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汉从一杯毒酒开始 > 第一百零九章 弘农王的演讲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九章 弘农王的演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卢氏城本有军士三千,近五百余人随张宇进攻以及守备华阴城而牺牲,有近三百人不愿随张恭、张谨兄弟投效董卓,而在卢氏城外死于王方等人的屠刀之下。

  而张恭、张谨兄弟离开卢氏城时,身边只有不到两千人,有近四百人趁奉张恭之命掠夺城内时,借机躲藏在城内而没有归队。

  这其中便有陈耳、二郎这一个十人队,二郎名叫周镇,在家排行老二,又因为年纪较小,故被陈耳等人称为二郎。

  “诸位乡里,某乃陈一闻,城南药铺陈郎中之子,亦卢氏儿郎。我等不愿随张恭、张谨二人投效贼人,故藏于城中,还望诸位乡里明鉴。待贼人走后,我等将差人往弘农,告知王上卢氏之难。另外,望诸位乡里助我等守城。”

  陈耳、周镇等人因身着铠甲,被愤怒的乡里围住,他急忙与众人解释,免得发生冲突,难以解释。

  众乡里听他所言甚有条理,又有人言陈耳几人并未参与劫掠,不多时,有人找来城南的陈郎中,陈郎中愿为陈耳作保,众人便信了他的话。

  不多时,陈耳又聚起一些城内躲藏的军士,约有两百余人。

  此时,西凉军已向西顺洛水往枯枞山一带行进,望不见踪影。

  陈耳令一名唤作阎宁的什长守城,他则带着麾下众人往弘农方向去,早些让弘农城知道卢氏城遭遇的变故。

  陈耳向北行了十里,遇见了从弘农城赶来的梁宇,梁宇到达弘农城后,将消息告知皇甫嵩,又派人往华阴城给高顺传递消息。

  随后,他便率领麾下越骑,先皇甫嵩一步赶往卢氏城,希望能截住西凉军。

  他若率军与皇甫嵩同行,势必会拖慢行进的速度,所以,皇甫嵩亦没有拦阻他,只让他不要轻易与西凉军交战,拖住西凉军的脚步便可。

  梁宇收到陈耳禀报,心中大惊,怒斥张氏兄弟背主仕贼,小人行径。然后他令周镇与其同行,又命陈耳带人继续北进,将消息告知赶来的皇甫嵩与高顺两军。

  而他又闻卢氏城内情况已经稍稍安定下来,便命麾下给周镇一匹马,又命一队将士到卢氏城会同阎宁稳住卢氏局势,待刘辩率军赶到时,将情况告知于他。

  然后他调转方向,往枯枞山、洛水交接一带行进,追赶董卓率领的西凉军,以及张恭、张谨率领的弘农国叛军。

  “背主仕贼,为祸乡里,某定要替王上杀了汝二人。”梁宇一边怒斥张氏兄弟,一边率军追赶。

  弘农国众多精锐之中,也只有他麾下的越骑可以进行这种追击之事。

  而此前一直在追击董卓的刘辩尚未出现在卢氏城的视野里。

  刘辩自从发现西凉军休息的营地之后,又追了一日,期间只休息了一会儿,却也再没有见到过西凉军的影子。

  尔后,刘辩见军士过于疲累,便不再急于追赶,命大军好生休息一番,故此西凉军已赶往枯枞山,而追兵尚未感到卢氏城。

  他心中还在期盼着张恭、张谨两兄弟能够拖延西凉军一会儿,待他的大军到时,以精力旺盛之师对战西凉军疲累之师。

  然而,他心中倚仗的两人早已投效董卓,而他却不自知。

  待他率大军赶到卢氏城时,梁宇早已经追出多时,皇甫嵩也已经收到消息,率军支援梁宇。

  而他从阎宁口中知道张恭、张谨兄弟的所作所为之后,不禁有些头晕目眩,若不是张辽及时搀扶,他便要摔下马来。

  枉他如此信任二人,将卢氏交到两人手上。

  张诞也赶到城门处,对着刘辩不住磕头,言教子无方,愧对于刘辩以及卢氏百姓,愿代两个儿子为卢氏城死去的将士和百姓偿命。

  刘辩瞧着不远处堆积的尸体,以及尸体边哭泣的亲属,他将张诞扶起,言道:“张老,张恭、张谨所谓与汝无关,汝无愧于寡人,倒是寡人将有愧于汝。”

  张诞听到刘辩之言,知道他心中已打定主意要张恭、张谨两人的性命。

  虽然自己一气之下与两人断绝了关系,然他作为两人的父亲,即使两人做了滔天的罪孽,他又怎么能说不挂念就不挂念呢?

  毕竟血浓于水。

  他此时望着刘辩离他而去的背影,心中竟有些期盼两个儿子能走得再快一些,休叫这个人追上。

  此刻,他是自私的,作为一个父亲。

  刘辩并未理会张诞的表情变化,而是来到尸体旁,对众人言道:“诸位弘农国的子民,任命张恭、张谨两人为卢氏官员,寡人之过。

  任命两人,又未能察觉两人二心,令弘农国子民枉死,令其亲人洒泪,寡人之过。

  此番未能将董贼拒于陆浑关以东,亦寡人之过。

  寡人愧对卢氏父老。

  寡人这便率军追赶,即便追到长安,追到西凉,也要给汝等一个交代。

  众将士听令,随我出发,捉拿叛将张恭、张谨。”

  “喏。”

  尔后,刘辩跨上战马,率荀攸、张辽、陈忠、秦琦等将士继续出发,向北往枯枞山方向追去。

  经过方才刘辩的言语激励,众军士面色肃穆,心中皆憋着一股劲,想要为刘辩赴汤蹈火。

  而此时卢氏城的百姓也自发走出卢氏城,面向刘辩离开的方向跪下,为他们的王送行,场面十分庄重、肃穆、悲壮。

  荀攸见卢氏城百姓如此,心中没有想到刘辩在百姓心中的地位竟如此高,他如此深得人心。

  而这才短短几个月而已。

  “王上,我等宜加速行军,按脚程,义空和老将军应该皆往枯枞山去了,然两人兵马定然不多,我们若去的晚了,恐两人遭遇不测。”荀攸在脑中思索了一番,对刘辩言道。

  “好,依先生之言。文远,传令下去,大军要在快一些。”

  言罢,刘辩双脚轻拍马腹,令战马的速度再快一些,尽快追上梁宇、皇甫嵩两人。

  皇甫元已经受伤,若皇甫嵩再有什么不测,他真是愧对皇甫家父子。

  
sitemap