元清点损失,粮草以不足到明日傍晚。

  “坚寿,我二人明日只有一条路,进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